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三月行将结束,春回大地,雾霾却并无散去。

“两会”之后,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博鳌论坛等大型活动相继举行,高层人物的曝光率大大提高,许多官方信息得以公开,更多的产业游说也在这些场合展开,形成了热热闹闹的场景。

但是,3月份的政治权力重塑仍在进一步深化,朝着外界难以估量的深度行进。政治板块的碰撞更为激烈,并可能进一步发酵。正如吕新华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大家都很任性”。

经济下行仍未见到尽头,虽然房地产救市政策不断出台并将继续出台,部分一二线房地产市场出现回暖。但是房地产的下滑和经济下行已经带来了衍生的风险——土地出让收入急剧下滑、银行不良贷款飙升。4月份将迎来宏观调控的关键时期,因为一季度的GDP数据将要发布,进一步的货币宽松和稳增长的政策几乎不可避免。

改革方面,地方债、资本项开放和政府职能转变的改革在这个月都有新动作,须密切关注下一步的走向。

本文的分析仍依以往惯例,从政治、经济和改革三个方面展开。

一、政治

这个月,最重要的政治事件从月初开始,到月末仍旧热闹。在两会召开前,军方公布了14名军级以上干部被查处,其中的焦点人物是郭正钢。月末,关于他的妻子如何敛财的报道已铺天盖地。官方宣布、媒体跟进打落水狗,这成为中国反腐的一个基本范式。

郭正钢的身份让外界产生无限的联想。与他父亲同级别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在这个月离世,而他的父亲是否会成为反腐下一个目标,外界各种声音皆有。有人说,郭正钢有问题不代表其父亲也有问题。至今,前景未明。如果军方的两位前高层均因贪腐受到调查,这对军队的影响巨大。无论查与不查,下一步棋都不容易。

另外两则重要的政治新闻涉及关键岗位的人事变动。观察者网的信息称,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曹清已经调任到北京军区担任副司令,新的人选已经接任。此外,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王小洪调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民间将这个位置称为“九门提督”,非同一般。

这些看似公开,又似朦胧的信息显示反腐仍在深化。政治力量的博弈一旦开始进入新的层级,就难以停歇。2014年底的方正、政泉之间的恶斗仍在发酵。正如牛泪的分析,这是政治板块的碰撞。既然有不同的板块,就意味着政治权力重塑仍没有结束。

最高人民法院的2014年度工作报告首提“非组织政治活动”,这是对过去某些板块活动的官方定性。

在中国发展战略的顶层设计方面,虽然上个月官方媒体开始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造势,这个战略也写入了今年的中央政府工作报告,但目前仍未组织全国大规模的学习。这个月,柴静拍摄的纪录片火遍神州,政治局会议将“绿色化”与之前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并列,上升为更高层次的战略。

在国际领域,中国周边的形势趋于缓和,小有波澜。中日韩的外长举行了三年以来的首次会谈,来之不易但却难言稳定,毕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就要到来,历史问题在考验中日关系。缅甸战事危害了中国边境的安全,一度成为新闻热点,但目前看来并未发酵,虽然缅甸短期内结束战事看来仍十分困难。但美国试图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引起了中俄共同的关切,目前进展不明。

在社会领域,广州火车站再度发生了砍人事件,处置相对及时。据报道称,这一事件与前一日抓捕偷渡客有关,部分逃脱人员于是来到火车站采取极端行动。张春贤在两会记者会上也证实了中国人参与ISIS的情况,并且有些已参战回来。此外,香港一小撮人的“反水客”激进行动引发关注。

与安全相关的立法计划得以披露,虽然并未实质推进,反恐法因对跨国科技公司提出新要求,引起美国的关切。

中东新一轮战事爆发,而中国领导将访问沙特,如何平衡处理中东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冲突,考验中国应对这一复杂问题的能力。

二、经济

与去年上半年遮遮掩掩地放松限购、限贷不一样,房地产救市政策正在大步疾走。大胆、果断地推出房地产救市政策会是今年上半年的主旋律。这个月推出的公积金新政只是其中之一,可以预见未来还会陆续有救市政策出台。

在救市政策的影响下,部分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出现回暖,但库存压顶的三四线城市难有转机,全国整体情况仍在恶化。

3月份发布的2月份的经济数据仍显示,整个宏观经济的下行趋势不改,无论是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还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数据均难言乐观。唯一较好的是出口,但主要是受春节等季节性因素影响所致。

因此,对于当下的宏观经济而言,下行并不为奇,需要关注下行带来的衍生风险,如因为房地产市场下滑,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正在大幅下滑。在地方债改革之后,地方政府融资能力受到约束,土地收入下滑导致地方政府屋漏更遭连夜雨。另外,各大银行的年报陆续发布,不良贷款均在快速上升。

下个月,不仅仅国家层面一季度的GDP数据将要发布,市场对于进一步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其他稳增长政策讨论会变得热烈。

虽然经济下滑,但是在宽松政策、注册制改革预期、“资金进入股市也支持实体经济”的判断等因素影响下,股市又开始发力,形成新一轮的“牛抬头”。在深度震荡中,指数不断攀升这可能是今年股市的新常态。

在资本市场,最热闹的板块当属“一带一路”,规划发布前后,各种解读和分析,但是知易行难,宏大的计划要落地,需要数十年持续不断的努力。海外的基建受制于所在国的政治、社会和法律综合环境,还包括地缘政治因素,异常复杂,有些项目似乎到了接近启动的关口,却又出变故,一拖就是数年。

中国倡导的亚投行引来了这么多的关注,可能着实有些意外。按照金立群的说法,亚投行的三宗旨是:精干、廉洁和绿色。精干恰恰对应的世行的官僚主义,且看中国效率如何对接世界。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先于许多亚洲国家,他们确实需要在这方面加大投资,但如何能够建立互信、开展务实合作则是考验。

三、改革

这个月需要关注的三个领域的改革:地方债、资本项开放和政府职能转变。

首先是地方债。存量地方债“扎口袋”的日子本来已经从1月5日,拖延3月8日,但至今也没有官方的数据披露。财新的报道称已达到40万亿,这比前一次审计署公布的数据增长了一倍。不过,楼继伟在博鳌论坛上称“增长的速度比我们预估的要低一些”

为了解决地方债的问题,“开明渠堵暗道”是基本方向,但是现存的债务需要化解,今年的1.8万亿债务需要偿还,财政部于是启动了万亿债券置换计划。而且,在博鳌论坛上透露的信息的显示,可能还要加码。在新债方面,无论是一般债券,还是专项债券,目前的口子仍不大。

未来,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得抓紧编制,还不上钱,得变卖资产。而且,市场对这些债券得有评级,地方政府要接受市场考验。8名政协委员提请省政府帮忙化解海口市地方债的信息也被媒体报道。可以预见,地方债改革会成为今年财税改革的大戏,也会是市场持续的热点。

另一项重要的改革是资本项开放问题。上个月的分析中,笔者对自贸区放开境外融资审批进行了分析,这个月QFII上限放开。改革在小步快走。

从周小川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来看,今年在资本项开放上有推进应无疑问。原因在于:第一,要应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的评估。一般而言,要想加入,就要资本项开放。显然,周小川在这个论坛上的讲话是有目的的,即为人民币加入SDR进行游说。

参与游说可能是中国的一个整体战略,如李克强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时,也专门提到了SDR的问题。这可能是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进程中,中国所看重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今年国际金融领域的一场大博弈。

第二个方面,资本项开放是实现十二五目标的需要。周小川称,十二五规划已经写了加快推进,而今年是十二五的最后一年。“我们是打算通过各方面改革的努力来实现这样一点。”周小川说。

周小川展开说了几点可以做的事,包括境内境外的个人投资便利化。个人跨境投资早在很多年前天津炒过,失败了。然后温州金改,也努力推进,没有动静。这次估计是来真的,应该会在上海自贸区先试。

另外,周小川提到了对沪港通的评估,即“这种连通实际上进展的比较顺利,没有出现特别多的令人担忧的问题,这样的话,就大幅度的提高了我们在这方面进行推进的信心。”

周小川提到有一个起草的队伍,准备修订《外汇管理条例》,修订的框架就是自由使用货币。

第三项改革是老大难的问题,在反腐高压和简政放权的背景下,地方政府的不作为已经成为一个突出问题。为了应对此问题,仅仅靠自上而下的督查显然不可能,因为中国太大,监督成本太高。

这个月中办、国办联合下发文件,要求省级政府2015年底前公布地方的“权力清单”,市县在2016年底前公布。但改革并未提及全国及地方人大参与合法性审查,仅仅是政府自说自话,效果肯定打折扣。破解官员“不作为”的难题,须要放开民众有序的政治参与和监督渠道。

此外,李克强3月6日在参加山东团讨论时的表态值得关注,即对农业的“适度规模经营”的看法,他认为可以用四个字破解“多种形式”。这意味着,高层对于土地集中和规模化改革非常迫切,已经改变了过去谨慎的做法。这是形势所逼,农产品内外价差太大,一些农产品价格可能超过境外价格的65%,这意味着配额保护就相当于不存在,冲击会更大。但农业体制机制的改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急不得。

在价格领域,新电力改革得以推出。未来,国资改革的系列文件可能会发布,这是影响中国未来经济走向的重要改革,值得高度关注。

(本文首发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