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TPP的争论,持续了数日。有人说对中国影响非常严重,有人说不严重,也有人说我们已经签了很多自贸协定,不用那么担心。各种观点莫衷一是。但大多数讨论都是从战略的高度去谈对中国的影响,而忽略了具体问题,就如讨论一带一路抛弃国别研究,而仅谈大战略,总归是空洞的很。

①TPP是一个全新的规则,不要拿诸如RECP,以及诸如中韩、中澳自贸区等去做对比。作个并不恰当的比喻,过去的贸易规则大多只能约束相互的皮表问题,比如原产地、比如保税区等等,大多是一些直接与贸易产品相关,或者与海关监管有关的规则,但是管不了对方国家的内部市场环境、市场制度。

TPP不同,TPP不仅仅升级了对过去皮表层的约束,而且要钻到对方国家的肚子里,管到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比如劳工标准、比如环境标准、比如竞争中立原则等等,这是一个国家基本经济制度。从某种意义上,这已经不是一个贸易规则了,而是一个经济联盟的概念,许多重要的经济管理权限要让渡出去,形成共同的标准。

从这个意义上看,TPP的冲击波当然十分厉害,甚至不能用当下的各种贸易数据来说明它的重要或不重要,因为这是一款全新的产品。

②中国过去三十多年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其中的规则,比如低人权优势的劳工待遇问题、比如环境污染问题,比如国企垄断问题、比如产业补贴问题,还比如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的问题。

现在许多人说TPP就是不带中国玩,是遏制中国的阴谋。然后又有很多人出来骂,说这是阴谋论。但是与说其是阴谋不如是阳谋,因为协议就要公开了。但中国官方似乎从一开始主流观念就觉得这是个遏制中国的阴谋,然后在这个前提下讨论问题。这样讨论没有出路。

③中国对TPP的观念直到近年才有转变,于是就搞了一个上海自贸区。上海自贸区的“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的模式其实就是在适应这种转变。TPP既然不可避免,那么就只好自己主动改革,这其实已经是一种倒逼。上个月,于是又进一步宣布确定了负面清单推向全国的时间表。

中国国内的管理规则往TPP靠拢势在必行,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这类改革。但是难题太多了,每个都涉及巨大的利益分配或是利益集团问题。比如上个月公布的国资改革文件,一方面试图强化市场的作用,管资本而不直接管企业,另一方面却又要加强党管,分裂得很。到底怎样改,似乎仍在迷局之中。但是如果真以竞争中立的原则来改革,国企及国资委受得了吗?可是不改,低效的国企不死,反而凭着各种垄断优势攻城略地,中国经济还有希望吗?

④上个月,习近平访问美国,BIT协议首次受到如此热烈的关注。其原因就在于这是最接近TPP的协议,其基本的精神和原则,比如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和TPP较为一致。如果中美在BIT上能谈成,那么中国离TPP也就不远了。

可是,这次舆论却在瞎起哄一样唱高调,诸如“有望达成”等等,吊足了胃口最后失望而归。其实第一轮负面清单出牌后,互相都很不满意。第二轮负面清单交换才在访问前不到一个月内提交,这个环节还没有讨论好,BIT怎么可能达成呢?简直天荒夜谈。笔者这句话这并非马后炮,而是习出发前就认为并成文。笔者本以为可能会就负面清单达成一些原则性的共识,但结果连这个也没有。

⑤TPP还要提交各国审议,离实施还有一段时间。国内也有不少学者在做测算,比如加入之后中国的国民福利会损失,也有人测算,不加入中国的GDP要损失多少。其实,目前并无细节协议,只是有一些老版本中的原则性的内容,如何测算?商务部说会做系统的评估,这是科学的态度。对中国各个产业的影响,在关税上可以让步的空间,在制度改革上可能的难度和时间,以及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影响,这些都需要更加科学的评估,然后再拿出应对办法。

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提出了总原则,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既然如此,应该就与TPP的基本精神相距不远。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