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大地,乍暖还寒。

遥想去年此时,恍如隔世。去年2、3月间,反腐还在向高潮迈进,郭伯雄的儿子郭正纲的案件刚刚公布,内地城市的暴恐事件也未消散。

经济上,欧央行刚刚启动量宽政策,中国央行则刚走出“微刺激”的争论连续降准降息,地方债置换改革尚未正式开始。

而今,一年过去,政经形势变化可谓巨大。反腐高潮似已过去却未停止,政治领域的变化正在呈现新的特征;海外恐怖势力仍在兴风作浪,但中国的暴恐事件向内地蔓延势头基本被遏制。

全球货币政策分化已正式确立,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已迈过千山万水。实体经济虽有短期乐观,但仍处继续下行的通道,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都遭受挑战。

综合来看,这两个月,政治形势稳定,但社会舆情变化较大。实体经济出现了一些积极的信号,但仍存隐忧。改革遇到了一定的挑战,但并未影响到根本方向。

 政治

近期,一些省份的主要领导年龄到点退休,一些新人迅速补位。最近替换的是河南和陕西,前任书记都已年龄到点。

之前替换的有辽宁、云南、安徽等地省级正职,未来北京和江苏等地可能还会继续有变化。以2017年十九大召开为时间节点,更多的省部正职领导超过65岁,会有更多变动。

随着明年十九大的临近,对于今年的政治走势分析,最近几年轮换中的新星可能是关注的焦点。

回到这两个月的主题,在社会舆情上,在一系列事件的推动下,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从央视春晚、习近平视察三大主流媒体,再到任志强微博事件、各种歌颂领导的歌曲被广泛传播,舆情态势在一度剑拔弩张,然后又突然微妙地掉头。其间,习近平在两会民建、工商联组会上针对非公有制经济发表讲话,重申“三个没有变”。

之后,中国最年轻的省长陆昊的发言失误引起煤矿工人的反弹,但之后迅速承认讲话不当,进行安抚。之后则是疫苗问题引起的短暂舆情爆发。

中央巡视组进入中宣部也引起了外界解读,而无界传媒发生的一些事件仍未了结。

台湾大选之后,新当选的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迟迟未就九二共识表态,大陆则与冈比亚建交,打破过去保持默契的外交休兵的状态,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如果民进党迟迟不就九二共识表态,未来关系可能会更僵。

朝核问题的舆情从年初开始发酵,但发生了逆转,中美合作迅速达成了制裁协议,这是一个进步,中国的外交政策没有被朝鲜绑架。陆地上的缓冲地带意义早就不大。不过,萨德系统可能还是会在韩国部署。

布鲁塞尔的爆炸是欧洲继巴黎恐袭之后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其将引起欧盟内部及欧洲各国国内政治力量的变化,欧盟的边境管理政策面临调整,而欧洲的右翼力量可能会加速崛起,其影响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显现。

从中期来看,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可能当选都正在引起欧美精英阶层的广泛欧美精英阶层的普遍担忧,一旦英国脱欧成功或特朗普当选,对欧洲及全球政治、经济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经济

这两个月,经济领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去年确定的今年重点工作都遇到了一些困难。

“去杠杆”政策本来是要降低杠杆,但是从一月份人民贷款达到2.51万亿,企业的杠杆率仍在飙升。虽然中国的居民和政府杠杆率仍不高,但房地产领域却出现了首付杠杆再加杠杆的炒房模式,风险极大。改革推进遇到新的难题。去杠杆需要更加具有针对性的政策,至少不允许企业杠杆率再度出现飙升的情况。中国的总体负债水平之高已引起了广泛的担忧。

中国化解杠杆率过高的困境,需要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可资本市场恨铁不成钢。熔断制度取消后,市场人气再度降至冰点,刘士余上任之后,股市情绪开始短期回暖,但目前小幅反弹已结束,进入了新的调整阶段。注册制被推迟,战新版被取消,资本市场的改革面临再出发。

“去库存”同样也遭遇挑战,虽然年初的房地产调控并未包括一线城市,但一线城市的房价却出现了一轮飙升。这形成了宏观调控的悖论——该起来的不起来,起不来的照样起不来,去库存仍任重道远。未来,进一步出台针对非一线城市的稳定和鼓励住房消费的政策还会出台,包括进一步降低首付等等。

“去产能”同样也遇到了难题。按照人社部的预估,大约有180万职工需要分流安置。虽然短期来看,遇到事件可以给这些工人补发工资,但长远来看仍骑虎难下。目前,对于“去产能”的政策仍是强调兼并和重整,但沉重的僵尸企业可能会把重整主体都吞噬了,最后还不得不一起破产清算。

不过好消息是,在美元加息预期降低之后,人民币近期企稳。对于小川而言,虽然每次讲话都被市场各种解读,最后不得不反复地“辟谣”,但在汇率上,他应可以说是打胜了一仗,去年各种唱空做空人民的声音密集出现,压力巨大,而今至少短期可以喘口气。

更为可贵的是,自2月份的经济数据发布,加上最近的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发布之后,市场对宏观经济正在产生一股微妙的乐观情绪。前有IMF总裁拉加德在越南接受采访时说准备调高中国经济增速预测,再有李克强在博鳌论坛上讲话称中国经济正在出现新的积极变化,后有中金调高2016年增速预期未6.9%。

但是在企业营收未明显增长的情况下,利润却大幅增长,这是何因?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导致石油加工和化工行业利润大幅增长是否可持续?房地产开放投资虽然反弹到3%,但这个微弱的增长可以维持多久?虽然总用电量增长,但是工业用电量仍在继续下降。这些数据不仅仅只有乐观因素,更有隐忧。

另外,2月份CPI已经达到2.3%,3月份猪肉价格再出出现飙升,菜价也普遍上涨,这必然会推高CPI水平,进而影响到货币政策可发挥的空间。

3月份和第一季度的数据下个月将发布,预计GDP增速肯定会低于去年四季度增速,但是不会低得太多,估计在6.7%、6.8%附近。CPI则是另外一个需要关注的焦点数据。

改革

一年之计在于春,2、3月份的主要工作并非改革,而是对改革进行规划。

不过,几项与当前经济工作密切相关的改革正在推进:营改增正在金融、建筑等行业里全面推开。官方的宣传称将减税达到5000亿,但实际情况还有待观察,主要是在税率上调之后,企业如何方便地进行进项税的抵扣。

此外,在税制改革方面,个税的改革方向也已明确。央地财权和事权关系的改革据称方案也已形成并上报,这是重大改革,今年需密切关注。

另外一项重要的改革是债转股,高层频频表态提及,但是目前并未明确的指导文件出台。这个政策需要谨慎使用,否则会给金融系统带来极大拖累。

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办法终于发出,这等于给农民加了一根杠杆。这是一个进步,农民的财产权有了进一步实现的途径,但是里面限制仍非常多,如住房抵押需要另有长期居所等等。

意见还允许对于通过流转渠道获得的经营权进行抵押,这会大大增加经营主体的积极性,但要经营主体不务农业,承包经营权仅仅是为了获得可以融资的抵押物,如果这样,将会导致无穷的问题。

国资改革在这个月看上去也在推进,明确了将推进10项改革试点,但是从这里面似乎还无法看出改革的真正决心,改革的力度也许无法达到市场的期望。

金融监管改革也成为关注的焦点,讨论很多,但具体如何做目前还看不到迹象。监管不力将是近年的持续主题,金融领域如此,实体经济、民生社会领域也是如此,疫苗只不过是又增加了新的案例。

如何转变政府职能,放管结合,做好公平、公正、公开的监管,尤其是事中事后监管,仍是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