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胡温十年执政任期内,从2004年开始,发改委的年度改革文件几乎年年都提价格改革,有时甚至被排在当年改革事项的第一位,但是一直没有大力推进。原因很简单,好不容易有了坚强的改革决心,却遇上了CPI上行,于是只好延缓。

从改革历程中也可以看出,价格改革背后其实隐藏着诡异的逻辑——涨价,但1980年代价格闯关的教训不能忘记。价格是市场供需和结构的反映,仅仅改价格远远不够。

①价格改革的逻辑有很多种,笔者大致上也是赞同。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就是因为水、电、气等基础资源的价格太低了,不仅仅导致了严重的资源浪费问题,而且导致了中国经济经济发展一直停留在粗放的状态。如果这些资源的价格提起来,让那些粗加工等劳动密集型、资源污染型的企业没法活,因此能促进经济转型。

“环保+经济转型”两大理由足以让这项改革以十分正当的理由推进,而且还带上了”市场化“的帽子,导致似乎不涨价都是不正义的。但是,这个改革逻辑隐藏了一个诡异的前提——现在的价格太低了。

因此,改革就是涨价。可以断定,价格改革之后必定会引发一些领域的涨价潮。

②现在这项改革似乎有足够的条件,甚至可以说是天时地利——虽然货币宽松,但是CPI一直低位。大宗商品连环暴跌、工业产品出厂价格罕见地长时间为负,这意味着,改革不用担心推高物价,相比于之前设定的3.5%左右的物价水平,现在只有一半左右。

③而且,还有一股力量在推动价格改革,也就是地方政府和参与了相关项目PPP的投资主体。民营机构之所以不愿意投资公共事业,因为回报率低、周期长,因此PPP虽然官方力推,民间声响不大。

现在好,尚方宝剑拿到了,价格由市场决定,民间资本的积极性自然也会提高,因为获得稳定回报的预期提高了。

④但是1980年代末期的价格闯关可能是遥远的记忆,但其实价格改革并没有完结,现在管制的价格其实个个都是难啃的骨头,搞不好同样会地动山摇。以今天发布的文件第一条为例,农产品价格。文件提出,农产品的价格主要由市场决定,如果这个市场是国际市场的话,那么中国农业可能瞬间完蛋,因为内外价差太大太大了,有些品种的价格超过了国外同类产品的配额外加高额关税的价格。

文件提出了保护稻谷和小麦,但玉米、棉花和大豆要改革,其他内外价差大的行业,可以预测——会面临一场血雨腥风的挑战。广西的糖业目前也正在发生这样的情况。

⑤这份文件提出了宏伟的改革目标,涵盖了农产品、能源、环境服务、医疗服务、交通运输、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价格。但是这些改革领域应当不是涨价,有些应该降价,因为大宗商品跌的太厉害了,不降价没有道理。比如天然气,已有传言说非居民的价格会大幅下调。

⑥对于发展极不均衡的中国而言,价格问题确实十分复杂,绝非一篇快评小文可以说清楚,但是地区差异不可忽视。这涉及到资源的产权和地方的权限。比如,有些地区一些资源非常丰富,但当地居民却不得不忍受比稀缺地区更高的价格,这叫当地居民作何感想?

⑦更重要的问题是,改革必须更深入。1980年代末价格闯关失败的教训仍值得铭记,改革在1990年代初一度停滞。厉以宁带领的团队在1991年出版了一本书《走向繁荣的战略选择》,现任总理也是作者之一。这本书对价格改革进行的反思,因为没有产权改革为基础,企业自主经营的机制都没有建立,价格如何形成?因此,这本书提出了新的战略,也就要先进行产权改革,产权清楚了才可以交易,交易才能形成价格。

而且这个教训仍值得铭记,虽然产权改革轰轰烈烈地走过了1990年代,但是基础行业的经营机制、经营格局仍是高度行政垄断,全国有全国的垄断、地方有地方的垄断,在一个市场准入没有放开、市场主体的进入资格没有充分地民营化和市场化,这样一个市场下放开价格会是什么?那当然只有一个结果:涨价。

⑧涨价会利好一些股票,你们去寻找吧,对冲一下涨价带来的损失。但是许多人其实只能被动地等待涨价。价格改革,且行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