推荐者语:这篇报道披露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中国穆斯林和周边国际的联系通道,值得高度关注。一飞

 

一直充满凶杀、暴力、恐怖事件的泰国南部地区又出现了新情况,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不断从亚洲各地会聚到那里。
2014年3月12日深夜,泰国警方对位于泰南山区的一处丛林营地进行突击搜查,意外拘捕了220名有可能从中国新疆逃出的维吾尔族人,不过后者坚称来自土耳其,且仅要求与土耳其驻泰国大使馆官员见面。这可能是近年来东南亚国家拘捕人数最多的一批维吾尔族人,因此格外引人关注。当事件被披露后,美国国务院立即敦促泰国,要保护被泰方“营救出”的这批疑似维吾尔族难民。
由于穆斯林分离主义运动的长期存在,泰南的武装流血事件一直持续不断,对泰国的政治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缅甸、孟加拉国、柬埔寨、中国……随着近年来各种外来穆斯林在当地不断出现,更加剧了泰南地区的复杂性。

不断拘捕到新疆维族人

泰南山区经常隐藏着各种非法入境者,一直是泰国警方重点控制的地区.在截获情报后,泰国警方决定对位于宋卡府合艾市附近的一处橡胶园展开搜查行动,那里通常是为躲避暴力活动和种族歧视而乘船外逃的缅甸罗兴亚人的落脚点。但3月12日深夜的行动在找到一些身体虚弱的罗辛亚人后,还发现那里聚集了220名另外的偷渡者,其中有包括一名孕妇在内的60名女性和82名儿童,占总人数的一大半。这些受人口走私犯监护的偷渡者显然不是罗兴亚人,不但身上都没有任何证件,而且主动表示来自土耳其。
由于偷渡者与此前同样说土耳其语,前来寻求庇护,正在被拘留在曼谷的维吾尔族人高度相似,泰国警方初步判定这些人是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人,但后者几乎不愿意回答泰国官员的问话,他们甚至对前来提供协助的泰国穆斯林也充满了戒备。泰国警方估计他们是害怕暴露来自中国,因为这会导致他们被移交给中方。
泰国《星暹日报》称,在这些人的强烈要求下,土耳其驻泰国大使馆派外交官前往宋卡府移民办事处会晤偷渡者,“发觉偷渡者大都会讲流利的土耳其语,并承认是维吾尔族,流亡目的地是土耳其”。宋卡府移民局长拍努警中将透露,这批偷渡者拒绝提供必要资料,而且拥有数额可观的美元,显示拟在宋卡府买假护照;他们登陆泰国后从公路进入宋卡府,而且是分批先后抵达,然后集合在一处。

泰国媒体还引述移民局的消息称,基地设在马来西亚的黑道组织将这些偷渡者运进泰国,向有意进入土耳其的偷渡者每人收费4万美元,并在进入宋卡府之前加收了1至2万美元。此前偷渡者由私运者使用面包车或皮卡车运送至曼谷北部或巴吞他尼府暂时安置,然后又分批转送到宋卡府。

中国驻泰国外交官也在事发后赶到宋卡,要求与这批偷渡者见面,并与泰国官官员会晤随后,联合国难民
务总署泰国代表处表示要对此批人给予保护。美国国务院更是直接认定这些偷渡者为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副发言人哈夫说,“我们欢迎泰国警方营救了大约200名维吾尔人,我们敦促泰国政府,为受害者提供完全的庇护,确保他们的人道需求得到满足。美国也继续鼓励泰国政府,彻底调查是否有人口走私的迹象”。
关于这些维吾尔族偷渡者的来源,泰国媒体普遍认为“由中国云南省出境,分别途经缅甸、老挝或者越南,最后到达泰国”。至于“土耳其语”的问题,随后许多中国新疆人证实,“维吾尔语和土耳其语本来就同属突厥语系,两者有许多相同和相似之处,日常交流没有多大问题”。泰国电视3台称,这些穆斯林偷渡者们或许是在尝试穿越边境前往马来西亚,众所周知那里已成为偷渡及寻求别国庇护的人旅途上的一大中转站。

西方媒体列出的 “四条通道”,但还缺从越南北部进入老挝北部,再进入泰国的线路。且进入越南应包括广西和云南两地。)

另外,泰北清莱府警方也在3月初查获了9名中国新疆维吾尔族偷渡客,此前还有情报称有400名新疆维族人将从云南进入缅甸、老挝,再进入泰国后转到第三国避难。由于情报相互吻合,清莱府警方已经加强了对湄公河流域的巡逻,以防范维族人的大规模偷渡行为。
泰国一些论坛上也有人推测,3月1日发生在中国昆明火车站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导致29人身亡,近150人受伤,行凶的维吾尔族估计与此轮偷渡行动有关,由于无法离开中国并到达泰国,绝望之际产生了报复社会的举动。
3月15日,220名偷渡者中的首批123人已被泰国法庭审理,他们仍然自称来自土耳其。正在泰国南部领导打击贩卖人口行动的警方他猜少将对电视台表示,“如果我们认定他们非法入境,就会对他们采取法律行动。一旦法律程序完成,就会把他们遣送回原籍国”。3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此进行了回应:“有关情况及人员身份还在调查核实中,中泰执法安全合作渠道是畅通的。”
不过,许多国际组织已向泰国政府提出要求,不要将这些穆斯林移交中国,但是类似的事件已经有先例。2009年12月,柬埔寨顶住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各大国际组织的反对,将20名维吾尔族遣送回中国;同月,泰国和巴基斯坦也将数名维吾尔族遣返回中国。2012年12月,马来西亚抓捕了16名维吾尔族,并将其中6名遣返回中国。
根据美联社的披露,逃亡柬埔寨的维族人得到了基督教团体的帮助,并通过地下通道从中国广西偷渡到越南,然后进入柬埔寨。

泰南成为方便地

历史上,泰南地区曾经是马来人创建的国家北大年,也是马来半岛中最早伊斯兰化的国家之一,其领土范围包括现在的泰国南部5府及马来西亚最北部3州。
位于北方的泰国(时名暹罗)不断向南方军事扩张,多次发动了对北大年的征服战争。1902年,暹罗宣布北大年为其领土的一部分,1909年后曼谷委派的官吏直接取代了当地马来苏丹或罗阇的世袭统治地位,预示着泰国对泰南地区开始了直接统治。
但是泰国的征服与统治并没有为泰南民众所接受,当地马来人穆斯林一直反抗活动不绝,并逐步形成有组织、有明确目标的分裂主义运动,其中最具影响的反政府组织有三个:“民族革命阵线”、“北大年民族解放阵线”和“北大年联合解放组织”。
由于泰国政府长期忽视南部马来人地区的民族和宗教特殊性,甚至对马来人推行强迫同化政策,引起当地穆斯林的强烈不满和武装反抗,而泰国政府回应的是更严厉的武力打压,许多马来人也被迫逃亡海外避难。为寻求独立,泰南的马来人自2004年起在北大年府、也拉府和陶公府不断制造暴力攻击事件,针对的目标除了泰国安全部队,也专挑那些可代表国家权威的公务员如教师。
随着双方矛盾与冲突的不断升级,泰南当地众多穆斯林武装组织坚持以暴力手段来实现政治诉求,甚至把袭击的对象扩大到僧人及平民百姓。虽然泰国军方将几乎所有的城镇地区都列为保护范围,但在较偏远山区仍然防卫困难。
3月17日,泰国陆军司令巴育上将前往泰南陶公府视察,并探视了巡逻巫罗山的游骑兵连。《曼谷邮报》称,泰国军方特意成立了“巫罗山特遣部队”,专门清剿泰南武装组织在巫罗山区据点。

(美国《纽约时报》称,从2013年起维吾尔族前往泰国的偷渡者开始增加,偷渡路线一般是从中国南部顺湄公河
流域经由老挝等地到达泰国。)

巫罗山脉跨越泰南边陲三府北大年府、也拉府和陶公府,该地区居民以马来人穆斯林居多。近年来,穆斯林分离组织以巫罗山为练兵大本营,训练武装人员在城乡进行袭击活动。泰国军方已经针对性地是把军队一分为三,以确保城镇、农村、林区都受到保护。
泰国军方自2012年3月展开山区清剿行动以来,已经摧毁至少11个反叛的穆斯林营地,几乎每次都能搜获一批弹药和军用野营用具,显示出这些武装在外界有着强大的支持者。
泰国《世界日报》称,自2004年泰南边境地区暴发冲突至2013年末,已经造成1.6万余人伤亡,其中死亡人数5926人,受伤人数10593人,包括穆斯林、佛教徒以及其他泰国民众。为了遏制分离主义运动,泰国政府在也拉、陶公和北大年三府实施了紧急状态法,目前在泰南三府派驻的军警大约有3万名,截止2013年末已经有811名军人和警察死亡,3588名受伤。泰国政府估计,仍然有大约9000名分裂武装分子活动在整个泰南地区。
泰国媒体认为,泰南地区实际上已经濒临战争状态,泰国政府及军方倘若还拿不出坚决有效的应对措施,严峻局势将威胁到泰国国家安全与领土主权完整。
占当地人口约百分之八十,信奉伊斯兰教的马来人穆斯林是泰南的主要民族,他们并不认同泰国是他们的祖国,始终希望泰南四府成为一个独立的伊斯兰国家或并入马来西亚。同时,泰南分离主义运动一直获得一些伊斯兰国家的大力资助,使当地的穆斯林问题扩展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问题,从而大大增加了泰国政府解决问题的难度。
泰国媒体称,仅从1985到1995年间,泰南分离主义运动从世界各伊斯兰组织得到的非正式援助超过20亿泰铢(约为4亿元人民币),一些伊斯兰国家还为北大年穆斯林提供到外国留学的奖学金。而留学于利比亚、叙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的泰南马来人学生还得到当地许多组织的军事训练,因此他们可以轻易从政治斗争发展到武装斗争。
进入21世纪以来,席卷全球的伊斯兰圣战运动又对泰南局势产生重大影响,东南亚最大的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印尼的自由亚齐运动及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被认为与泰南分离主义组织都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2013年2月,泰国政府曾经与穆斯林叛乱的主要团体“民族革命阵线”在吉隆坡签署了和平谈判协议,虽然泰方学者与穆斯林代表同意这是一大进展,但泰南的暴力攻击事件仍然无法结束。
表面上,泰南是归泰国政府管理,但暗中马来人穆斯林的控制力量非常强大,形成了“一明一暗”两套并存的政治影响模式。在这些复杂的背景下,亚洲许多国家的穆斯林也将泰南作为一种心灵的归属地和宗教的依靠地,千方百计从外界来到当地,希望以此为跳板前往第三国。

穆斯林力量的爆发点

泰国南部非法人口走私营地的情况越来越严重。2013年12月,路透社记者卧底泰国南部蛇头集团,披露其大批倒卖缅甸罗兴亚人到泰国,并和当地警方勾结加以虐待。泰国警方随后展开行动,至今救出人口贩运受害者共计超过800人,其中绝大部分为穆斯林。而几乎每一次行动后,泰国警方都会通知路透社记者前去采访、报道。
泰国警察总长查柴表示,警方在2014年1月的两波扫荡中共救出636人,其中至少有200名为孟加拉人,其余400名为罗兴亚人,后者多为来自缅甸西部的无国籍穆斯林。加上3月13日凌晨拘捕的220名维吾尔族,总数已经超过800人,导致警方拘留所一时人满为患。
3月13日,邻国马来西亚警方也通报发现了62名自称“土耳其人”,他们也希望寻求政治避难,经过泰马两国警方核对之后,发现也可能是中国新疆维吾尔族。
那么,如此数量巨大的维吾尔族是如何去到遥远的泰国和马来西亚呢?有云南边境人士透露,一直有东南亚人口偷渡集团在从事这些生意,以前主要是协助朝鲜人从东南亚转到韩国,近几年又开始做维吾尔族的生意,总之无论什么人给钱偷渡集团都会提供帮助,路线主要是通过缅甸、老挝,然后进入泰国、马来西亚。
这名边境人士表示,由于缅甸国内局势动荡,许多罗兴亚穆斯林越境进入中国云南省成为难民,中国方面收留了超过4万名罗兴亚难民,仅云南省边境的瑞丽市和盈江县就分别接纳了2万余名难民,还在瑞丽专门为罗兴亚人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清真寺。这些罗兴亚人定居中国云南边境后,又开始同情和帮助同为穆斯林的新疆维吾尔族,经常利用缅甸国内的关系帮助他们偷渡、外逃。美国《纽约时报》称,从2013年起维吾尔族前往泰国的偷渡者开始增加,偷渡路线一般是从中国南部顺湄公河流域经由老挝等地到达泰国。

(2014年4月18日,越南边境警察在越南广宁省边境入口遣返中国非法移民。此前,16名从广西入境的中国非法移民与越南边防警察发生枪战,造成至少2名越南边防警察和5名中国人死亡,多人受伤。)

事实上,除了由云南经缅甸、老挝进入泰国,新疆维吾尔族还有其它的隐秘路径。2010年12月,云南省河口县法院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判处新疆维吾尔族男子艾力坎江.司马义有期徒刑五年。法院认定,艾力坎江.司马义伙同越南人黄氏甲在2009年12月15日运送7名新疆籍男子由河口县偷渡至越南老街,后又转往老保口岸进入老挝。艾力坎江.司马义随后被越南警方抓获,2010年1月移交中国方面处理。
此前,泰国政府对穆斯林一直是采取比较怀柔的政策,对于孟加拉国、印度、缅甸和中国等借道泰国偷渡到马来西亚和印尼的穆斯林难民,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2012年6月以来,由于缅甸爆发了佛教徒与穆斯林教徒的大规模冲突,造成大批罗兴亚人出走,他们大多都前往马来西亚,但有部分途经或停留泰国。至2013年泰国境内的罗兴亚人超过2万人,BBC称他们的偷渡船会被泰国海军和警察拦截,随后便作为交易品贩卖给人贩。
随后,马来西亚、印尼、文莱以及菲律宾等国家对日益增多的穆斯林偷渡者也经常遣返,也特别加强了泰马边境的对偷渡者的查缉力度,因此来源各异的穆斯林偷渡者在泰南一带越聚越多。
继3月1日昆明火车站的暴力案件发生后,云南省加强了对周边国家出入境人员的控制,并要求缅北多支少数民族武装配合工作,随后两周内抓获、拘押了1400余名新疆维吾尔族,官方将逐一细致审查他们是否有偷渡及恐怖的嫌疑。有经常出入东南亚的云南边境人士透露,在泰南一些穆斯林武装军事训练营里,早已经出现了不少新疆维吾尔族,他们大多数训练结束后便离开,经海路和巴基斯坦潜回新疆,也有个别留下来加入了当地的穆斯林游击队进行“圣战”。
另外,希望进入泰南再进入马来西亚的还包括柬埔寨穆斯林。泰国警方称,每年有上万名柬埔寨穆斯林以要到马来西亚探亲为由申请进入泰南,甚至不惜直接偷渡进入泰国打工。
上述云南边境人士表示,目前各种国家的穆斯林基本都只把泰南当作过境地,而不是目的地,他们最终都要去马来西亚、印尼和土耳其等传统穆斯林国家,“但是随着泰南地区局势的发展,尤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加大了对基地组织、塔利班的打击力度后,很难说未来泰南会不会形成一个亚洲的穆斯林聚散地,甚至成为一个穆斯林力量的爆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