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的主体写的是美国的量化宽松和应对之道。天量货币从美国而来,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该如何应对?中国目前的应对之道存在什么问题?

作者的分析现在已经得到了验证,他希望把增速降下来,而不是硬靠投资去填补失落的出口。作者提出了一个观点,中国的资产泡沫使中国的人口红利更早消失,因为资产泡沫,尤其房地产泡沫提高了生产成本,推动了工资和物价的上涨。

对于经济学界,甚至是决策核心流行的观点,作者也指出其谬误之处,如增长和就业的关系,保增长就是保就业。还比如输入型通胀,加息会导致热钱涌入等等。

不过,笔者认为,这本书最精彩的部分在于最后一篇文章《地方政府平台大调查》,这篇文章较为全面地分析了地方政府平台的操作手法、和银行风险之间的关系等问题。

作者梳理出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变异路径,并且列举了其中的典型案例,并指出地方债务隐性化的现实。

第一,地方融资平台的资产质量良莠不齐。

(1)是依靠财政补贴才能达到融资标准。国务院2010年19号文曾明确要求,今后地方政府确需设立融资平台公司,必须严格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办理,足额注入资本金,学校、医院、公园等公益性资产不得作为资本注入融资平台。

(2)另外一种常见的操作手法是通过土地使用权注入,但评估时问题巨大。很多储备土地是以假定25%甚至更高的年化复合增长率进行评估的。

(3)信用贷款、财政违规担保及平台公司交叉互保的现象较为普遍。一旦出问题将火烧连营,不堪设想。

这其中的典型案例是重庆暴露出的问题,虽强调不允许互保,但是大公国际的评级报告显示,重庆水投集团为重庆交旅提供的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大额担保。

第二,商业银行全面介入,成为地方融资平台的主要资金来源。

2009年中金公司的报告显示,国开行和农业发展银行占比31.1%,城商行为7%,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55.7%。

其中,2009年最值得注意的中国银行的激进策略,其新增平台贷款为12.1%,仅比国开行低1.8个百分点。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交通银行、上海浦发、兴业银行、民生、广大、中信等13加股份制商业银行占截至2009年底的平台嗲款的22.4%。

截至2009年末,全部金融机构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余额集中度为20.4%,但当年新增贷款余额的集中度为34.5%。

这也证明了,平台融资的吸金能力,如果再加上国企央企等,银行贷款流向这两个路径的占了大半壁江山。

作者认为,银行的改革要需要其他相应的制度的协调和配套。他认为,金融业是中国经济和政治体制在转轨过程中诸多体制性矛盾积累之后的集中表现。

第三,作者回顾了地方政府市场化途径融资的发展路径。

作者认为,这开始于1998年的政府财政刺激计划,当时主要是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允许地方政府大举扩张投资规模,一些地方政府将没有信贷准入资格的事业单位进行公司制改造,然后获得授信。

其中的典型案例是安徽省和国开行的“打捆贷款”(陈元在其书中也有介绍,见本博客 读书笔记栏目 http://www.tanyifei.cn/?p=4568 )。这一模式在2006年被监管部分叫停,当时发改委、财政部、建设部、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发布通知,要求体质一切针对地方政府的打捆贷款和相关授信。

此前,2004年,成都出现过“青羊模式”,通过集合信托计划,募集资金,并且在上交所公开发售,并且将还款资金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但因为信息披露要求较高,并不流行。

此前,2002年,八大投模式在重庆产生,通过国债、规费、土地、存量资产等诸如和税收返还的方式,组建八大投。但是根本问题自傲与,八大投的项目本金基本来自国开行的贷款。也就是贷款作为本金,再进行商业贷款。

2008年底,各地还纷纷去重庆取经(可是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取经呢?)2009年,财政部、世界银行和重庆市政府举办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国际研讨会上,还肯定了这一模式。

2008年7月,中融信托、昆明市政府和富滇银行发行20亿元“新昆明信托”理财产品。这是一种新的“银信政”合作的模式。在2009年1-5月,这个模式就筹集了1000亿元资金。这种模式信息披露较为简单。

城投债起步于1992年,为支持浦东开发建设,中央给予上海五方面配套资金筹措方式,其中之一就是92-95年每年发行5亿元浦东新区建设债券。

2006年9月,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安徽首家发债,于是仿效者众。2005年至2008年底,4年共发行了1585亿元,但是2009年前八个月就发行了845.5亿元。在地方资金困难时,城投债一再井喷。

 

对地方政府而言,千方百计寻找资金,这些资金也并非用于中央项目配套,而是包括地方经济增长及各种千奇百怪的市政建设。可是,最后谁来背这个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