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的中国,从南到北都已入夏。长江中下游连日暴雨,恐怕未来几个月还得应对洪灾。

 

最近,中国政治和经济领域似乎都很热闹。南海仲裁下达在即,香格里拉对话唇枪舌战,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会正在开启。地王频出继续“扰乱”中国的宏观经济走向,权威人士的讲话余音绕梁,结构性改革仍面临难题。而政策分歧对改革的影响也正在显现。

 

政治

 

这个月的政治走势,看似平缓却又不平静。

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唇枪舌战,虽然菲律宾提交的仲裁判决下达在即,但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几乎同时召开,相比去年5月的CNN实拍美国P-8A战机飞临南海,今年南海问题热度有所降低。

正如习近平所说,中美两国在网络、执法和两军交往上取得了新进展。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中国代表团在更加积极地主动和外媒互动。

 

在周边安全方面,仅仅上任一年左右的阿富汗塔利班头目曼苏尔被美国无人机击毙。中国在一度在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势力之间斡旋,促进和谈。据分析,现在的接任者更倾向于和谈。阿富汗的稳定对中国战略通道中巴经济走廊的进展具有重要意义。

 

但巴基斯坦的局势并不稳定,自3月份巴基斯坦东部的大城市拉合尔发生大爆炸之后,这个月卡拉奇又发生一起爆炸事件,一名中国人受伤。在土耳其,98名持有吉尔吉斯斯坦假护照的中国人被逮捕。土耳其一向是中国维族人偷渡海外的目的地。在泰国,曼谷爆炸案嫌犯被押送至法院受审,这起案件与中国维族人有关,导致了20人死亡,其中7人是中国人。

 

中朝关系最近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些变化,外界分析多认为和南海形势有关。

 

相比于外部环境,内部的社会热点问题一浪高过一浪,从魏则西之死到雷阳之死,但总是在无奈中沉寂下来。恶劣个案处理对于制度的变革的意义似乎总是很微弱。

 

在政治领域,虽然年初出现了一些省级领导人的正常调整,但这个月没有继续。从年龄的惯例来看,一些地区(如北京等)和部委(如财政部等)等重要位置的人已超龄“服役”,未来的职位变动是迟早的事。

从十九大的角度来分析今年的政治走向或是关键,北戴河会议一般会在8月份左右,下半年的人事变动可能会更频繁一些,尤其要注意超越惯例和规则的“黑马”。

 

5月份,权威人士的讲话被坊间解读为南北院之争。这种在重大经济政策上的争议,在决策层向来存在,比如对于是否需要宽松、对于农产品保护和开放、对于土地制度改革等方向、对于劳动合同法和劳资关系等等,但是过去的分歧很少公开在大众媒体上讨论。

这也体现了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严峻和复杂,正因为处于关键的改革时期,犯错误的机会越来越小,所以分歧表现得更加激烈。

 

不同的决策者基于自己的知识结构、价值判断都会倾向于不同的改革药方。但只有顺应市场规律,且尊重和承认现实中已发生的扭曲而制定的政策,才可能取得成功。违背市场规律,或过于理想主义的政策都可能会失败。

中国的经济改革需要既有坚定市场信念、又具有政治魄力的强人来进行。当初朱镕基是这样的人,而今缺乏这样的强人,很多改革也显得设计高远、落实无奈,难以形成真正的推动力。

 

台湾地区新任领导人正式当选,但是没有对九二共识公开表示认同,两岸之间的摩擦未来还会增多。

 

经济

 

一季度的经济突然出现了回暖现象,对于这种局面的判断在决策层出现了较大分歧。国研中心前副主任刘世锦起初认为中国经济很可能接近底部,但是后来却直接认为一季度是对中国经济的“扰乱”,主要原因自然是房地产资产泡沫继续吹大,形成了“看上去的繁荣”。

 

这个月,房地产对宏观经济的“扰乱”还在继续,深圳、北京、上海纷纷曝出地王,偏远地区的土地价格也高得惊人。这种情况似乎预示着未来的房价还要上涨。

资产泡沫的发酵如果可以给结构性改革腾出时间和空间,那倒也值当。但现在越来越朝零和博弈的方向发展,深圳的高地价已经直接影响到制造业的成本,任正非接受新华社专访也提到这个问题,这引起了普遍的担忧。

 

上个月曾一度导致市场人心惶惶的债市风波得到平稳过度,没有继续发酵。但正如刘煜辉所说,靠大水冲出来的通道还会堵塞,需要拔钉子。这个比喻形象而生动,债市的根本问题是实体经济中的僵尸企业,这些“钉子户”不拔,保不准再出问题。

 

受A股纳入SMCI指数等因素的影响,在5月底的最后一日,资本市场短暂出现了情绪的亢奋。

 

5月份公布的四月份的数据显示,虽然有一季度的稳增长和大量信贷的支撑,但是4月份的经济仍在继续回落,这种趋势不会改变,以后几个月估计也会如此,二季度的增速虽然不至于太差,但低于一季度估计也是必然。

 

4月份的工业增加值只有6%,比3月份降低0.8个百分点。规模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只有4.2%,回落6.9个百分点,累计增速则回落0.9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转变是美联储,在其表现出加息预期之后,人民币短暂的窗口期似有结束之势,但在非农数据发布后,这个势头马上被浇灭,人民币再次获得新的窗口期。

 

改革

 

这个月的改革并不多,本来火热的债转股,是重要的改革之一,但这个月也被权威人士一句话浇灭。债转股确实是一股妖风邪气,早该刹车。

 

这个月最值得关注的改革动向来自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国企(央企)改革。去年国企改革顶层设计问题出台,鼓励国企做大做强,对于国企退出竞争性领域问题语焉不详,这导致国有资本在各个市场领域扩展,凭借的不是效率更高,而是资本实力更强。民间资本只好撤退。

 

而李克强对国企改革提出的关键字是“瘦身健体”,严厉批评国企主业不强,要求对非主业经营进行剥离。这说明在改革方向上也出现了明显分歧,但瘦身健体的改革思路很可能得不到落实。

 

另一方面是市场监管的修补工作。刘士余上任百人,这个月新政频出,几乎周周有新政。中概股回顾暂缓,打碎了哪些试图炒作壳资源的巨大利益链条。

 

其他的各类监管政策还包括对基金子公司、期货资产管理子公司,停复牌新规、新三板类金融机构套利、再融资并购限制等等。市场监管缺失亟需强化,但总是通过监管把市场打蒙的政策或许也不是好政策,让市场形成稳定的预期,从根本上要让市场形成自发的净化机制。这需要注册制和配套制度的推出,可目前仍看不到眉目。

 

第三个方面是科技体制改革。从科技创新大会上的讲话来看,高层已经非常着急,而且对当前的科技管理体制非常不满。可是并没有提出什么样明确的改革方向,只是先把会议的层次规模和上个世纪几个关键节点的会议和2006年的会议重大意义进行了比较,以及提了几个小的改革点。

科技体制改革到底该怎么走?怎么鼓励中国的企业具有华为一样的精神?这需要一整套体系的建设,而不是靠一两个会议或文件可以达到。

 

跨境电商新政这个月按下了暂停键,改革的细节设计有问题,给予的缓冲时间又太少,这种粗糙的改革要谨慎。去年曾也有一项重要的改革无疾而终,就是针对税费优惠的全国范围清理,涉及面太广,最后不设时间表,也不了了之。

 

权威人士这个月的讲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对经济政策和改革走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至今仍余音绕梁,政策的分歧会让市场感到迷茫,需要更加清晰的方向指引,也需要更强有力的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