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北方的四月正在转暖,但仍忽冷忽热。

这有些像当下的经济和社会形势。正如笔者上个月的分析所预判的,经济增速在继续下行,6.7%创7年来新低。

中国经济增速仍处于长周期的下行通道之中,这个基本判断没有变化。虽然3月份已经出现了回暖的迹象,但这不是反弹。增速会下行,但却在掌控的幅度之中,这至少会是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的基本态势,二季度的经济增速不用太担心。

但是,仅仅关注增速远远不够,更要密切关注各类宏观和市场风险,中国的总负债率不断攀升、债市风险仍在聚集,P2P跑路潮还在蔓延。正如一季度中央政治局会议所提醒的,“市场风险点正在增多”,这句话颇有深意。

除经济领域外,在政治领域和改革方面,一些局部领域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或变化的苗头,需要密切关注。

 

政治

这个月政治领域最显著的变化与宗教有关。3月底就传出消息,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王正伟将不担任该职务,改由蒙古族的巴特尔担任。王在网上被一些人戏称为王阿訇。他的正式任免在4月底宣布,不过仍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在传言和正式宣布之间,一次重要的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类工作会议前两年都是在当年年底召开,今年的地方宗教局长会议也在2月份开过。4月份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显然非同一般。

习近平出席了会议,并发表讲话。他在讲话提到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汲取正反两方面经验制定出来的”,这个提法有深意,说明过去的做法既有经验,也有教训。这次会议显然有纠偏的倾向。

中国的宗教问题,最难的是伊斯兰教问题,这也是全世界的难题。今年来,一些地区泛伊斯兰化的倾向明显。例如,争议颇大的清真食品立法。一些地区甚至清查从汉族地区流入一些民族地区的牛羊肉,认为清真食品必须要由穆斯林或穆斯林地区生产。还有一些地区,从幼儿园开始,小孩就要背诵古兰经。

这次讲话会对中国的宗教工作带来长远的影响。目前全国各地正在学习和落实这次会议精神,进行纠偏。

在社会舆情领域,继上个月在意识形态的剑拔弩张之后,终于出现了一些缓和的迹象。习近平在安徽召开知识分子座谈会,提出对知识分子的批评意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此外,他还在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常上网看看。

近期一些热点事件,如海口拆迁殴打妇女儿童等,官方回应较为迅速。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社会治理能力提升绝不是政府单方面的事,必须要与民众的互动、接受民众监督的过程中实现。

在一些产能过剩严重的地区和行业,工人下岗失业的事件也在增多,但目前没有正式的统计数据。

民进党即将正式上台在台湾地区执政,从上个月大陆与冈比亚建交引起的风波开始,这个月在诈骗犯遣返等问题上再度产生摩擦。而最近人民日报也在喊话,希望蔡英文在520讲话表示认同九二共识,但估计很难。未来,两岸之间的大小摩擦可能还会增多。

在周边,虽然中国今年及时调整了对朝鲜的政策,但是可能为时已晚。上次的分析,笔者也判断,萨德系统还会继续搞。这个月,美国国防部长这个月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发表演讲称,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正在按计划进行,同时强调,这是美韩之间的事情,与中国无关。从长远来看,这对中国国防安全会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针对南海问题的仲裁判决近期可能会下达,南海将面临新一轮的关注热点。中国也在积极应对,针对东南亚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策略。中国对“九段线”的问题仍采取模糊战略,但迟早要进一步清晰,这需要一个过程,由中国和争议方国家一个一个谈。

前日,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在印第安纳州州落败并宣布退出,这意味着特普朗基本上提前获得了共和党的提名,这引起了广泛的担忧,这个大嘴巴真的能当美国总统吗?真不敢想象。

 

经济

一季度的经济增速仍在继续下行,比去年四季度环比再度下行0.1个百分点,至6.7%。

但是许多经济数据仍显示出积极的信号。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房地产,这是影响中国经济的关键角色。因为放松政策和一线的带动,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反弹到6.2%。这甚至一度拉动了国内黑色金属产业在资本市场上的短期疯狂飙升,但这不可能会持续。

一线城市4月份的成交情况已经显示下滑,下一步房地产开发投资一定会回归正轨,从个位数的增速跌到0,甚至为负。虽然房地产放松的空间还有,但这个数据迟早要触底,并带动中国经济筑底。

在一季度数据相对乐观的情绪带动下,去年新财富宏观分析头牌任泽平曾一度喊出“拿着党章往前冲”的口号,认为股市有20%的反弹幅度,鼓励资金入市,但现实给了他一巴掌。相比之下分析师姜超更为冷静。虽然目前有诸多短暂的利好(包括美元加息预期降低的形势下,人民币汇率终于走稳等等),但是无论是中国经济,还是全球经济远未进入平稳的状态。

在4月份的政治局会议分析一季度经济形势时,仍然强调了“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这是一个理性的判断。经济目前是出现了一些微弱改善的迹象,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底部,下半年的形势仍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经济的持续改善仍看不到牢固的基础。

宏观及市场的风险则需要高度关注。中国总负债率过高的问题在这个月成为焦点,其中核心是企业的负债率过高,已经接近160%,有些国外的机构认为比例还要远高于此。而房地产贷款经过一季度的狂飙,居民部门的负债率也出现了短暂的飙升,唯独政府负债率相对较低。在全球来看,中国的总负债率约240%左右,在全球来看也属于较高的水平。

对于这个问题,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去杠杆”的中心任务,但执行效果却是往反方向走,杠杆率继续飙升。上个月,市场对于债转股的讨论非常热烈,希望这个“大招”能帮助企业去杠杆。这个月一万亿的规模的消息仍未有官方确证,很可能说明决策层对此仍有分歧。如何让中国经济避免陷入债务的泥潭,这是极大的考验。

另外,市场的风险点不断被引爆,债券市场的违约案例一个接一个,尤其是4月11日由国资委直属管理的大型央企中铁物资因偿付困难而暂停交易,对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不要公司纷纷取消债券发行计划。而一些机构则对部分债券恐慌性抛售,市场担心债市出现了去年股灾类似的情形。

去年股灾之后,资金疯狂涌入债市,理财资金也通过委外业务进入,但是理财资金的成本不低,要获得高回报只有不断加杠杆。而今,降息空间有限,债市风险却不断加大,双重挤压。央妈只好继续注入流动性,并继续引导资金价格下降以维稳,这也是权宜之计。

在实体经济不断下行,风险不断引爆的形势下,汹涌澎湃的资金到底该去哪获得收益呢?目前看来找不到出口,投资收益率还会不断下降,在这个过程中不发生踩踏事件就已经够好了。债市风险似乎暂缓,但这也许是暂时的,下一次还会来临,也许更猛烈。

股市注册制改革仍无音信,市场再度疯狂炒作壳资源。股市改革面临两难,注册制必须搞,但又担心市场承受不住。今天(5月6日)市场传出收紧中概股回归的消息导致市场再度大跌,上证综指一直在3000点附近缠绵徘徊。

新三板短短几年,挂牌公司数量接近7000家,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但是关键的制度改革正处于焦灼中。

这个月,P2P跑路潮仍在蔓延,金融监管一放松,各种妖魔鬼怪都出来了。现在14个部委联手整治,地方也得应对这些头疼的问题。资金喜欢跨地区流动,骗局一般涉及面广,规模大,地方很难监管。这也是金融监管漏洞之一。

这几年,监管部门似乎一直跟在市场屁股后面查缺补漏,虽然也属正常情况,但是监管部门发现问题的苗头应更早,而不是等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才反应过来。

 

改革

这个月最大的改革自然是营改增,这是一项复杂的工程。因为服务业远比制造业要复杂,而营改增需要清晰地分解这些产业中的各个增值环节,从而计算进项税和销项税,进行抵扣。同时,改革还会影响到地方和中央税收分配,做得不好会地动山摇。

这次全面推开的改革涉及到金融、房地产、建筑和生活服务业。一些细微的调整也在加紧进行,比如债券市场的一些类别的交易,财政部在正式施行前紧急打了一个补丁。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会带来5000亿元的减税规模,并且每个行业都不会增加。但是,改革中,最核心的问题仍是抵扣问题,什么以及在什么情况下能够抵扣是核心。

税制是基础制度,不仅对国家财政收支有影响,还会对企业经营行为带来长远的影响。一些增值环节被划分出来,可能会更加专业化,同时一些行业的经营策略也会发生变化,这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看得更清晰。

另一项改革目前露出了端倪,即农业。对于当下的农业而言,最迫切的问题是内外粮价倒挂的问题,粮满为患,仓容紧张,但价格却比国外高很多。现在,玉米的价格先行改革,而其他主粮的价改也会逐渐推开。

但是,习近平在安徽的考察并没有直接谈粮食问题,他提到“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这说明高层意识到,虽然当前最迫切的问题是粮食,但根子是土地。农业经营规模、效率和土地制度直接相关。习近平指出,承包区和经营权进行拆分是“农村改革又一次重大制度创新”。但目前仍与《物权法》相悖,物权法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一种用益物权,物权具有法定原则,不能由当事人自由创设。未来如何修订及确认这个变化仍有待观察。

这几年,农村土地确权工作一直在进行,林权到户改革也早已完成。一月份笔者的分析也提到对农村宅基地和房屋的抵押试点问题。而习近平的这次讲话意味着,土地仍是他思考农村改革方向的核心,虽然目前争议仍然很大。但从长远来看,农村土地制度进行更大的变革不可阻挡。

一些细分领域的改革仍在进行,如跨境电商新政带来了不少问题,可能会进行微调。其他的各项改革,比如债转股、大金融监管体制、注册制等,这个月似乎没有什么消息。

但改革如果落后于市场,就会问题丛生,金融市场的各种乱象已经显现了这一状况。其他领域也一样,这个月,因为一位青年的去世而引起了民众对百度推广、骗子医疗的广泛质疑,这背后的根本仍然是政府监管不到位或不作为。

可体制扭曲所累积的矛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需要久久为功,才可能逐渐消解。怕只怕,每一次民众的呼声都在无奈中烟消云散,那么困境就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发生,而政府的治理能力也很难得到真正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