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年的新疆自治区政府的工作报告中,都要特别提到非石油工业的发展情况,如2015年的政府工作对2014年的新疆产业结构有如下描述:

非石油工业增长12.6%,高于石油工业增幅5.4个百分点。地方工业增长14.9%,高于央企增幅7.5个百分点。非石油工业占比54%。

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非石油工业成为经济增长引擎,规模以上非石油工业完成增加值1616.91亿元,增长19.9%,占比56%。

由此可见,石油工业在新疆的重要地位。但是,与黑龙江目前所受到的冲击不同,2014年新疆经济并未因为石油工业占比过大而出现明显塌陷的情形。新疆的经济增速达到10%,居全国前列。

黑龙江和新疆,石油工业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基本相同,但是为什么新疆的冲击并不十分明显呢?下文试图进行一些分析。

2013年的数据可以看出新疆石油和化工行业的基本情况。从下表可以看出,新疆规模以上的石油和化学工业在新疆工业中占43%的比重,在GDP中只占了18.4%的比重。而开采在整个石油和化工行业中仅仅只占石油化工的35%。

2013年新疆石油和化学工规模以上企业
企业数 343家
从业人员 17.06万
完成现价工业总产值 3701.8亿元
占全区工业比重 43.1%
其中:
开采 1305.8
35%
加工 1413.3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 964.5
橡胶制品业 18.2
工业增加值占GDP
新疆GDP 8510亿元
工业增加值 1566.04亿元
占比 18.4%

 

以2014年前三季度的黑龙江的相关数据来看:

大庆油田原油平均价格4665元/吨,下降2.1%,天然气产量增长1.3%,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加值1541.1亿元,占全省42.0%,增加值增速下降0.1%,降幅与1—9月持平,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5个百分点。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行业增加值162.4亿元,下降2.9%,降幅比1—9月收窄0.5个百分点,低于上年同期8.1个百分点。

如果将上述数据与黑龙江的相比,可以初步得出几个基本的结论:第一,新疆的石油工业中,开采占比只有三成多,产业链得到了延伸,附加值提高,而黑龙江这方面并未获得充分发展;

第二,黑龙江的石油基本集中在巨无霸大庆油田,而且超级巨大。黑龙江的内部结构问题更为突出,石油工业一出问题,对全局的影响更大。

笔者在分析黑龙江的石油开采业提及中国的石油分布,前几大油田大多数分布在东部。这仅仅是指原油的产量来看,但是业内大多是以油气当量来计算油田产量。

石油工业初期确实是东部为主,但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家就提出了“稳定东部,发展西部”的方针,因此西部的石油工业得以加速发展。如塔里木油田的介绍中就提到:

1989年4月,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陆上石油工业“稳定东部,发展西部”的战略方针,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在库尔勒市成立了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在塔里木盆地进行大规模石油会战。

在新疆油田公司也有类似的表述:

作为中国陆上石油工业“稳定东部,发展西部”最为现实的战略接替区之一,新疆油田公司原油产量自1981年以来连续24年保持稳定增长。

下面再来看新疆石油工业的分布和结构。从下表可以看出,中石油是新疆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的主力,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开采,都远远超过中石化。

新疆三大油田基本情况

公司 隶属关系 主要区域 驻地 石油(万吨) 天然气(亿立方米) 油气当量(万吨)
新疆油田(2012) 中石油 准噶尔盆地(主力油田克拉玛依油田) 1103 31
塔里木油田(2013) 中石油 塔里木盆地 库尔勒 590 223 2366
中国石化西北分公司(2013) 中石化 主力油田:塔河油田 737 16.4
总量数据 2013年中石油在疆生产油气当量4023万吨。(未查到中石化的数据)

与大庆油田未来不断减产的趋势不同,新疆的石油开采和加工业(包括进口石油加工)前景巨大

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司长彭齐鸣在2014年1月8日接受在线访谈时称:

按照现在的资源条件,新疆有望在2030年前建成亿吨级油气生产基地。如果措施得当,考虑致密油、油页岩开发形成的产量,油气产量还有增长空间。

中石油也加大了在这一领域的投资。2015年1月份,《南方能源观察》的一篇报道提到中石油的举措:

中石油在产业援疆会议上表示,在中国石油集团投资总规模有所压减的情况下,对新疆油气勘探开发的投资力度不减。2014-2020年中石油计划在新疆投资3400亿元。到2020年,三大油气田产量从目前的4000多万吨提高到6000万吨并稳产20年以上;建成克石化炼油扩能改造及乌石化PTA项目,炼油能力达到2800万吨/年;建成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西气东输四线、五线,跨国管道年进口油气当量8000万吨;石油储备设施完善配套。

东部减弱,西部加强,未来新疆会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中国石油开采和加工的基地,无可替代。同样,作为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地方领导,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权重也会进一步提升

与黑龙江类似,石油政治在新疆地方政治层面表现得并不明显,资源的话语权掌握在央企手中。不过,周永康早年负责中石油塔里木油田的会战,成为后来仕途发展中的重要一环。

央地关系上,因为新疆的战略地位和对全国稳定的影响,石油也成为博弈的重要因素。2010年6月推出的新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就是给予新疆地方红利,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提高新疆为本地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

对于一个和大陆核心区被茫茫戈壁和延绵的阿尔金山所阻断的地区,新疆自身的工业体系需要进一步健全,发展除石油加工之外的工业门类,这对于新疆经济辐射中亚也大大有利。同时,要增强新疆地方经济活力,避免受央企影响而波动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