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只要没有风来,华北大地就被雾霾锁城。这正如中国当前整体的政经形势,政治基本稳定,经济迅速下滑,风险在积聚,气氛沉闷压抑,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改革来打破这种雾霾锁住的情势,未来前景不乐观。

按照往年的惯例,11月份接近年底,各种政经形势趋于平静,重心在对全年工作进行总结并规划来年。但今年则不一样,一来从习马会、军事改革到人民币纳入SDR,政经大事接连不断;二来今年恰逢十三五规划之年,各种新的改革和规划思路在这个月已得到较充分的披露,这都会对未来产生深远影响。

政治

这个月政治领域的最大事件发生在月初,不在大陆内部,而是在两岸之间。台湾当局正面临政党轮替,未来两岸关系前景不容乐观。但是恰在这时却传出了习马会的消息,前期两岸的消息都密不透风。

这是自内战前两党在重庆会谈以来又一次历史性的会面,斗转星移七十载,双边力量几经变幻,而今和70年前那次比力量对比正好发生了逆转。两岸关系走到今天十分不易,在经济领域已高度融合,但是政治和安全领域则进展缓慢,此次会谈涉及了一些敏感问题,如飞弹瞄准的问题、如演习假想敌的问题等。

这次会谈决定建立两岸紧急联络热线以及事后披露的双方互换谍报人员,在这些方面有明显进展。而且也有消息传出,大陆散户今后可买台湾股票,说明经济领域还在加深融合。国共两党正在抓住国民党这轮执政的最后机会,试图取得更多的成果,为两岸未来的和平和繁荣而努力。

另一项政治领域的重大事件是军事改革,在阅兵之前的8月底就流传出消息,笔者每个月都在月度分析中更新进展,这个月关于军事改革的内容官方终于公开发布消息。改革的方向其实早已确定,也讨论多年,但不反腐改革难以推进。这项改革会对中国军事体制变革会产生深远影响,模仿美国的军政、军令分开的体系,中国也建立自己的战区体系,强化多兵种联合作战,减少指挥层级,提高机动性,强化军纪委的独立性。未来四大战区将成为新的权力中枢。

军事领域的改革还要尤其关注军民融合未来进一步的改革,设立更高层级、更普遍的领导机构,促进军民在核心高端技术领域突破,这个领域还会有大动作。

国际领域的政治走势这个月也波云诡异。上个月分析中提到了俄罗斯加大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力度,而今在巴黎恐怖袭击之后,土耳其击落俄罗斯军机事件正在不断发酵,俄罗斯则趁机扩展在土耳其的势力,同时也揭开了土耳其对ISIS暗中支持的面纱。

巴黎恐怖袭击对法国,乃至整个欧盟地区的安全体系构成了严峻的考验,而且对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政治走势也会产生深远影响。这起事件也引起了国内对于穆斯林问题的热烈讨论和激烈争论。世界如何面对文明的冲突,这是个现实问题。

在中国,因为反恐力量的加强,新疆发生的一起严重的袭警,然后假冒警察抢夺煤矿爆炸物的案件被破获,笔者曾在该事件发生当月的分析中提到加强对爆炸物的管理问题,这仍是未来的重点。公安部门也正在强化涉恐情报系统的管理,将之作为最重要的手段,这是正确的方向。

基于对经济衰退的担忧,一些学者已经警示中国的失业风险,虽然官方回应认为没有道理。但是结合最近热议的化解产能等问题,明年失业率上升应是大概率事件。

经济

对于下行中的中国经济来说,一句英文谚语是最好的写照: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前几年,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所有央行几乎无一例外地实行了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由此带来了虚假的旺盛需求和暴涨的大宗商品。现在好了,美元将要加息,潮水将要褪去,大宗商品连连,至年终仍未有止步的迹象。

中国的一些钢铁、有色金属企业、能源上游企业,试图主动减产,以应对日益严峻的产能过剩和价格暴跌,但是行业整体来看并无进展,相反很好严重过剩领域的总产量还在增长。这个月经济政策领域的最大变化是,过去一直不上台面的产能过剩问题再次成为焦点,从刘鹤广东考察、习近平在十三五规划说明到对供给侧调控的解读,决策层的脉络逐渐清晰。但是国务院层面很少关心产能过剩脓包,一直在增量和热点概念上迎合做文章,谁来捅破这个脓包?谁来承担后期的各种风险?这既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目前仍未看到强有力的方案和可行性。改革需要面对难题迎难而上,但是又不能过度行政干预,这是一项高难度的动作。

房地产曾是去年全年关注的高频度主题,今年的930新政之后,一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回暖,但是三四线却依然深陷泥潭,可能明年困难还会更大。这种分化的局面意味着,中央政府层面的各种政策可能会失效,因为任何为化解库存而努力的全国政策最后的结果不过是继续推高一线城市的泡沫,却对三四线城市产生不了影响,政策效果被扭曲。

资本市场好不容易在这个月短暂出现了各种慢牛的期待和沪深,成交也再度活跃,但是在各种去杠杆、调查证券公司和IPO重启的多重利空压力下,暴跌再次重现。而且,从中期来看,大金融监管改革会强化事中事后的监管,巡视组进驻一行三会的问题会触发市场更多的黑天鹅风险,美元加息在即,经济增速继续下行,能提振市场人气的好消息难寻,唯独货币宽松之药迟早会到来。

改革

人民币纳入SDR篮子未料到会引起舆论界这么高的关注,各种极端乐观的言论充斥于市场,有些可以说是无知。但官方乐于看到对其成就的宣传。

人民币纳入SDR是IMF对这一年来小步快跑的金融改革的认可。这就好比一个家电企业的产品终于可以放进沃尔玛大卖场去卖,但入了大卖场却不一定销量好,甚至可能一台也卖不出去。人民币也是如此,纳入并不必然带来海外对人民币储备的增加。但人民币纳入SDR对增强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声誉大大有好处,并会对其他国家增加人民币资产储备产生正面影响。

对于人民币贬值的担忧已变成共识,因为美元加息,中国经济放缓,但这与SDR也没有直接关系,如果有的话也许就是纳入SDR后,央妈在干预市场上可能会谨慎一些,但目前不干预是不可能的。易纲在关于SDR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到了,清洁浮动(自由浮动)是目标。真正需要关心的仍是在上月分析的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这里面涉及资本项的开放问题,目前看来明年10月1日之前,这项改革肯定还有大动作。人民对人民币的信心几何?放开了才是真正接受考验的时候,只是暂时也不指望会完全放开。

在今年以来,各种顶层设计发布文件之后,这个月各种配套文件仍像母鸡下蛋一样,不断地发布,如国资改革、如电力改革等等。这些配套的改革文件含金量更高,影响更为直接,需要更细致的专门分析。明年上半年定会保持这一趋势,即配套文件接连落地。

另外一项这个月突然冒起的改革需要特别关注,即大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在许多公众场合被简化为一行三会是否合并的问题,这其实掩盖了改革的真问题。习近平在对十三五规划说明中提了需要统筹监管的三个方面,都是针对具体的问题,如系统性重要机构和金控公司、清算支付等基础设施及统计监测系统。

大部制改革历经多年讨论,并无什么进展,职能交叉、重复建设在金融领域也十分明显,债券市场是个典型,需要下大力气改革。但无论怎么改、怎么合,对市场进行专业的监管,保持监管的独立性以及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的大方向是共识,证监会不是纸老虎,已加大力度调查各类市案件,未来注册制开启,监管力度不会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