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_IMG_IMG_0903有人认为,他生性张扬、高调,在官场得罪人太多,倒台是迟早的事。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当地矿山利益斗争的结果,穆二小是其中一派势力,现在他输了

穆二小是谁?

晋西北的繁峙是个小县城,只有二三十万人口。早年有金矿,后来又发展了铁矿。铁矿石涨价,也就那几年时间,不会开矿的繁峙人跟着外地人学会了开矿,办选矿厂。

2002年,本地老板投资开矿还要担心赔本。市场上要不了那么多钢铁,也就要不了那么多铁矿石。可次年就不一样了,铁矿石价格猛涨,外地老板来繁峙投资开矿,本地老板则倒卖矿山地皮,再过一年,本地老板蜂拥而起学会了开矿,办选矿厂。

一旦与矿沾了边,野鸡也会变凤凰。现在在繁峙,普通人要见到矿老板很难。但在繁峙人心中矿老板并不是什么神奇的人,他们早年不过是一个村支书,一个木工,一个杀猪佬,或是退伍军人。只要胆大一点,敢干,筹集了一些钱,就可以开矿。那时候,办下开矿的证也就几十万元成本,现在十倍不止了。

矿老板发财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们肯定不住在村里,他们有很多手机号码,他们开高档轿车。繁峙的老人们其实是看着这一群开矿的孩子长大的,过去这些孩子对他们毕恭毕敬,发财以后他们对长辈也直呼其名了。

繁峙的事,基本与矿有关。当地的老人家说,繁峙这些年出这么多事,都是钱给闹的,钱多得能砸死人。“这些事”包括2002年全国关注的金矿特大爆炸事故,还有目前正被全国热炒的“反贪局长”穆新成。

穆新成,人们习惯叫他穆二小,当地的风俗是这样,家里的男孩,就叫“小”,前面再加个排行。穆二小过去十多年一直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去年年底升为正科。这样一个小干部,竟然能敛聚上亿资产,不能不让人吃惊。穆新成父亲的好友、当地一位政协委员说,如果二小的爸爸还在,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二小的爸爸是老县委副书记,为人正派,办事公正。他虽为县高级领导,可退休了没有为子女谋私利,几个小孩工作都不好。

二小是6个孩子中“最有才干”的一个,他是怎么进的检察院,现在已无法查证。上述政协委员说,二小总觉得他爸爸太无能了,没有给孩子们一个好的未来。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家族争光。

早年的穆二小是一个普通的检察院职员,工作平平,没有什么特别。与二小相熟的朋友说,到1998年,许多官员有了私房,二小还住在单位分的房。二小的朋友魏白小,一个金矿老板,盖了一处房屋,分了一半给二小住。

穆二小从小待人友善,尊重师长。在他还没有发财的时候,他就不忘他的老师们。他老家岩头乡大东沟的亲戚们会送些土豆给他家,吃不完的,他让人专门送给老师们,包括小学班主任、初中老师等等。

繁峙有了矿之后,二小慢慢变得阔绰了,开上了豪华车,外界对他最中肯的评价是,“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两位繁峙县的政协委员给本刊记者讲述了两个故事。其一,穆二小有一次找县委书记办事,在办公室坐了许久,县委书记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于是他站起来,甩门走人。其二,他在酒后打了县委常委、县办公室主任一巴掌,当时另一位县委常委、副县长在现场拉架,二小指着他说:下一个打的就是你。

二小在官场的“嚣张”是出了名的,不明就里的人觉得他是为百姓说话,不怕得罪官员。而官场的人则说他是繁峙最有势力的两派之一,他敢于那样做,是因为他有实力,他手握利器。

穆二小是副检察长。按级别,检察长是副处级,副检察长应当是正科级。穆二小十多年前上任的时候只达副科级,是唯一一名副科级副检察长。一位繁峙检察官忍不住向本刊记者纠正媒体以往报道的错误,“他什么时候当了反贪局长,他不过是分管反贪和渎职,去年不让他分管反贪了,哪有什么辞去反贪局长的说法。”

穆二小起初还被称为佛教徒,原因是他赞助修建了多所寺庙。而其实,在繁峙,几乎人人都会烧香拜佛。繁峙临近五台山,佛教香火旺盛,正因为此,县名为繁峙,即寺庙繁多的意思。曾任繁峙县革委会主任、穆二小父亲的好友李宏如多次去过穆二小家中,“他家连菩萨都没有供奉一座,他不是什么佛教徒。”

张三和张胜富

据接近专案组的人称,穆二小在里面“装疯卖傻”,见了人就立正、敬礼。

穆二小中等身材,国字脸,胖胖的,用当地话说,“长得墩巴墩巴的。”

两个月前,穆二小和他的弟弟穆三小同时被双规。知情人称,那天上午,二小接了一个电话,称让他去县委开会。同时,他的弟弟也接到一个电话,让其去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一趟。结果双双被控制。随后,他的妻子也被双规。他们的住处被查抄。

该知情人称,被双规时,纪检部门工作人员拿出他母亲去世和儿子结婚办酒席的光碟,称其利用办酒宴的机会收受贿赂。

然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忻州市纪委书记辛旭光曾在忻州市“两会”繁峙分组讨论会上称穆新成“敲诈勒索、欺男霸女、两条人命、黑社会保护伞”。这其中并没有包括“贪污受贿”。

此后,忻州电视台播放了相关消息,要求群众举报他们的犯罪线索。这让当地官员看不明白,一般纪委双规官员前已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为什么这次先双规,再要求群众举报?

当地官员对于穆二小被双规有种种猜测。有人认为,他生性张扬、高调,在官场得罪人太多,倒台是迟早的事。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当地矿山利益斗争的结果,穆二小是其中一派势力,现在他输了。

穆二小及家人被双规一周后,穆二小的外甥赵三毛,“一个开棋牌馆、放红(即高利贷)的小混混”于5月12日被逮捕。

将近两个月后,东城街党支书张胜富及哥哥张忠富涉案潜逃,于7月2日被通缉,通缉令贴满了县城及岩头乡各处。

目前,纪检部门对此案三缄其口。本刊记者通过调查初步拼凑出一张穆二小的人际关系图,张三和张胜富是穆二小在官场上来往最密切的两个。

张三,原名张龙恩,现任繁峙县繁城镇党委书记,前任县委书记离任前将他调至此位。繁城镇管辖县城中心区域,是全县13个乡镇中最重要的一个。

一位繁峙县的退休干部记得,有一次,他去岩头乡找张三,需先由门卫通报,再由保安陪同到张三办公室门口,见到张三后保安方离去。这位干部和张三开玩笑说:“进你这里比进省政府还难。”与之对比,繁峙县政府进出自由,无需登记。

岩头乡铁矿资源极为丰富,沿峨河由南至北,遍布矿场和选厂。与穆二小案情有关的矿山老板大多在岩头乡范围内有矿山,如茶埔村的吉振红、元山村的白计平等等,其中白计平的宝山矿业多年为繁峙纳税状元户。

张三在岩头乡两年多的任期内,筹资新建了乡政府,将原乡政府改建为一所学校,学生免费吃住。这些政绩颇得人心。岩头村河西片片长说,张三任书记的时候,他经常看到穆二小和张三一辆车下来考察。

据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协委员称,纪检部门双规的对象本来还包括张三。因张位居繁峙县最重要的乡镇干部位置,县委担心影响中层干部队伍稳定,遂对张三的控制措施由双规变为“必须随叫随到。”不过,这一消息未得到纪检部门的证实。

张三到任繁城镇后,将东城街党支部书记韩丕茂调到镇上工作,东城街支书的空缺则由张胜富替补。

张胜富,16岁丧父,出身贫寒,全靠自己闯天下。他学过木工,跑过短途客运,后发迹于矿业。与二哥张忠富性格急躁不同,他有些木讷,慢条斯理,言语不多。

张胜富的母亲梁存英说,他这个三儿子有志气,想做什么事一定要做成。张胜富的发迹之路简直是个奇迹,仅仅在两三年时间内,他攻城略地,势力涉及多处矿山、房地产。外界普遍认为穆二小是他的后台。

张胜富涉足矿山行业的第一个选矿厂建在繁峙县城南郊的火车站附近。他姐姐张宝莲说,那个选矿厂是与穆二小合股的,“二小是当官的,股份多,胜富只占很少,没什么钱。”

2007年,张胜富还在村里组织治安联防队。村民说,这些人专门对付上访群众。

张胜富好赌,上述政协委员说,张胜富与穆二小,“他们可能是赌友”,逐渐相识相熟,并在事业上合作。

对张氏兄弟的通缉令上列明了他们涉嫌的犯罪事项:偷逃税款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非法采矿罪及非法占用农田罪。

白计平和吉振红

在繁峙县铁矿老板排名中,白计平第一,其次分别是“胡麻油”(真名吕占军)、吉振红和黄卫东。传言穆二小出事的直接原因与白计平和吉振红有关。

白计平身世坎坷,因家贫,刚出生就离开亲生父母,被过继到元山村的村长家中,随后跟随养父姓白。白计平个子高大,为人低调,县里曾让他参加政协,他说,“咱不参与政治。”

早年,普通村民白计平和官宦子弟穆二小何时相识尚不清楚,但他们关系之密切是不争的事实。李宏如曾问过穆二小“做好事的钱是哪里来的”,二小回答说,“我借白计平六七百万。”李宏如因为穆的介绍而认识白计平,后来白计平不仅仅借钱给他修建学校(李宏如创办的私立学校),还赞助他创办佛乐培训班、编撰出版繁峙县志等等。

2005年,纪委曾专门调查过穆二小涉及建造古柏台寺的资金来源。李宏如当时为穆二小作证,“建庙是我主持的,白计平等出资,和尚提议,二小也同意。”

白计平早年是元山村的村支书,先承包岩头乡在南磨沟办的铁矿。“以前谁包谁赔钱,白计平一包就赚钱。”南磨沟村的老人说,白计平当时与太钢峨口铁矿的技术人员关系搞得好,依靠他们才赚钱。5年的承包期未满,白计平解除合同,另开宝山铁矿,那是1996年,全县除了太钢峨口铁矿外几乎没有私人开办的铁矿。也有一说,当时白计平只是挂名,实际创办人是峨口铁矿的人。

然而,这次穆二小出事后,外界却传言是因为白计平与太钢峨口铁矿的一场纠纷,穆二小参与其中。2007年5月18日,白计平的宝山铁矿出现溃坝事故,这次溃坝的泥沙量远超过死亡276人的襄汾溃坝,但因为隐患发现及时,当天动用武警强制疏散下游群众,结果无一人员伤亡。

然而,这一事故却造成了峨口铁矿的变电站和铁路桥被冲垮,导致铁路中断数月。事故发生4个月后,忻州市政府发布文件,认定太钢及下属的矿山设计研究所负“主要责任”,因为溃坝的尾矿库是由研究所的刘炯等担纲设计的。

刘炯迅速被繁峙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但他并不承认自己的设计工作是职务行为,且认为宝山矿业私自更改了设计图。太钢此后还起诉宝山矿业,要求赔偿6000多万元。

至今,太钢集团没有公开对此事发布消息,宝山矿业的一位负责人则称,“这件事早已平息。”然而,外界的猜测却不止,认为穆二小竟然敢帮着白计平和省属的大企业太钢对着干,太钢向省里告状,最终整倒了穆二小。

吉振红与白计平不同,她是外地老板。人们的印象中,个子1米7左右,“胖胖高高的”。另一种传言是穆二小敲诈她,她将穆二小告倒,但对于敲诈数目则有两种说法,一说是4000万,另一说为90万,差异甚大。吉振红是河北涞源人,在繁峙县的矿业投资起步不力,直至开始在岩头乡茶埔经营通达矿业,她买了华侨村东边的一座大矿山,20多个老板帮她挖矿,再由她的妹妹吉振兰组织运输队将矿石拉往数公里外土岭村附近的通达选矿厂。

当地传言,吉振红是由当地前任高官引进的外来老板,后台很硬。她的矿山开挖给华侨村带来灾难性影响,村民们地被占,水被污染,晚上听着隆隆的炮声难以入睡,有些老房子的柱子都被震歪了。

矿工和村民们屡次发生冲突,有一次,两辆中巴车拉了几十名穿迷彩服的人进村,和村民群殴,结果有3名村民受伤住院。可结果却是,受伤的村民被抓服刑。

白计平后来试图进入华侨村附近矿区。村民们记得,白计平曾经来村里跟村民讲,他如果来这里开矿会优待村民,不会像吉老板那样不顾村民死活。后来不知何故,白计平始终没有来华侨村附近开矿,但他却买下了东边大片山林,传言约有500亩。

更为蹊跷的是,在华侨村的南边,张胜富也已购买了大片山林,均未开矿。华侨村呈U字型,北面为进村山谷,白计平和张胜富分别在东边和南边买地后,吉振红的西边的矿山就难有扩展的余地。

去年2月份开始,吉振红的矿山曾停挖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今又恢复了。村民们说,穆二小来查过她,因为矿山属五台山风景区内,当时五台山风景区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这是忻州市的一件大事。

吉振红,一个外地矿山老板,为什么要和在当地极有势力的穆二小过不去?她背后是否有更大的官员后台?目前尚难知晓。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