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的寒潮正在席卷大半个中国,本来温暖湿润的南方也白雪飘飘,寒冷异常。

临近春节,中央部委忙着召开工作会议,地方正在纷纷召开两会。但是,中国的政经形势并未因为这个总结规划月而平静下来,相反变化之迅速令人目不暇接,政经领域皆是如此。

政治

在政治领域这个月最大的事件莫过于台湾大选,民进党毫无意外地执政。虽然大选之后,蔡英文也对两岸关系进行了温和的表态,但是未来台海形势虽不一定会出大问题,但定不会有过去那般良好。

大选之前,突然发酵的周子瑜事件令外界猝不及防,一位16岁的歌星因为在韩国挥舞青天白日旗而被迫公开道歉,这激起了岛内的统派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态。大选之后的“帝吧”事件再次让外界惊奇。这两起事件反映,在官方关系之外,民间更需要充分的沟通了解。

同样,香港的铜锣湾书店事件也逐渐发酵成为焦点事件,香港特首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态,至今事态未见收场。目前背后到底为何仍存疑,不排除涉及更高层的政治。如何处理中国的各个政治特区和大陆之间的关系,确实需要新思维。

在内地,多则人事传言在外媒的加持下,传播甚广,但目前看来似乎仍是空穴来风。短命的股市熔断制度死去之后,对证监会主席肖钢的传言又一次热闹起来。同样长期受调动传言困扰的是重庆市长黄奇帆,其对经济的言谈赢得了网民的喜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明星市长,重庆近年的经济增速也稳居全国第一。但是在民间出风头也许恰恰是官场之大忌。

西部大省四川省前省长魏宏失联的消息在民间传了半个月,最后的回应却显得很特别,“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反省思过。”一个在任正省级干部,既是严重违纪,却未提及违法犯罪,也未提及处理决定,前所未有。过去查处省级干部大多是副职或退居二线,自周本顺之后开始涉及在任正职,魏宏是第二位,但却不清不楚。试问,在此场景之下,其他在任省级干部会作何感想?

近年来,西部重庆和成都竞争态势不减,两地的政治都出现了一些明显的不稳定,重庆是薄案,而四川受周案牵连。外界将魏宏解读为周案余波显然有误,魏宏是接任的当时意欲担任省长却突然落马的中央候补委员李春城位置而突击上任的,应是新的线条。相比之下,重庆经历薄案之后基本稳定下来,在黄奇帆治理下经济高速增长,而且获得了中新新一轮合作的契机。

春节前,中央领导下地方调研慰问是常态,李克强去了山西视察煤矿,并对产能过剩问题发声。这是重大的政策转变,过去李克强很少对存量问题发表意见,而是在增量上做文章,从城镇化到推动“双创”皆是如此。但是在去年9月份开始提到僵尸企业的问题,尔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提出供给侧改革的方向之后,中央政府开始重视这一难题。

很明显,这场战役由李克强挂帅,将会延续2016年全年,但难度很大,目前操作手法仍不明确。随着供给侧改革力度加大,一些过剩产能行业已陆续停产、裁员,这对2016年的就业定会带来负面影响。

去年年初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反恐法今年正式开始实施,印尼等地的恐怖活动显示,全球及亚洲地区的极端势力进入了新的活跃阶段,中国不可不防。

这个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了一次专题询问会,人大常委对政府部委负责人提问,这项制度自2010年启动的制度,每年举办若干次,但并未有进一步强化的迹象。中国当下的改革中需要更多地发挥人大的作用和民众的参与。

宪法宣誓制度自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这是可喜的变化,尊重宪法不仅仅是制度问题,也是文化问题,需要从点滴培养。

在外部环境上,朝鲜宣称的氢弹爆炸再一次让中国国内震惊,一个封闭小国的在离中国人口密集区只有上百公里的地方进行核试验,中国的表态虽然强调半岛无核化立场,但仍然一贯的温和。

中国政策界似乎对之前错失的机会而感到惋惜,对当前的局面觉得无可奈何,进而默认朝鲜迟早会拥核。可是,朝鲜在家门口玩火不应当是中国的核心安全利益吗?即使官方渠道走不动,在民法中,如果邻居后起的房子挡住了阳光还有采光权的问题,那么朝鲜给中国人造的地震造成的损失难道不应该民间索赔吗?

这次事件之后,韩国总统朴槿惠首次就萨德系统表态,考虑引进。这对东北亚的安全形势并不是什么好事,韩国借势推进,中国无可奈何。联合国安理会的协议还在多方讨论中,会有什么结果吗?目前估计也难,静待美国大选吧。朝核问题不仅仅是双边和地区问题,也是全球问题,在中美关系风险因素一直排在第一位。

经济

无论是股市、外汇市场,大宗商品市场,新年以来全球又出现了新一轮的震荡,中国的下跌有自身的原因,但也部分国际因素有关,上证综指在3000点以下徘徊,人民币则在6.56附近徘徊,布伦特石油跌到30美元/桶。同时,香港市场也再次出现“股汇双杀”,让人浮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场景,如若逼近联系汇率的底线,香港金管局就要出手。动荡的金融市场进一步带动了对经济前景的悲观预期,开年不利。

这种震荡由何而生,分析起来需要更长的篇幅。但不容忽视的新特点是,各种市场之间的共振现象越来越明显,股市、汇市、大宗商品互相影响,交错关联,内外联动,跨市场风险联动需要高度警惕。

对于中国而言,外汇市场仍在激战,索罗斯放出话做空美国股市和亚洲货币,而新华社则说做空必遭损失且受法律制裁。对离岸人民币缴纳存准的政策目前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人民币的下跌。

但是,这个月披露的,去年最后一个月外汇储备下降了1079亿美元的消息仍让市场震惊,虽然衰退型顺差还在继续,但一个月就有上千亿美元的外储减少,中国纵然有三万亿又如何?资本外流和居民的信心、经济的走势、美元加息等息息相关,虽然目前看汇率仍无大碍。但长期来看则取决于中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能否取得成功。

这个月最值得关注的央行的新逻辑。近年来央行创设了许多新的宏观调控工具,并且试图建立和完善利率走廊机制,将数量型调控转向价格型调控。这一转变仍在进行。

而今“新逻辑”主要是指内部的货币政策越来越受制于外部汇率政策的影响,从央行的一次流动性座谈会上的行长助理张晓慧的讲话可以看出,之所以迟迟未降准主要就是考虑汇率的因素,因为降准的政策信号意味太强,降准之后怕汇率继续承压。因此,央行不断地通过逆回购操作释放流动性,其量级其实与小幅降准无异。

在外汇市场干预也呈现新的逻辑,目标不再是让人民币对美元的稳定,而是变为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基本稳定,也就是保持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基本稳定,并且减少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的利差。

这两重新逻辑都值得高度关注,逻辑变了,对于未来政策的分析也要改变。

这个月,国家统计局还发布了去年全年度的经济数据,毫无意外地是6.9%,四季度增速比三季度又下降了0.1个百分点。目前,这个月上半月银行系统的贷款已经达到1.7万亿,远远超过去年1月全月的水平,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分析,可能的原因包括美元贷款转人民币,平台贷款和按揭贷款增长较快。

去年全国贷款11万亿,而今半月1.7万亿,央妈接下来会收紧贷款吗?这对中国经济增速又会产生哪些影响。但无论如何,2016年一季度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应无疑问。

在经济下滑期,信用收缩,风险交织,改革的难度也会加大,如何在困境中防范风险却不失进取地推进改革,这需要高超的技艺。

改革

这个月最大的改革只有一项——军事改革。军事改革在去年大阅兵前传出消息,但直到11月份官方才正式发布消息。这场全方位的军事变革拉开了序幕,而今正在逐步落实。

去年12月31日,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正式成立,其中战略支援部队是新成立的军种,是继陆、海、空和火箭军之后的第五大军种,主要负责技侦、电子和网络战等。

《人民日报》在解读战略支援部队时以美军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的作战行动举例称,海报突击队背后是庞大的系统在支撑,“这种小规模行动、大体系支撑的作战样式,充分展示了现代作战的制胜机理。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已成为现代战争的基本特点。”可以预期,2016年军改都是一条主线,陆续会有更多的改革推出。

另外,中国共产党20年来首度修订了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明确了地方常委会和全会的权限,取消了书记办公会,改为书记专题会。这意味着地方层面的改革推进一步,有制度按制度办事总比没有制度好。但是,有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目前却还没有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