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十月,五中全会期间传闻的人事变动信息并没有发生,但重大改革的顶层设计仍在不断推出,经济增速下了一个台阶,回落到6的区间。
进入11月份,年终总结和规划来年的氛围会越来越浓。如果11月份人民币顺利纳入SDR,一年的政治和经济走势可以说大致平稳落地。如果不能,则要事先考虑应对人民币汇率再次波动。但重大的改革在年末不会止步,后两个月仍可期待。
政治
这个月在政治领域的最大的关注点在五中全会的召开,外界传言的各种人事变动并未发生。五中全会按照惯例,将排名靠前的候补委员递补为中央委员,对之前已开除党籍的中央委员进行确认。常规操作,平淡无奇。这也恰恰意味,目前的政治主旋律仍然是围绕反腐来进行,因反腐产生空缺,进而涉及到人员递补。但是,随着十九大的临近,政治主旋律的节奏可能会发生变换,人事调动可能在明年会变得更频繁一些。

从流传于网络的中远集团纪委书记的一份语震四座的内部讲话来看,反腐的形势和节奏一点也没有因为高官落马频率降低而有变化,相反,“十八大后仍不收手”的这类反腐正在成为一种高于其他任何工作的刚性原则,公款打高尔夫球成为一条红线。上个月王岐山考察征求关于党纪规则的意见,这个月公布了,无论是炒股问题,还是“妄议中央”都引起了较大争议,前者得到澄清,后者则很难道明。

重症用猛药,目前反腐仍处于下猛药的阶段,但副作用同样不小,尤其是对国有企业来说,很难保证纪委扩权不会干预到具体的市场经营行为。中远中海的合并传言许久,受阻原因可能也来自纪委难过。向来以一切工作(包括反腐)服从于经济建设的方针,现在可能已经改变了,其正面和负面作用的深远影响也会继续显现。

巡视组已经进入一行三会和四大国有行,金融反腐可能会成为年末的最大关注点。前期的无论是车丰,还是中信证券相关的案件均未了结,最近私募一哥徐翔又被抓。金融向来和政治密不可分,盘根错节。

IBM愿意向中国开放部分源代码的信息并未得到太多关注,但这意味着中国制定的网络安全领域的规则又获得一个支持,为了巨大的市场,西方的IT巨头在做出妥协。此事,关于要求开放源代码一事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自1980年代末以来,西方普遍对中国高技术出口进行封锁,至今并未有大的改变。针对中国不断高涨的开放高技术产品出口的问题,美国近年创新了军民两用物项的审查办法,但中国方面显然不满足于此。

最近,习近平访英之后,德国、法国领导接踵而至,中国和欧洲在高技术领域的合作很可能会提前打破僵局。十三五规划建议稿再次着重强调创新的重要作用,但创新有赖于科技实力的强大,这是十三五必须要啃下来的骨头,重大技术突破要以十年计,如果十三五能在诸多关键领域有所突破,将会为再下一个五年的中国经济积蓄雄厚的力量。

在国际领域,俄罗斯对叙利亚的空袭、美国派遣特种作战部队进入与叙利亚,中东是大国博弈的火山口,而ISIS是大国和地区各种利益交织的脓包。相比之下,中美之间虽然出现了美国军舰驶近中国岛礁,但是并未影响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访华,加之即将到来的习近平访问越南、新加坡,南海问题虽不指望可能就此平静,但是不排除11月会有一些新的突破。

在社会领域,新疆的形势仍不太平,煤矿发生的事件是个警示。其中最为担忧的是暴恐活动在内地由冷兵器向爆炸物的转变,强化对爆炸物品的管理看样子势在必行,而习近平访美期间,中美也同意在这一领域加强合作。

经济
中国经济增速在第三季度如期破7,这是意料之中的重要事件,未来也许会短暂地重回7,但中国经济增速回落到7以下是未来的常态。
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在继续加大,中国经济中的煤炭、石油化工和有色金属等基础产业因为大宗商品的暴跌,基本已掉进泥潭,而拉动中国增长的支柱产业房地产和汽车产业,正处于微弱的增幅之中,虽然还有调控空间,但由微弱增长变为负增长可能也是必然。
虽然在10月份,中国的社会融资的数据出现了改观,其原因很可能是专项金融债的定向支持(国开基金提供1.2%的利率的长期融资是其中一种模式)和发改委大力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贷款所致。但这总算意味着经济增长有些积极消息了,贷款出去了,投资会增加,从这个层面说来说,可能在四季度或明年二季度经济会有所企稳,但这也是短暂的。
在资产荒的背景下,公司债异常火爆,这也引发了对其风险的广泛担忧,尤其是放大杠杆的投资者。目前流动性充裕,货币政策仍在继续宽松,而且预期仍不会停止,那么气球仍可以继续吹一阵。
外汇市场的虽然不时企稳,人民币走强,且离岸市场甚至高于在岸市场,但是这同样付出了巨大代价。这个月公布的9月份的数据证实了市场的猜测,即商业银行在外汇市场上帮央行维稳人民币。汇改之初,海外的担忧过于激烈,维稳或情有可原,但不应是常态。

金融市场的改革还在急速推进,以奔向SDR的怀抱。如果果真能够在11月份实现,对人民币国际化应是大大的利好,而国外央行进入中国债券市场正变得越来越便利,人民币实现资本项可兑换和市场定价后,中国也会分食由其他主要货币大国占据的货币输出的红利。

这个月,央行也第一次在海外(伦敦)发行了央票,获得数倍超额认购。一直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研究的人民大学副校长陈雨露也进入了央行的高层,奔向SDR的路看样子很乐观。但是,如果万一这次还不行,人民币会否面临一段急速贬值的阶段?需提前做好应对。

TPP在这个月初达成协议(上个月的分析已提及),国内舆论一改十五年前加入世贸担心狼来的忧虑心情,而转变为担心狼不来被孤立的心境,十五年斗转星移,世事变幻。国内不少经济界的意见领袖认为,中国的各类自贸区及RECP可以对冲TPP的影响,其实TPP是一种全新的贸易规则,可以看作一种渗透到一国内部的经济联盟,而不仅仅是降低关税那么简单。
改革
继上个月先后推出国资、生态和科技体制的三大改革顶层设计之后,这个与的重大改革同样不少。其中最重要的改革是五中全会所通过的取消对二孩的生育限制,这主要是从经济而非社会角度出发的改革,因为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这些年不断地减少,老龄化社会正在到来,这会影响到经济竞争力。但是,生育率一旦降低之后,并非一个政策调整之后就能恢复,政策效果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

其次是上海自贸区的金改方案,其朝向是资本的双向自由流动,实现资本项开放。在人民币寻求加入SDR和汇率改革的背景下,资本项开放的领域任何方面都值得关注,今年已经小步快走进行了许多改革,包括前段放开对境外融资的审批。

而今的改革涉及诸多在自贸区账户下的资本项开放的细节。其中还包括QDII2(个人对外直接投资),这项改革讨论多年,温州金改也试图朝这个方向走,但没有实现。如果改革得以推进,赴海外购房、投资会更加便利,但这会加剧资本外流的步伐,如果恰逢市场看空人民币气氛较浓的时候推出,可能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久拖不决的价格改革,这个月也出了改革方案,改革顺应了主流的市场呼声,要求放开价格管制,让市场决定价格,那么是基础性的行业和领域。可问题是,这些行业大多数是垄断行业,如果不先放开行业进入的管制,让竞争者多起来,那么在垄断的背景下放开价格,结果只可能是一边倒地涨价。但对地方政府推动PPP是利好。

军事改革虽然目前仍未发布任何方案,但在建立一体化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看样子势在必行,改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