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地方,同样的下雨天,都成为了官员推卸责任的理由。试想,这两场大雨会让多少的排污管爆裂、多少蓄水池冲满?那么将有多少企业发生污染事故?多少官员把责任归为老天?显然,雨不是百年一遇,而事情根本不是因为污染,那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20051128

一、我亲身经历的农民环保维权事件


来报社不久,我去采访了两个“污染事件”。两个都发生在广东山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距离差不多正好是广东省境从东到西。

然而,两个距离遥远、毫不相关的事情却有极大相似性,甚至连细节也一模一样。粤东山区工业园区的官员说,“污染事故是偶然的,下了一场暴雨,蓄水池过满溢出来了。”而粤西山区的镇干部也对记者说,“前几天下了场暴雨,冲跨了排污管。”

不同的地方,同样的下雨天,都成为了官员推卸责任的理由。试想,这两场大雨会让多少的排污管爆裂、多少蓄水池冲满?那么将有多少企业发生污染事故?多少官员把责任归为老天?显然,雨不是百年一遇,而事情根本不是因为污染,那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
相似的不仅是官员的解释,甚至是各方面的遭遇,比如粤西那个山村的农民遭到了不明社会青年的殴打,而且那些人是在白天开着10多辆车,拿着木棍和刀浩浩荡荡进村打人的。粤东的农民抗争更为激烈,堵公路、打伤镇干部。还比如,厂方在采访中总是避而不见,他们总是有足够的自信,“我是老板我怕谁,,政府自然会帮我摆平。”同时,政府也确实在不遗余力地帮忙,阻止事件被暴光,也因此,两次采访一篇未能见报,一篇在采访一个月后,经过几次交涉才以正面报道的形式见报。

政府阻止暴光绝不仅仅是为了这两个企业,他们害怕的由暴光而产生的连锁效应。采访中,粤西的那个矿山的镇,在笔者去的上个月就发生一起因污染纠纷,最后导致出动武警去解救镇干部的事件,而一名受伤的学生还躺在医院里。粤东采访的不仅仅那个企业的环评造假,而且整个市级的工业园连环境评价影响书都没有。

二、农民为什么不能维权?


不可否认,在大多数污染事件面前,农民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工业污染是现代化背景下的产物,依靠高度严密的现代自然科学知识,而农民大多不懂,他们看到的事件很简单:这水颜色不对,有气味,或者喝了不舒服、稻子减产。

这些事件的背后可能是一个化学方程式,再深层次就是一套环境评价和监督制度,与及在这个制度中政府、企业和农民等各方面的利益关系。

在粤西小山村的污染事件中,笔者爬了1个多小时的山,到了选矿厂现场,看到堆放了许多化学药品,一位湖南籍的民工告诉正在东摸摸西看看的记者,“不要动,这些都有毒,一点点都会死人,氢化纳,你们读书人应该知道吧。”这成为整个事件最关键的证据,因为笔者后来查询到,该厂申报的是物理选矿方法,根本不涉及化学药品。

而在粤东的采访中,笔者不得不在电脑前恶补环保方向的知识,象侦探一样把一个个名字输入“百度”搜索,寻找一个个相关人物的关系、企业投资者的组成,然后打电话给认识的同学、朋友,从环评的类型、环评机构的资质、政府审批的权限到建设项目的性质开始学习。

这些知识,一个非专业人士不知道,农民更不知道。在面对权利受到侵害,他们不知道怎样去保留证据、也更不知道可以拿起政策、法律的武器(虽然笔者一直反对把政策、法律当作武器,但对农民来说,没有什么比“武器”这个词更贴切。)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
理性和合法的维权渠道被堵塞后,农民能选择的只有非理性的抗争。因此,污染问题成为基层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因污染纠纷而起的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有的地方,农民闹得凶一点,补(赔)偿的价格就提高一点,在这场利益的博弈中,农民是以身体为代价的。

因此,在粤东的那次采访中,笔者听到污染企业老板这样说,“因为兴宁矿难发生,政府不敢抓人,农民就敢动。”在这里,似乎政府的稳定只有靠政府抓人才能维持,干群的冲突已经升级为直接的暴力冲突。

这,本不应该。按道理,农民和企业法人都是平等的市场主体,政府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去牺牲群众的利益而维护少数获得发展的老板的利益。相反,政府应该更多的关注弱势群的利益,维护社会的公平。

三、环境权问题实质是人权问题


环境权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一个选择权的问题,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和渴求无可厚非,然而在经济发展和长远利益、与公众的利益关系处理上,政府偏重那头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我们必须看到,政府本身也是一个机构,也是有自身的利益需求。分税制改革后,乡镇和县级财政收入普遍下降,中央的财政能力大大增强,而地方政府必须依靠招商才能获得税收的增加。而同时,政绩的考核体系以GDP为核心,地方政府官员更要不遗余力地为经济发展努力,老板和官员往往结成天然同盟军。

笔者查阅了环境相关法律,环境权是公民社会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指公民要求其所置环境资源具有基本生态功能的权利,主要包括四方面的内容:
一是优良环境享有权,即公民有要求享受优良(即健康、安全和舒适)环境的权利;
二是恶化环境拒绝权,即公民有拒绝恶化环境(即水气污染、噪音、自然景观受损等)的权利;三是环境知情权,即公民有知晓环境资源生态状况的权利;四是环境参与权,即公民有参与环境保护的权利。

对农村来说,污染的情景一般更为恶劣,污染的危害直接涉及到农民的生命健康权,或者直接影响当地农业生产灌溉水系,影响农民的经济发展权。就在笔者写作该文的当天,笔者的粤东的污染事件稿见报,当天南方报业网的头条《英德29名村民砷中毒》(来自〈南方都市报〉),第二天,都市报的头版头条为《松花江疑遭石化厂污染》,三天前的《南方都市报》以《“癌症村”的拯救与希望》为题报道韶关一村庄因污染导致村民健康受到影响的事件。

本报战略顾问李昌平在北京接受笔者采访时说,“发展应该是大多数人的发展,应该使老百姓分享到好处,而如果发展是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牺牲资源环境等长远利益为代价的那就是负发展。”

解决环境问题,从根本来说必须先解决两个问题:一、政府必须是公正的;二、社区的居民(村民)对该社区发展具有充分的决定权。那么,首先要保证社区居民(村民)具有表达意志的权利,有制约政府权力的权利。

最近,中央政府提出把建设新农村作为十一五规划的重要内容,而这一提法是在科学发展观、科学政绩观、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产生的,也只有如此,在工业化和现代化背景下产生的环境问题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