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第二季度和上半年的经济数据都陆续出来,人们心里稍微安慰了一些,因为在“微刺激”之下,经济数据有了回暖的征兆,这也为即将召开的北戴河会议讨论下半年经济工作奠定基调。

但是,宏观经济的大趋势其实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短期的回暖不代表未来的乐观。中国宏观经济的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基本面不是哪个人可以改变的,而是已有定局。相反,谁要违反基本面的规律,故意打压或者故意揠苗助长,都会遭受规律的惩罚。

2008年,中国经济遭受了本世纪以来的第一次重创。这次由外部危机所引发的宏观经济波动,从总量上似乎没有体现出来。因为四万亿的刺激,中国的增速没有下来。但是,从内部结构一看就能发现问题。投资、出口和消费的三驾马车中,消费基本没有变,但是投资和出口的结构则发现了巨变。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在GDP的比重从40%多一路飙升至接近70%,与之对应的是,出口则从接近40%回落到30%以下,一上一下的两条曲线,像一把剪刀。投资弥补了出口的下滑,总量没有下滑,但结构变了。

为了保持增速不变,拉升投资,中国经济付出了巨大代价。现在的资产泡沫、债务高企、产能过剩都是那时饮下毒药的后遗症,不得不面对。

而今,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第二波打击——房地产。房地产的影响面很广,不仅仅是宏观经济,还包括政府土地财政、地方融资平台和银行抵押品价值的稳定。但此处重点分析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在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中,房地产开放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制造业三分天下,房地产开放投资占25%左右。而且,房地产开发投资会带动钢筋、水泥等建材行业和家电行业的发展。按照国务院研究中心的估算,中国的房屋年需求的峰值在1300万套左右,现在这个需求的峰值到了。这是刘世锦最近的观点。

房地产需求峰值到了,以为着不再需要那么多房子,房地产开发投资也会下来。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已经说明了问题,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3.1%,同比下降6%。未来肯定会继续下降。

虽然许多人以城镇化率低安慰自己,或是以“三个一个亿”的目标安慰自己,但笔者认为,这种对城镇化带来的房地产需求的解读存在误读,需要重新、认真研究。最近,国开行给棚户区改造又投了许多钱,如果没有这些项目的支撑,房地产投资未来下降会更快。

这是市场决定,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使所有地方取消限购也一样。房地产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了,而房地产的下滑对宏观经济影响的严重性,我们还没有充分认识到。

如果占1/4的固定资产投资出现断崖式下滑,那意味着什么?占GDP将近70%的投资也会出现问题,经济增速就会出现问题。

这还不包括其他几个领域的大问题:如汽车行业,需求峰值也会很快到来。如基础设施建设,铁路和公路的密度,东部和中部已经接近或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西部还有一定空间。

房地产、汽车、基础设施投资都在趋于饱和,这对中国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这或许不用想都会知道,而且经济下滑带来的直接效应就是就业问题,仅仅在修铁路、盖房子的工人就占外出务工农民相当大的比例。

那么,靠什么可以弥补?宏观经济结构的刚性在,出口和消费无法提升,想弥补难。投资领域,那么唯一的是制造业,可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严重,高端制造业需要高资本和技术投资,虽然现在高层十分重视制造业,但要想弥补其他领域的快速下滑,难上加难。

因此,必须调低增速预期,加快改革进程,更加重视教育和科技,还有——改革国有企业,提高劳动生产率,重塑经济活力。这是闯过难关的唯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