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接近尾声,7月份的部分经济数据才姗姗来迟,分析经济形势得依赖这些数字,因此这篇八月政经分析,很多内容其实是七月份的情况。以后的月度政经分析也会维持这种政经错位的常态。

 

七八月间,政治领域最受关注的事件是周永康案基本落定,十八大以来政治权力重塑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这很可能意味着政治权力重塑进入一个新的稳定期。北戴河会议之后,反腐新常态没有停止。政治权力重塑初步稳定之后,上半年延缓的改革进程,下半年或将会加快。

 

经济领域,除了持续性关注房地产走势外,还不得不关注经济的严峻形势,在微刺激数月之后,经济形势仍不乐观。新增贷款额暴跌,用电量增速放缓都是典型指标,不过出口数据却意外高升。新增贷款暴跌到底是需求不足,还是银行惜贷?出口高升到底是欧美复苏、稳外贸政策得力,还是热钱加速流入导致出口虚高?为何股市在这个时点启动呢?

 

对七八月间宏观政经形势,本文试图围绕上述问题进行分析。

 

1,政治、社会和改革

 

七八月间,中国政治权力的重塑又发生了重要的变化,虽然这似乎在预期之中,但突然到来,仍让人震惊。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被立案审查,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常委级人物首次被纪委立案审查。以前,有常委级人物的政治权力任期内在党的全会上被撤销职务的先例,但并未立案审查。

 

在周永康落定之后,外界更关注的是政治权力重塑的下一步:该走向何方?去向何处?这期间,《长白山日报》的一篇报道被热传,其中转述习近的话称,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可见当时反腐形势之严峻。这篇文章还提到反腐四种重点和重点事,指明了反腐的方向。

 

周案宣布之后,反腐层级会否继续提升、反腐节奏会否减弱,制度建设会否跟进,也是外界关注的重点。但除北戴河会议期间反腐节奏稍有缓慢之外,目前似乎看不到反腐新常态逆转的迹象。在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股市唱多的声音集体涌现,股市上行,意味着民间对于未来经济的积极预期。与反腐相关的自然是对改革和制度建设的期待。

 

深改组再6月6日召开了第三次会议之后,2个月后,8月18日召开了第四次会议,相比于第二次会议和第三次会议间隔3个多月,会议间隔时间缩短,改革速度有加快的迹象。三次会议上确定了财税、司法和户籍的改革重点,四次会议则指向了更为细微的领域,央企薪酬、招生制度、新旧媒体融合等内容也纳入会议讨论议程。

 

对于上半年改革较慢的怀疑,在四次会议上,对上半年改革进行了梳理,并且规划了未来七年的改革。改革的议程设置和规划都将更加清晰,节奏加快。但改革的议程可能中途变阵,就如三中全会改革预期较弱的国资改革、户籍改革,而今却成为了优先选项。

 

改革的动力一方面来自顶层推进,另一方面要考虑改革本身的难度。有人认为改革太慢。但也有人认为改革太快,因为改革浮在表面,没有深入核心问题,比如财税领域的改革、国资改革,各省纷纷下发改革文件,但未触及央地关系、国企退出竞争性领域的很少。户籍改革部分领域有进步,但户籍绝对不是人口管理的问题,而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问题,任重而道远。问题的基本面决定了改革的难度,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改革需要足够的韧性。

 

国务院层面的重大改革仍然很少,但是7月8日发布的国务院20号文及以后几个文件显示,在经过长时间的放权改革之后,国务院系统正在按照既定的步骤强化政府的监管改革。反垄断既是偶然事件,也是国务院强化监管的统一部署,但市场褒贬不一,因为中国最严重的垄断是行政垄断而非市场垄断。注册登记制度改革之后,企业信息公示制度建设正在跟进。

 

另外需要关注十八大后另外一项权力重组的机构——国安委的运作。目前,除了召开第一次会议有公开消息外,仍无第二次会议报道的消息。这个领域的权力整合难度可能比深改组更为困难。

 

虽然恐怖活动向内地蔓延的势头逐步得到遏制,但7月底新疆莎车的暴力恐怖事件,37名民众遇害 59名暴徒被击毙,这像是一场小规模战争。社会层面,在炎热的夏季,特大型群体事件数量似乎并没有明显增加,许多与工人相关的群体性事件与社保有关。就业似乎仍没有出现大问题,但劳动待遇改革却很缓慢,昆山爆炸暴露的问题年复一年在出现。

 

如果将周永康案作为高层政治权力重塑进入稳定期的标志,那么新的格局下,政治权力运作出现了什么变化,有什么趋势,值得关注。新权威主义在八十年代红火一时,本公众号也早2013年11月注意到这一趋势并推荐了相关文章。

 

四中全会值得期待——除了已经推进的纪检、司法改革,下一步法治建设如何走?

 

2,经济

 

从中期来看,中国宏观经济最值得的关注的走向自然是房地产业的变局。7月份的数据已经出来了,70个大中城市房价64个环比下跌了,其中更值得关注的一线城市北上广也在这64个城市之内,这给市场信心更大打击。

 

在放松限购已从遮遮掩掩到大张旗鼓之后,有些地方甚至还祭出财政补贴的损招。可是财政补贴购房者公正性何在?没有土地收入,地方收入增长又何来?地方收入和房地产业似乎是一个鸡生蛋和蛋生鸡的问题。目前,对中国房地产长期趋势业界应无分歧,但对中期趋势似乎仍有争议,目前似乎都在等待转变节点的到来。

 

房地产投资下滑拉低了经济增速。为对冲房地产投资下滑,上铁路、上保障房,以保经济增速。房地产业下滑会催生市场风险加速爆发,目前对此的严峻性似乎还没有足够的认识。

 

七月份中国宏观经济的最大问题不是房地产,而是经济在经历了一轮微刺激之后,经济数据仍不乐观——人民币新增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暴跌(前者同比降45%,后者降86%;前者环比暴跌64%,后者67%)。虽然历年七月份的这两项数据从来都处于低位,但如此暴跌显然不正常。对此最冷峻的解读是中国的实体经济出现了问题,融资需求不足。最新的数据是,8月前17天四大行新增贷款仅仅只有560亿。综合分析这前后两组数据,实体经济形势确实不乐观,7月份社会用电量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虽然目前看来,7月份的数据与同业业务整顿、贸易融资收紧等因素有关,这些因素导致了银行自身的风险意识强化了,而且存款继续大规模流失,因此银行惜贷。要对前期微刺激效果和实体经济形势进一步分析,可能还要等待这个季度的数据出台。

 

不过,与上述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出口数据却意外飘红,增长14.5%,这让很多人意外。对此,经济学界解读不一,有人认为和欧美经济复苏及前期国务院出台的支持外贸稳增长政策有关,有的认为可能是热钱流入导致的虚高,并且以海关监管出口货运量仅增长0.4%作为佐证。出口增长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趋势,恐怕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总体来看,经济形势并不乐观,可是股市却蠢蠢欲动,已经小幅上涨。实体经济形势本不支持股市上涨,但是在房地产暴利风险增大之时,资金流向可能正在发生变化,而且市场预期更宽松的政策会到来。

 

在关注经济形势的同时,还得全国十多个省份的旱灾,这可能对粮食产量带来直接的影响,进而影响价格,再进一步影响CPI。不过,粮食价格正要改革,仓容压力巨大,减产倒不至于影响粮食安全。

 

云南鲁甸地处国家集中特别贫困地区,许多村民仍住在土砖屋内,一个6.5级地震却伤亡惨重,这才是中国经济最真实的状况,谁解其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