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11月份,国内的政经形势和改革领域都有一些进展,而且房地产进一步放松、宏观调控也疑似出现转向的迹象。

 

但是,整体的形势没有大变,地方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都在起步阶段。银行非标资产是否真要缴纳存款准备金,目前消息不明,果真如此,那么此次降息之后,银行的资金面仍然紧张,利息是降了,但放贷量不会增加。政治领域,反腐仍在继续,一些地方副省级干部将落马的传言大多并未兑现。

 

进入十一月,各系统的工作都在朝年终总结和来年前瞻的方向走,习李也分别在福建、浙江调研,为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准备。

 

这个月政经走势的主轴不是内政和改革,而是外交,APEC会议、东亚峰会、G20峰会都在这个月,本文的分析也围绕外交而展开。

 

这个月,李克强除了一次调研、四次常规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另外就是落实四中全会的国务院党组会议和前瞻来年经济的经济形势座谈会外,其他都是外事活动,包括一次出访。习近平的国内会议主要是落实四中全会的深改组第六次会议,以及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也和国际战略有关,其他也均是外事活动,还包括出访。

 

周边国家

1,中国在南海的政策上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过去南海问题,中国尽量避免南海问题多边化,并且对美国一直强调航行自由,仅仅强调航行自由有保障。

 

而这次,在东亚峰会上,中国提出了“双轨思路”,即有关具体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南海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加以维护。

 

这是一个灵活的处理方式,虽然对九段线的清晰化问题还有待解决,但至少消除了部分对航行自由的担忧,强调和平稳定由中国和其他国家共同维护。

 

不过,笔者认为,更值得关注的南沙群岛的人工岛建设,这一工程一旦成功,并且如果可以用于军事用途的话,将对中国维护南海权益产生重大战略影响。

 

2,东海问题表面上看有所缓和。习安会既意外,又在情理之中。因为中日两国都面临更加繁重的国内经济振兴、改革的任务,当下并不是搞斗争的时候。

 

但中日之间的矛盾并未得到解决,无论是海上、空中突发冲突的预防机制,还是争议岛礁的解决机制,目前均是空白,连共识也相当脆弱。但中日之间中短期应不会爆发危机,未来日本废除和平宪法、大力发展军事工业,也许那时危险更大。

 

大国关系

3,中美关系取得进展,这是一个积极的消息。奥巴马访华,中美双方在气候变化、签证、贸易(ITA扩围谈判)和安全(重大军事行动互相通报)领域都有突破。这打破了中美在网络安全、军机接近等事件带来的双边关系的低谷期。

 

4,美国内政变化,影响的是全球。中期选举结束,共和党大胜,取得参众两院的控制权,这对民主党执政的奥巴马带来挑战。在剩余的任期内,奥巴马将如何实施自己的国际战略,尤其会不会加速推进TPP战略,有待进一步观察。

 

国际政治

5,阿富汗新总统首站访华,这表明阿富汗的未来中国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主办伊斯坦布尔进程阿富汗问题外长会。

 

中国在敦促阿富汗的和解,可是塔利班会和现政府和解吗?中国对塔利班有什么招呢?本文分析将阿富汗问题纳入国际政治,因为虽然是中国的邻国,但长期以来,中国对该国的影响并不大,未来应当纳入到周边国家框架中去分析。

 

国际经济

6,国际经济领域的变化最值得关注的是油价的波动。油价下跌正在继续对国际政经形势带来一系列深远的影响。其中三个国家值得关注,一是俄国的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现在正面临困境。

 

二是最大产油国,也是中国的最大石油进口国沙特,至今未有减产的行动。三是这个月访问中国的卡特尔,在海湾地区国家中,这个国家率先和中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为什么是卡特尔,而不是沙特?

 

中国走出去

7,中国走出去值得专门关注,尤其是资金、技术。这个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专门讨论一带一路问题,同时亚投行发起国也签署了备忘录。中国的对外战略的举措在这个月得到集中展现,如金砖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等,但是目前都处于起步阶段,到实际运作还有一段距离。

 

即使投入实际运作,也面临诸多挑战,其放款规则是跟随世行、亚行,还是部分独创?这些规则是否能带动中国相关产业走出去,并且带动人民币走出去,目前都存疑。

 

8,基于严重的产能过剩,河北省作为省级地方政府,也出台了自己的走出去战略,但这一战略是否可以得到有效实施?地方政府如何帮助、引导企业走出去?值得观察。

 

9,另外需要关注的是自贸区。中韩和中澳自贸区基本落定,这是好事。在多边贸易机制不畅的情况下,双边自贸区是不错的选择。

 

中韩自贸区对于中国来说,算是起步。但对于韩国来说,则被认为是它的收官之作,韩国已经不声不响地与许多国家签订了双边自贸区协定,助力其经济振兴。

 

中国正在奋起直追,和许多地区尝试进行自贸区谈判,并寻求和美国等许多国家签订双边投资保护协议。过去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加入WTO功不可没,而今需要重新鼓起开放的勇气,寻找世界市场和资本投放地,这就要靠眼下的努力和开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