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_IMG_IMG_56006时15分,从岷山公交车场发出了车牌号为云AS2035的当日第2辆54路车;6时36分,从这里发出了当日第7辆54路车。两辆车均由西向东行驶,至昙华寺返回。7时5分,第一辆车返回行至人民西路潘家湾公交车站时发生爆炸;一个小时后,后一辆车因第一辆车爆炸导致交通管制,8时5分,绕行至人民西路与海源中路交叉口时发生爆炸。

致命公交车

奥运临近,全国安保措施陡然加强。谁也没有料到,一起人为破坏案件会在北京进入奥运时间的第二日发生在昆明。

7月21日,昆明市民刚刚度过了一个悠闲的周末,这天也正好是昆明市第五个市长接访日。前几天下过暴雨,这天天气阴沉,早起的人们开始上班,交通有些拥堵。

人民西路上的岷山公交车场在昆明市的正西面,人民西路、人民中路和人民东路连接而成的大动脉穿过城中心,恰好将昆明市城区南北一分为二。

6时15分,从岷山公交车场发出了车牌号为云AS2035的当日第2辆54路车;6时36分,从这里发出了当日第7辆54路车。两辆车均由西向东行驶,至昙华寺返回。7时5分,第一辆车返回行至人民西路潘家湾公交车站时发生爆炸;一个小时后,后一辆车因第一辆车爆炸导致交通管制,8时5分,绕行至人民西路与海源中路交叉口时发生爆炸。

据当地都市媒体报道,第一辆车发生爆炸后,警察和120急救车四五分钟内便已赶到了现场。随后,特警、云豹突击队及刑事侦察队相继赶到现场,还不时有警车增援。

多位幸存乘客回忆说,爆炸发生时他们只听到震耳欲聋的巨响,随后晕厥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位路边的目击者称,“爆炸发生后,浓烟滚滚,车厢两侧的玻璃全部被震碎,车上有个女乘客鲜血直流。”

随即,人民西路与西昌路交叉口向西方向大约50米范围内的机动车道被封锁,交通部门开始在此路段实行交通管制。警戒线一扩再扩,从50米扩大到500米的范围。8时30分左右,该路段的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也被封锁,道路被完全封闭。

事发紧急,交通封锁前并未在各路口设置告示,附近路口交通堵塞,顿时乱成一团。

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透露,在第一辆公交车爆炸发生后,警方随即向公交公司发出了停运要求,“但要逐一通知到每一辆在外的公交车,需要一定的时间。”

危险没有被避免,一个小时后,8时5分,第二辆54路车在人民西路的另一处发生爆炸。这里正好靠近城中村,交通被管制,人员也被禁止通行后,大量过往人员被赶至附近的沙沟尾村,狭窄的巷子被堵得水泄不通。

谣言开始四处传播,有人说在金碧路、圆通山也发生了爆炸案,有人说爆炸是恐怖袭击,他们的目标本来是分别离两者不远云南省和昆明市电视台等等。公交车成了危险的交通工具,正在车上的接到亲友的短信、电话后纷纷下车,准备上车的也改乘其他交通工具,或干脆步行。

春城昆明进入了紧张状态,既在考验市民,也在考验政府。

全城大搜捕

岷山公交场成为焦点,警方立即封锁该公交站场,大门外戒备森严,所有出入口均有民警把守,所有站内公交车都要逐一进行安检,尤其是汽车的油箱和底盘。

岷山公交车场发出的公交车全线停运。正在路上的公交车司机接到站场打来的电话,让他立即疏散车上乘客,空车返回。部分公交车返回时车内仍有乘客,乘客被要求迅速下车,所有返回车辆必须先停在大门外,民警和公交公司人员立即上车,除了打开引擎盖外,还详细检查座位底下有无异常物品。

返回的公交车越来越多,至上午9时左右,岷山公交站场外的路段也不得不实行交通管制。

案发现场的封锁范围也进一步扩大,事发地点附近的商埠也被要求暂停营业。8时40分左右,伤员被运送至医院后,第一爆炸现场的爆炸车辆被公交清障车拖走,但为了保护现场的物证痕迹,警方当时没有对车内尸体进行处理,依旧保持爆炸发生后的原始状态。

上午11点5分,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昆明市市长张祖林、卫生局局长许永刚来分别来到救治伤员的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探望。此前,云南省主要领导均对此事做出批示,仇和一行也到现场指挥察看。

据《昆明日报》消息,昆明市各出租车公司立即通过短信或电话向全市6901辆出租车每一位的哥的姐通报了相关情况,并要求他们发现可疑人员或物品立即报告。

下午2点40分,云南省卫生厅厅长陈觉民也来到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看望伤员。

下午4点,公安部刑侦专家一下机场就立即赶往事发地点和爆炸车辆停放场,据《生活新报》7月22日报道,5时,着便衣的公安部刑侦专家达到现场后,覆盖在现场碎玻璃上的红白蓝塑料布被现场民警迅速移开,他们在现场查看了五六分钟后离开。5时20分,所有的玻璃碎片均被打包记录后,装入白色的储物箱内,并搬到刑事勘查车内。6时16分,10余名环卫工人在现场民警的指挥下开始清扫现场,并将垃圾装入灰色纸箱。7时40分,所有的纸箱被装上警车,潘家湾路口至市体育场路口道路封锁解除。

搜捕行动在爆炸案现场清理尚未结束就已经开始。出昆的四条高速公路和石安公路等路段,均有荷弹枪实的公安把守,交警对出昆车辆进行逐一排查,防止犯罪嫌疑人通过陆路逃走。据当地媒体报道,许多公路收费站前排起了长龙。

下午5时,昆明火车站进站的4扇门只开了2扇,多数旅客经过被要求开包检查,5条搜爆犬分布在广场、安检处和候车室进行搜寻,每一个垃圾桶都不放过。

昆明机场也由机场护卫部和机场派出所联合执勤,本刊记者当天晚上达到时也发现,所有接机人员都必须在1楼达到大厅门外等候。

据云南省警方透露,云南省全省也加强了公路、水陆的治安和交通管控工作,在进出省市的主要道路设卡检查,对可疑人员进行盘查。边防部队也加强了对边境口岸的管控工作,防止犯罪嫌疑人逃往国外。

市内公共场所也加强了安全保卫工作,正在举办荷花节的某公园当日也取消了存包服务。岷山公交场所在的西山区警方也对区内娱乐场地和出租屋进行拉网式排查。

本刊记者23日中午在岷山公交站现场看到,虽然所有公交线路已经恢复,但站内不允许外人进入,每辆车到站后,均由一名保安上车巡查是否有遗留物品后方可进站,该名保安每分钟不得不俯着身子上上下下排查数辆到站的公交。

23日,市民逐渐恢复乘坐公交车,但上车后都会习惯性地扫视全车一眼,并一般选择靠后门处的座位坐下,有一名乘客提着黑色塑料车上车,司机马上让他打开检查。《云南信息报》24日报道提到,一名7岁的儿童上公交车后就像寻宝似的挨个探看座位底下,大人问他找什么,他说,“我在找炸弹。”

市民的警惕性也空前提高,据昆明警方透露,他们已接到许多市民打来的发现可疑线索的电话,不断地核实又不断地排除,大多数其实只是虚惊一场。

在昆明市公安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对媒体说:“任何公民,发现周围有疑点的人,你都可以盘问他,作为一个公民,是应尽的职责,作为公安机关,要支持这种行为。”

嫌犯在哪?

22日《昆明日报》头版大幅标题为“撒天罗地网缉顽凶”。无论这件事是否与奥运相关,但发生在奥运前夕,案件一日不破,当地公安部门的压力可想而知。

据昆明警方透露,两车爆炸物均系硝铵炸药。第一辆车爆炸导致车身左前侧严重受损,全车玻璃破碎,车厢内部分设施受损严重。第二辆车爆炸导致车厢后部及车顶受损,车身两侧窗玻璃破碎,前后挡风玻璃破碎,车厢内部分设施受损。

云南省公安厅的一位民警告诉本刊记者,相比于TNT炸药,硝氨的威力要小些,但爆炸时的烟雾要浓。我国对硝铵炸药的生产、购买、运输到使用都严格的规定。

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在新闻发布会对记者说,“目前,案件的调查工作在紧张进行,我相信通过化验确定之后,这些炸药的来源会明确找到的。”

但专业人士分析说,销铵相对来说,制造容易,在网上甚至都可以找到制作的配方。这起案件也不能排除自制炸药的可能。

24日,昆明《都市时报》登载消息称,23日,云南省安监局和云南省公安厅明确,按照省政府第144号令要求,原由公安部门审批的《氯酸钾、硫酸、铝粉等具有爆炸、燃烧性能的烟花爆竹生产原料定点进货、凭证购销审批》和《演化爆竹定点审批》,调整由安全监管部门实施。

    而截止到22日下午止,这起爆炸案的引爆方式——定时炸弹、遥控炸弹、点火引爆仍然不清楚。
    一条在案发前出现的神秘短信也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由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领导、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云南网曾登载消息称,昆明公交爆炸案前确有神秘人士发出“蝼蚁总动员……希望收到此短信的市民,不要在明天早上乘坐54、64、及84路工(公)交车……”的短信。
    更为详细的报道为:2008年7月21日早上5点半左右有人收到“蝼蚁总动员”短信。家住岷山附近的冯女士手机上,这条短信的接收时间显示为2008年7月21日凌晨5点32分,发信的手机号是一个以158开头的陌生号码。短信内容也如上述相同。

在案发当天,昆明多家媒体的网站登载警方承认有这条短信的消息。22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后,当地部分媒体又误报不存在这条短信。事实上,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的是警方收到此类短信,而没有否则市民收到。新闻发布会会后,多家媒体围堵追问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敏,他坦承,“这个事情我们都在查,你刚才说的,有,我们早就知道。”

除炸药和短信的线索外,爆炸案中的死伤者也被纳入警方的调查范畴。据本刊记者了解,第二起爆炸案死者陈大飞亲友在事发当日就多次接受警方的调查。(详见本刊《陈大飞:不明真相的逝者》一文)

昆明警方在22日发布了悬赏公告,希望市民积极提供线索。次日,悬赏金额又追加20万,并派出警员向当地各家媒体收集图像证据。24日,警方又公布了与爆炸案相关的手提袋图像。

截止本刊记者25日凌晨发稿时止,案件尚未侦破。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杜敏,“犯罪嫌疑人为何只对54路公交车实施爆炸?”杜敏回答说:“这也是我一直在琢磨的问题。”

=======================

陈大飞:不明真相的受害者 

21日8时5分,还有16天满26岁的云南宣威青年陈大飞在昆明市54路公交车上走完了自己的人生路。

当天早上6时36分,车牌号为云AS1822的54路公交车从岷山发车,由西向东行驶至终点站昙华寺返回,至人民西路与西昌路交叉口时,因第一爆炸现场交通管制,该车从小西门绕行至人民西路与海源中路交叉口时于8时05分发生爆炸,陈大飞在爆炸中身亡,没有亲友同行。

不像一般刑事案件的受害者,斯人已去,安抚亲属和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当为首。他的死,却至今真相未明。他的遗体至今安放在殡仪馆,家属至23日仍未获准见面。而对他的调查和关于他的种种传闻却成为了焦点。

为什么是陈大飞

在亲友的讲述中,如果以陈大飞的平常习惯,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在公交车里。陈大飞以往是开着厂里的金杯车上班,前些天车坏了,“可能是因为没车了,所以才坐公交吧。”即使是坐公交上班,他也总是上午10点多到厂里,不应当是早上7点就坐公交车。

与陈大飞合伙办厂的吴波说,“他租的房子在人民东路,应该是从那里坐上54路汽车,本来应该是在岷山车站转6路或附6路车到厂里。前一天晚上,厂里的机械坏了,不能用,那天早晨早点去厂里拿零件去修。”但吴波当时并不在昆明,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前一天晚上不直接把零件取回城里的住处。

厂里的一名张姓工人也持“修零件”的说法,的讲述中,陈大飞前一天晚上10点多离开,“他的朋友来接他。”“那天早晨,他坐公交车,应该是把机器拿到城里修的路上。”厂里的工人虽然与陈大飞相熟一年多,但都不清楚陈的住所地点。

隔壁家具厂的老板前一天晚上十点多还见陈大飞,这个老板说,他和其他人在打麻将,陈大飞在旁边站了一会就离开了。

事发当天中午,西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警察就来到该地调查。隔壁的老板问警察发生了什么事,警察却不作答。工人们接受讯问回来,打开收音机,才知道他们的老板已经死了。

吴波当时在曲靖,中午12点20分才知道陈大飞遇难,于是打的回昆明,一路上不断地接到各分局警察的电话,当天就被叫去做了三次笔录。

吴波告诉本刊记者,陈大飞有一位相处10多年的女朋友,陈大飞出事后,他的女朋友两天都没吃饭,一提起陈大飞就哭。

在工人和邻居的眼里,死者叫“陈仕飞”,直到23日中午,他们看了报纸才知道,原来陈仕飞的真名是陈大飞。

事发当天上午,警方根据死者遗留的身份证公布了死者的身份:陈仕飞,男,1982年7月4日生,云南丽江大研镇丽江教育学院人。后经调查发现,这个名字系冒用其弟之名在丽江教育学院读书。22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警方又进行了纠正。

据当地媒体报道,警方在事发后曾向一些酒店发出一张“人口基本信息表”,其名字为陈仕飞,让酒店人员若一发现有该人入住,立即报告。

22日,当地媒体称有目击者爆炸前见一矮个男子丢下黑皮包,这一信息似乎也与“陈大飞身高不到一米六”的说法相符。

事发当天,陈大飞的家具厂工人也三次接受民警的讯问,陈大飞的老家宣威市来宾镇徐家村也有6辆警车前往。

在22日,昆明当地多家媒体记者至该地采访,都被自称为村委会干部的人阻拦。

22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有记者提问说,网民建议给无辜受害者举行哀悼仪式。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杜梅说,“从目前调查案情看,有些问题现在也不能说清楚。等我们把这个案件的真相搞清楚后,再来举行这个活动还来得及。”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