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在新疆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虽然近年新疆在大力发展粮食产业,但棉花在全国的地位和作用无可动摇。

下面是最新的数据。

从下表数据可以看出,新疆棉花在全国独占鳌头,占比接近60%,而紧随其后的四个省的综合也不到其一半。

新疆棉花生产在全国占比(国家统计局,2014)
地区 播种面积 单位面积产量 总产量
(千公顷) (公斤/公顷) (万吨)
全国总计 4219.1 1460.3 616.1
新  疆 1953.3 1882.5 367.7
新疆产量占比     59.68%
山东 592.9 1121.6 66.5
河北 410.9 1049.6 43.1
湖北 344.8 1042.7 36
安徽 265.2 992.8 26.3
以上四省合计占比     27.90%
湖南 130.1 991.5 12.9
江苏 131.8 1210.2 16
河南 153.3 958 14.7
以上三省合计占比     7%

再来看近年趋势性变化(数据来源CEIC,单位千吨):

虽然新疆自身的产量走势并不是一直上升,偶有下降的情况,但是在全国的占比则是一路提升,十年来已经接近翻番,从33%增长到接近60%。

棉花:新疆 (中国) 棉花:合计 (中国) 占比
 2005 1,874.000 5,714.179 0.327956
 2006 2,906.000 7,532.786 0.38578
 2007 3,012.744 7,623.597 0.395187
 2008 3,025.700 7,491.881 0.403864
 2009 2,524.200 6,376.776 0.395843
 2010 2,479.000 5,961.132 0.415861
 2011 2,897.738 6,588.959 0.439787
 2012 3,539.458 6,835.975 0.517769
 2013 3,517.549 6,298.989 0.558431
 2014 3,677.000 6,161.000 0.596819

 

27163115

 

 

 

 

 

 

 

再从种植面积来看:种植面积的变化不明显,但是占比却提升很快。(单位:千公顷)

全国播种面积 新疆播种面积
 2005 5,061.799 1,160.513 0.229269
 2006 5,815.673 1,684.100 0.28958
 2007 5,926.124 1,782.600 0.300804
 2008 5,754.137 1,718.600 0.298672
 2009 4,948.717 1,409.315 0.284784
 2010 4,848.722 1,460.600 0.301234
 2011 5,037.805 1,638.060 0.325154
 2012 4,688.126 1,720.827 0.367061
 2013 4,345.630 1,718.260 0.3954
 2014 4,219.100 1,953.300 0.462966

 

150427164408

 

 

 

 

 

从以上可以看出,新疆棉花产量及种植面积占比提高,很大推动力来自其他地区产量及种植面积的减少所导致。

在新疆的棉花生产中,有一个特殊情况,即生产建设兵团。以2014年11月份的一则报道来看:

随着新疆天山南北天气转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900余万亩棉花采收工作进入尾声。今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机采棉面积超过630万亩,占总播种面积的近7成,随着机采技术的推广应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拾花工用工量已从2008年的60万人减少到2014年的20万人左右。

从这则报道可以看出,新疆2014年种植面积为2929.95万亩,那么兵团占到了将近三分之一。从产量上看,2012年兵团的数据为138万亩,占全国当年354万亩的39%。棉花生产,新疆是全国的重中之重,而兵团又是新疆的重中之重。

再继续分析新疆的主力棉花产区:

为了支持棉花生产,国家财政下拨了大量资金,用于支持新疆的优质棉花商品基地建设。新华社一则报道称:

“十二五”期间,新疆兵团将投资7.15亿元建设优质棉基地,其中中央预算内资金达5亿元,是“十一五”的两倍。

目前无法查到这项投入的明细,但兵团是其投入的重要支柱。

棉花的下游产业是纺织业。按照新疆的纺织业十二五规划的图谱,新疆将要建设“三城七园一中心”的产业格局。以下为概况

新疆纺织工业远景
纺织工业城
阿克苏 宣称打造全疆最大的纺织城,但2014年仍聚焦于解决电厂建设和污水处理问题
石河子
库尔勒 农牧业2020纲要未提到库尔勒。
纺织工业园
喀什、呼图壁、沙雅、巴楚、奎屯、库尔勒、博乐
国际纺织品服装商贸中心
乌鲁木齐 一期于2015年年初揭幕

虽然新疆正在兴致勃勃地推动纺织工业的繁荣,但眼前的日子并不好过。类似煤价和电价的矛盾,纺织工业和棉花的矛盾也是一个老问题。

在看新疆的纺织工业问题之前,先看一下全国纺织工业的基本面。以下引用来自2009年国务院的文件《纺织工业调整与振兴规划》。其重要地位可见一斑:

2007年,纺织工业实现工业增加值8126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6.9%,占全国GDP的3.3%

2007年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1756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2.3倍,年均增长18.7%,占全国出口总额的14.4%,占国际纺织品服装贸易额的30%。

全行业吸纳就业人数超过2000万人,其中80%为农民工;消化农业提供的棉、毛、麻、丝天然纤维近1000万吨,惠及1亿农民。

再看其问题:

节能减排任务艰巨,纺织工业能耗、水耗、废水排放量分别占全国工业总能耗、总水耗、总废水排放量的4.3%、8.5%和10%;产能规模盲目扩张,部分行业产能过剩。

纺织工业既重要,问题又突出。针对当时的“多年未见”的问题,开出的药方是积极拓展国际市场,强调自主创新,淘汰落后产能。并且提及了和新疆相关的目标:

加强内地与新疆的合作,建设优质棉纱、棉布和棉纺织品生产基地。支持大企业集团将其产业链的一端移入新疆发展,构建跨区域上下游紧密联系、协同发展的产业链,把新疆建成依托内地面向中亚乃至欧洲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加工基地和区域性国际商贸中心

显然,新疆的纺织工业发展仍在这条路上。但新疆的棉纺、化纤、服装和毛纺行业都遭遇了巨大困境。新疆纺织工业行业管理办公室的分析称:

国内外棉花价差依旧,影响棉纺企业生产经营。下半年以来,由于国际市场棉花消费需求不振,导致国际棉价快速下行,进口到岸价与国内棉花差价进一步拉大,国内棉纺产品出口受阻,企业生产成本压力极大。

企业成本上涨是排在第一位的原因。可是是什么导致了这种情况呢?这不得不提棉花收储政策。2011年开始实行临时收储。这一政策也同样在其他农产品的领域实行过。

为稳定棉花生产、经营者和用棉企业市场预期,保护棉农利益,保证市场供应,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部、工业和信息化部、铁道部、国家质检总局、供销合作总社、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制定了《2011年度棉花临时收储预案》,2011年3月28日经国务院批准发布。

这一政策在实行三年后被废除,2014年推出了目标价格补贴的制度,目前正在试点之中。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种收储制度扰乱了市场秩序,还造成了巨大的财政负担。其根本原因在于决策者的市场意识和观念的单薄。无论是粮食、棉花,还是石油,中国的决策者的观念仍然停留在拥有为胜的阶段,即追求资源的产权、买下多少、生产多少、掌握多少,而不是对市场规则、市场定价权的尊重。这一轮大宗商品的普遍下跌,给予了市场主体巨大教训,但并没有给中国教训。

中国的许多基础性产品的价格机制仍然未成形,依靠政府确定,因此政策也像跷跷板一样,一会偏向上游,一会偏向下游。

中国的农业政策也像跷跷板,在朱镕基任期内被忽视,引起了农村的普遍危机,在温家宝时代获得重视和支持,补贴和支持是对的,但政策方向却不对。而今,陈锡文将退休,楼继伟(虽然也将退休)对农业态度较为激进。国务院分管农业的领导会否调整,也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