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于3月21日在北京闭幕。这一每年在全国两会之后举办的平台,已经成为向全球企业界传递经济政策走向的最重要平台之一。对于判断一整年的经济及改革政策走势,每年都具有风向标意义。

从参会的构成也可以看出这一论坛的重要性,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吸引了全球86家著名跨国公司和62家中国顶尖企业主要负责人,以及60名中国部级官员,包括世行、IMF、OECD、亚开行、亚投行等诸多国际组织负责人、著名经济学家参与。

在2016年初的冬季达沃斯经济论坛上,中国议题已成为关注焦点之一。2015年,中国的股市出现异常波动,尔后8·11汇率改革又使得海外对中国市场过度反应,一段时期形成了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与此同时,全球大宗商品暴跌、金融市场动荡,经济低迷。在如此形势下,如何看待中国经济走向,尤其是新五年计划下的中国经济走向,成为本次论坛的核心议题。

3月20日,论坛的开幕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作了一个多小时的长篇讲话,对中国在过去一年和“十二五”时期取得的成就、对未来一年和五年的发展规划,进行了全面阐述。虽然整体上看,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是近期有回暖向好的迹象,张高丽列举用电量、就业率、固定资产投资等主要经济指标后说,“一季度经济能够实现开门红。”

这一判断也在本届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有诸多体现,除张高丽讲话外,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对今年外贸形势也作出了判断,“3月份会有比较大的回升。”同时,他还指出,虽然今年中国外贸没有制定量化的增长目标,但是有“回稳向好”的定性目标,他对实现这一目标有信心。虽然今年1、2月份的许多经济指标仍不乐观,比如,工业增加值增速创下5.4%的新低,制造业和服务业PMI都创新低,但是一二月因春节因素,企业生产和基建项目都会受到明显影响。近期,房地产销售回暖带动房地产开发投资企稳,且1月份银行信贷超过2万亿,这些都对一季度的经济增长形成有利的支撑因素。

此外,人民币汇率近期也逐渐走稳。去年,市场上对于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较为强烈,而受制于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影响,国内的货币政策受到制约,市场期待的降准迟迟没有到来。但是,今年美联储的降息预期大幅降低之后,人民币贬值预期也逐渐减弱。继两会记者会之后,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对人民币汇率情况进行了解释,“对中国整体经济和改革发展的判断、以及对中国汇率水平的判断回归理性后,就会恢复正常。现在看来,这个数据(指外汇储备降幅)非常明显的有所减缓。”

与中国经济短期向好的趋势相比,全球经济则仍然身陷泥潭,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发言称,IMF把全球经济目前的状态称为“新中庸”,而他称之为“病态”。他认为,主要原因是全球总需求短缺。世界银行副行长英卓华则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言中分析了全球经济下行的原因,她称人口老龄化加剧和劳动人口下降、生产效率下降以及全球变暖、厄尔尼诺现象、地缘政治冲突都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许多商界人士则对美国和欧洲的政治形势表示担忧,例如美国大选的情况,如果特朗普当选,会否对全球贸易更加不利;又如英国脱欧公投若被通过,对英国及欧洲经济都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难民问题也对欧洲政治和社会结构带来新的挑战。虽然中国经济短期向好,但是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仍然预示着风险所在,中国亦需要未雨绸缪。

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形势下,作为最具代表性的国际经济合作平台,G20被寄予了厚望,这也是本届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焦点议题之一。对于目前一些发达经济体采取的量化宽松或负利率政策,不少经济学家并不看好,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已越来越低,负利率政策很难起到效果。

因此,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得到更广泛的关注。在“展望G20中国峰会”的分论坛上,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央行副行长易纲出席并发言,阐述G20的目标,介绍目前工作进展。

在3月21日的午餐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表示,“目前峰会的筹备工作很顺利,在稳步有序地推进,中方愿意以开放、透明、公开、高效的这种风格与国际社会,特别是与G20各成员国,与在座的企业家、学者密切地合作,努力使这次峰会取得成功,为世界经济作出贡献。”

显然,还有不到半年时间将会在杭州举行的峰会,将会成为全球焦点。如何协调差异如此之大的20个国家达成共同目标,并采取行动推动经济增长,这对中国和世界都是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