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春节假期,2月份的政经形势相对缓和,但并不平静。

这个月,高层的施政纲领“四个全面”的雏形初现,这一施政方略如何进一步成型,下一步五中全会会讨论什么将成为关注焦点。

四中全会的改革举措落地正在铺开,法治领域的改革未来可能会增多,但是经济改革的压力丝毫没有减轻,改革真正进入了任务艰巨繁重的时期。本月的分析仍然从三个方面展开:政治、经济和改革。

政治

政治方面,2月份最重要的事件在笔者写此文的今天基本落地——浙江军区副政委郭正钢被调查。其实对其父的举报信早已在网络流传,有板有眼,不过真伪仍难辨。这个月9号,中央军委举行的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中,敏锐的观察者也发现其父缺席,并猜测可能出现了一些情况。

 

现在看来,未来几个月,这些问题明朗化可期。这和本人在年度分析的判断相当一致,军事安全领域的反腐和政治权力重塑是今年的重点,如果上半年能基本明朗的话,下半年这个领域的改革一定会加速。

 

对于是否有更大的老虎落网,今天举行的全国政协新闻发布会上的答案让人遐想——“大家都很任性”。

 

这个月,政治形势的走向出现了新的动向,官方媒体对习近平去年12月首次提出的“四个全面”展开造势。“四个全面”基本涵盖了十八大、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的主要内容,被外界认为是新一届领导的核心施政纲领。果真如此,需要高度关注“四个全面”未来出现的频次、位置,比如即将公布的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是否会提及这个施政纲领。

 

如果核心施政纲领已经清晰,那么下一步:五中全会会以什么作为主题?在改革思路上会否出现新的突破?未来五六年,这个施政纲领如何分步落实?

 

另外一个动向是,习近平在这个月深改组举行的第十次会议上要求,抓紧编制四中全会的改革规划,“以施工图方式明确190项改革举措的改革路径、成果形式、时间进度。”这已不是这个月第一次对这一问题的表态。这意味着,规划落实四中全会精神,成为中央急迫的问题。

 

在军事和安全领域,美国是否会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成为最近中国的关注焦点,这对中国军事安全会产生重要影响。此前,去年底韩美已迈出艰难的一步,签署了韩美日三方情报共享协议。但这个月,南海、东海领域的纠纷没有扩大化的迹象,在南海,中美军舰再次相遇,但是双方即时采取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演练。

 

国际方面,乌克兰的趋势有所缓和,明斯克协议已经达成,但有待落实。西方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加大。不过,埃博拉病毒的控制却再次出现一些反复。这些全球的危机事件,看似遥远,但其实作为成长中的全球大国,正在与中国发生越来越密切的关切,中国不能也无法置身事外。

 

此外,美大使馆对昆明在春节期间可能遭受恐袭的提示、印尼抓捕涉昆明暴恐成员等显示,在这一领域仍不太平,虽然春节已平安度过。

 

经济


正如一月份的分析,从去年四五月份的“微刺激”以来,央行的货币政策已悄悄转向。欧元区量宽政策推出后,无论是从外部环境,还是内部经济需要,货币政策转向在加速。

 

因此,2月份,从月初到月末,央行进行了两次重要的货币政策操作,月初降准,月末降息,多年前所未有。而且这还不包括逆回购操作及分支机构推广SLF操作向市场释放的资金。按照广发证券刘煜辉的说法,任何一次货币政策变化都只是对经济衰退的事后追认。

 

虽然目前官方解释尽量避免“刺激”之说,这也有一定道理,因为毕竟降准操作之时,央行圈出被动货币超发的池子——外汇占款已大幅减少,资金面紧张,降准在预期之中。正因为如此,降准之后次日的股市却不领情,因为这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

 

2月份公布的一月份经济数据,其中最受关注的包括几个方面,一是PMI数据。因为PMI一般认为是GDP的先导指数,十分重要。连续多月下跌之后,一月份的PMI跌破50%的枯荣线。管清友的分析称,“中国的经济引擎正在全面熄火。”从这个角度理解2月份频密的货币政策不惊奇。不过最近公布的2月份的PMI有微弱上升,并突破枯荣线。

 

二是进出口数据。一月份,中国的出口和进口同时出现大幅的下滑,而且又惊奇地出现了顺差突破600亿美元的情况。其中原因是进口萎缩得比出口更厉害,加之CPI数据低迷,让外界担心中国因为经济增速放缓已波及消费层面。但也有不同观点,认为一月份的进口额下降有特殊原因,如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下跌,因为限制政策出台,煤炭进口急速下跌等原因,不代表国内消费出了问题。

 

对于经济下滑、货币政策连续出台,其效果如何?到底是稳住增速底线的“点刺激”措施,还是会延缓改革走老路?这需要密切关注即将公布的2015年经济增速目标——会是外界预期的7%吗?

 

去年全年,房地产走势都是笔者的月度政经分析走势的重要指标,但目前看来更需要关注受房地产下行影响的情况,如信托贷款偿还、地方土地出让情况等等。经济增速下行,改革还需要按下“快进键”,否则问题只会越来越多。

 

改革

 

这个月零零星星有一些具体的改革举措出台,如农村集体经营性土地入市终于在人大层面得到确认,但是这部分土地主要是过去乡镇企业用地,占比非常小,而且改革早已在文件中喊了多年,只待法律层面落地。这项改革很难作为农村宅基地入市的风向标。

 

不过,上海自贸区的一项改革却值得高度关注。2月中,央行上海总部发布了一项涉外金融的实施细则,全面放开本、外币境外融资,取消境外融资的前置审批,取而代之用风险转换因子等新的管理方式,优化境外融资结构。

 

虽然目前外界还无法知晓“风险转换因子”到底是一套怎样的监管体系,但其实去年韩正对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的总结就提到正在建立一套跨境资金流动的监管体系。

 

通俗来说,中国境内外的资金流动本来有一个水坝挡住,这就是审批和监管程序。为什么要水坝,因为两边利差太大了,国外许多国家贷款利率太低了,接近零,而中国的正规银行贷款也要五六个点。

 

而今上海自贸区竟然敢于打破水坝,让水自由流动,只进行事中事后监管。这项改革影响巨大,未来企业外债增速需要密切关注。可以预见,上海自贸区的境外个人直接投资也会提速,资本项开放进程正在迅猛推进。

 

很多年前,有不少人预测中国的资本项开放会在2015年实现,而今这个时间真的来了。但是,在国际货币政策相向而行的情况下,中国的资本项开放面临的局面异常复杂,前景还需进一步判断,目前下结论仍为时尚早。

 

地方债改革是否会延缓值得高度关注,1月5日是债务审计的截止时间,但是外界担忧很多,比如地方融资之手一旦砍去,地方投资将受到约束,对经济增长会产生更大的不利。因此各种传闻称,政策将会放缓,但没有被证实。

 

虽然整体数据至今没有公布,但是报道(路透)称财政部要求各地开展自查,确属虚报错报的,应剔除,新的截止时间是3月8日——这是否意味之前上报的太多了?这是今年改革要闯的深水区之一,需紧密关注。

 

另外还有一项不是改革的改革——人民币的汇率。上个月,欧元区量宽靴子落地,美元加息时机则是外界关注的焦点——这主要取决于美国经济是否可持续强劲复苏。虽然复苏势头明显,但同样有担忧,有分析认为这种复苏其实是回到了危机前的老路。

 

人民币扩大浮动区间同样是今年的改革目标,2月份,人民币下跌不断牵动市场的神经。但是因为其他货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更大,人民币虽然对美元贬值,但是对其他许多货币仍然处于升值状态。这对出口并不利。

 

李克强在上个月曾赴广东召开出口型企业的座谈会,了解这些企业的经营情况。中国也需要通过一定程度的贬值,拉动出口,促进经济增长。这既符合汇率改革扩大浮动区间的改革方向,也符合经济发展的需要。

 

未来,落实四中全会精神的改革举措会陆续出台,但经济改革任务同样迫切而繁重,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节奏、力度是未来关注的重点方向。深改组第十次会议上除足球改革外,其他几项——领导干部干预司法、人民监督员改革和上海试点规范领导亲属经商,都与依法治国紧密相关。

 

特别值得关注是的深化人民监督员改革。此轮改革,其路径是强化中央对地方的管理,人民监督员改革似乎是个例外。未来改革能否成功其实也取决于此,即能否形成开放、有序的民众监督政府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