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新一届中央政府的第一届任期已过半,但上半年的政经走势显示并未有疲态,政经形势仍在急速发生变化,局部领域的改革在深度推进,这和十年前的情况大不相同。
今年上半年的整体形势较去年更为困难,在政治领域虽然一度呈现了长时期寂静状态,但并没有停滞。这个月底,在北戴河会议前夕的关键节点上,再次抛出两位重要政治人物,这说明政治权力重塑还在加速,下半年无论往哪个方向前行,都十分不易。
在经济领域,今年经济下行更为剧烈,下半年的前景仍非常不乐观。股市已经预演了一次恐慌性危机,如何避免再次出现类似情况,还需要在许多重要领域进行风险压力测试,制定完备的预案。
虽然三中、四中全会已经都制定了宏伟的改革蓝图,但改革的实际进程并非按图索骥,重大改革并未在今年上半年得到系统性推进,而是在一些局部领域展开。
改革的目标应当是实现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但糟糕的经济、走向不明的政治和频繁发生的恶劣个案,都让人失望。制度变革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有时还会出现迂回曲折,这个时候更需要定力和耐心。
政治
经历了几乎半年的政治平静,外界误以为反腐已阶段性停滞的情况下,在北戴河会议前夕却相继被打破。这个月,按惯例每个月召开一次的中央政治局会议,竟然在不到十天召开了两次,这显然预示有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周本顺和郭伯雄先后被调查是上半年最大的政治事件。郭伯雄是“死老虎”,从年初其儿子被抓到其弟弟所在单位被公开批评看来,其落马几无悬念,各大媒体也备好了“菜”,消息宣布的当晚马上捧出,官民齐反腐,痛打落水狗的情形再次出现。
但是周本顺完全不同,外界大多以为其已安全着陆,未料到竟然突然被宣布接受调查。他是中央政法委前秘书长,也是现任的中国经济第六大省份河北省的在任省委书记。以往所有反腐的对象,无论级别多高,基本是上副职或已退居二线,而今直接拿下省级党政一把手,影响非同小可。惯例一旦被打破,更多的现任官员会不安。
下半年,中国的政治形势向何处去?在军事安全领域的权力重塑是今年反腐的主线,但无论是向遗老遗少的方向继续追查,还是往与已落马的关系上拖泥带水的现任重要岗位方向进行,两个方向都不轻松,都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震动,同时也会继续改变中国的政治规则。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没有人会束手就擒,那么权力重塑的进程就会继续下去。上半年的方正政泉之争及安全部高层官员落马、前央行行长女婿车丰被调查、炎黄春秋张金昌几乎直接点名的文章都显示这一趋势。
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运作除第一次开会之外,至今没有更多的信息,虽然新国安法已经通过、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已制定,但反腐和人事上安排不定,这个领域仍会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阅兵式之前会否有新的动作还需要密切观察。如果这个领域进一步落定,改革一定会加速。
对于最高领导层而言,反腐并非权宜之计。王岐山将2013年作为中华五千年的新开端,其意境显然比外界的分析得更为高远。如果按照“七上八下”的规则,王岐山在任的时间也并不多,剩余的任期内他还有许多事要做,不可能闲下来,除非出现意外。
虽然今年上半年多次高层会议涉及从严治党,试图通过自身的刮骨疗伤改善治理,但外部监督缺乏,新政治规则的建立仍十分困难,即使已取得的部分成果也并不牢固,很可能功亏一篑。中国要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在外部环境方面,中国从韬光养晦到积极作为的变化明显,亚投行的成立是最佳例子,虽然其发挥作用尚需时日。在周边安全上,东海局势有短暂性的缓和,但日本正在加速重新军事化,这意味着未来更大的不安全。南海形势一度热闹,但情势并未失控,中美仍需要合作,中国内部的决策也并未被强硬派绑架,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中国停止了岛礁的修建就是例证。南海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不管南海是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这片海域的主导权还是需要争一争。
在社会领域,虽然今年上半年经济形势很不好,但就业形势似乎未明显恶化,劳资领域也未发生大的事件。虽然被互联网改造的一些行业引发了一些冲突事件,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未发生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前几年因环保,或者因地方政府治理不善而导致各种群体性事件高发,但是今年这类事件并不多。社会管控的加强可能是短期平稳的原因之一,但这些措施,负面作用同样明显。
从昆明火车站事件开始的新疆暴恐活动向内地扩散的势头一度十分明显,随着公安部门内外配合打击的力度加大,上半年形势相对平静。大多数事件的发生抓捕过程中,被抓捕人员被动的极端反应。下半年,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和北京的大阅兵,都是安保的关键时刻。
经济
上半年经济形势的主线是实体经济的加速下滑和虚拟经济的泡沫初步破灭。虽然房地产业在救市之下,部分一线城市出现了回光返照式的反弹,但是从全国来看,形势仍十分不乐观,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房地产下滑之外,车市也出现了整体的低迷。两大拉动经济的权重板块都出问题,一些区域的下行压力还会加大。

此外,继去年油价暴跌之后,在美元加息、中国经济放缓的形势下,大宗商品普遍暴跌。占中国经济比重巨大的煤炭、石化、黑色和有色金属等行业一个个崩塌式下滑,而一个产业下滑拉下的是一个省级区域,许多资源型省份正掉进资源陷阱的泥潭。

同时,相关产业的去产能过程却仍十分缓慢,产能过剩仍是压在中国经济头上的重负。中央政府的重心工作显然是在创新创业,以及推动产能走出去等等,对于困难行业、企业关注很少。创造增量并无不妥,但存量的脓包不去触碰,后患无穷。

农产品内外价差倒挂越来越严重,成为中国经济乃至社会稳定的隐忧。虽然诸如楼继伟等个性鲜明的官员主张扩大农产品进口,但是达成共识相当困难,农民问题处理不好,地动山摇。官方推动的土地制度的革新和规模经营,还在小步慢走。农产品一旦进一步放开,目前国际市场粮食充足,但过几年国内生产能力恢复起来就没那么容易。

虽然各省区的主要领导都在忙碌地调研考察企业、科研院所、职业院校,试图找到中国经济腾飞的基因。但创新实非一朝一夕,转轨相当不易,而且政府对企业干预过多,反而会阻碍创新。

与实体经济的低迷相比,中国的虚拟经济在上半年进行了一次风险的真实演练。在“宽松牛”、“杠杆牛”和“改革牛”的三大鼓吹之下,中国的股市如日中天,可是股灾瞬间到来,流动性枯竭,慌张救市,越救越慌。

对于这场股灾的反思还远远不够,救市方法的错乱和民众心理的变化未能有效把握。在现代社会,垂死还能苟延残喘的机会几乎不可能重现,因为好的、坏的,包括虚假的信息都会迅速传播,社会情绪快速传染,一旦出现兵败的迹象,兵败就会如山倒。

目前而言,对于股市和银行资金之间、股权质押、以及场内外杠杆资金的压力测试到底做了多少?在没有真实数据支撑下的决策救市就是盲人摸象。

目前中国在资本项的改革也需要同样的风险压力测试,虽然不能万无一失,但这是科学决策的前提。既不能一有风吹草动就往系统性风险上扯,自己吓唬自己,结果把信心赶走,不败亦败,但更不能视风险而不见。许多人拿中国庞大的资产负债表来说明危机不可怕,但危机来临之时需要的是现金流量表,需要是可以迅速变现的资产,需要的是全民的信心,这些与资产负债表无关。

各种宏大的概念和战略主导了上半年的工作,诸如一带一路、国资改革、京津冀一体化、优势产能走出去、互联网+等等。这些概念虽然可以让市场兴奋,但短期拉动经济增长的效果不明显,各地省部级干部也只得迅速学习,试图领悟这些宏大战略的真谛。

目前而言,中国经济仍有较大的回旋余地,虽然一些省份出现了崩塌式下跌,但是一些中部、西部地区也在迅速崛起,东部以金融服务业为代表的服务也在迅速崛起。中国经济需要强身健体,走过这段青黄不接的时期。CPI低迷,货币和财政政策还有发挥作用的空间,但猪周期正在起步,未来如果CPI高企,困难会更大。

对于下半年的经济走势,虽然官方宣传二季度经济已有“六稳”。但笔者认为,不排除进一步下行的可能,即增速破7,企稳还需要相当的时间。而且,即使初步企稳之后,到进入新一轮稳定的增长状态,还需要经过一个反复的过程。如果能在这两三年走出这种不确定性的状态,进入新的平稳增长,已是十分幸运。

改革

并不乐观的政治和经济形势给改革带来了重负,因为改革并非冒险,需要有掌控力,以保证平稳。
今年上半年,改革的领域并非全部按照三中、四中全会的蓝图亦步亦趋,而是由各种内外现实因素决定,机缘巧合的结果。
虽然一度遭遇阻力,但是在央行的支持下,中国自去年下半年43号文以来的“乾坤大挪移”式的债务置换今年上半年进展到目前仍算顺利,这也是之所以经济下滑,地方债务却没出问题的基础。
这是一场自上而下主动进行的改革,债务置换了,但债务仍在,只不过是信用背书实现了转移。过去是不明朗的地方政府,而今是央行。对于财政部而言,只要央行兜底,银行购买债券,自然希望发行更多,无论是置换债,还是新增债。在这场改革过程中,财政政策的货币化的现象十分明显,同样央行的定向调控则使货币政策财政化。
相比地方债置换,可能更大的“乾坤大挪移”还在酝酿之中,央行正在推动人民币纳入SDR,以资本项开放为主体的金融改革是今年上半年改革的主题。在资本项开放的形势下,央行对汇率、利率的调控方式方法都需要发生新的变化,目前已有这样的迹象,如外汇储备委托贷款扩大运用等等。
未来,央行购买更多中国国债而不是美国债券、吸引国外资金进入中国债券市场,让其持有更多中国国债等债券都可能是方向。周小川已超期服役,许多问题是他任期内积累下来的,他需要在离任之前取得关键领域改革的成功。
 
上海自贸区在改革领域遥遥领先,但并未满足,金融领域的改革还在加速,金改49条近期已提交国务院审议,需要紧密追踪其走向。
 
上海自贸区的另一项改革——负面清单管理,又和中美之间的BIT谈判密切相关,这个版本的负面清单很可能是中美之间交换清单的基础,期待9月份习近平访美能取得新的进展。这项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的投资保护协定,更接近于TPP的新一代世界贸易规则,其影响的不仅仅是外贸政策,包括一个国家内部的产业政策、行政管理方式,因此需要高度关注。
上半年,人民币的汇率基本保持稳定,在美元加息的背景下,资本外流加大无可避免。在人民币国际化和贬值促出口的两者之间,决策层似乎毫无疑问选择的是前者,这也说明对于当下的经济形势并不十分担忧。但不排除下半年人民币会适度贬值,因为维持稳定需要很高的代价,中国相对许多新兴市场的货币仍是升值。
按照中央的部署,今年上半年改革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分解四中全会所设定的目标,大力推进依法治国。但从改革实际情况来看,并不乐观,尤其是各种“并不法治”的个案让社会失去对法治的信心。
今年上半年,司法改革延续去年的方案进行。但是却突然抛出了立案登记制改革,并迅速推进实施。这对许多法院形成了切实的冲击,因为本来就人力紧张,而现在案件大增,人少案多的矛盾进一步加剧,法院承受了极大的改革压力。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案件的现象大幅减少,这对独立审判大大有利。
上半年,还有许多改革涉及党的建设及从严治党,深改组的多次会议涉及,但效果还有待进一步显现。
上半年的改革仍是在局部领域深度展开,如果在军事安全领域的政治权力重塑能较快取得明显进展,那么不排除下半年在军事领域的改革会加速。国资改革的方案也几度修改,至今仍未发布。
虽然在上半年的深改组会议审议了诸如足球改革的方案,让外界以为深改组事无巨细都在关心,但并不能排除下半年仍会有类似于去年43号文的重大改革举措出台。
本文首发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