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美国现在正是午夜时间,大选结果即将揭晓。是的,特朗普要当选了。这是今年以来最让人惊悚的消息,远远超过了英国脱欧。

相信此刻,在全球各地的政商巨头正在紧急会商。我正在写这个文章的一刻,韩国国安委正在开会商讨策略应对。

对于许多人来说,美国选什么人当总统与我何干。但全球化的时代就是这样,遥远地方发生的大事会影响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而这种影响会在未来若干年内不断得到验证。

美国大选之所以重要在于,美元在全世界流动,美国军舰在全球每个角落巡游。美国是这个地球的领导者和支柱——无论是安全领域,还是在经济领域。

全球的安全支柱是美国,经济支柱也是美国。而现在,这个支柱要动摇了。

他要奔向孤立主义和超级的现实主义。它不试图在价值观上引领世界了,什么人权,什么原则,让它见鬼去。他变得很现实,他是美国的总统,要让美国变得更富足,而不是世界。世界好不好,关他屁事,美国好就行了。

支柱要退缩、要塌陷了,地动山摇。

一、孤立主义时代的到来

近年来,美国对全球事务干预的顶峰是小布什时代,发动了两场战争,但战后治理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无论是伊拉克还是阿富汗,都变得更坏,而不是更好。对于发动战争的缘由到底是出于现实利益考量多一些,还是理想主义情怀多一些,现在不去争论。

但战场上胜利了,治理上却失败了。

奥巴马时代对这些进行了反思,其调整了反恐战略,要求盟国承担更多的义务和责任,更多的是培训合作方的军事力量,而不是自己派兵冲到前线。所以,虽然ISIS惨剧不断上演,但除了极少数的特种作战人员外,美国没有派出地面部队。

美国在全球的干预虽然在这两场战争后的结果来看,相当失败。但是,美国的安全力量仍然是全球稳定的支柱。

在欧洲,二战之后的混乱局面,美国为欧洲提供安全保障,组建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亚洲,虽然没有北约,但美国在亚太的存在,避免了亚洲各国和地区之间的混战。二战之后,许多殖民地纷纷独立,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都有许多仇怨,如果没有美国发挥稳定器的作用,定是战火纷飞。而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让日本、韩国可以一心一意发展经济,而不是扩张军事力量。

试想,如果没有美国构建的安全体系,多少国家会发展核武器,多少国家会陷入战争泥潭。当初,台湾也有搞核弹的计划,被美国一手浇灭。

这就好比一个江湖,小弟之间纷争不断,但是有大哥在,小弟之间就打不起来。现在,这个大哥说,它不管你们了,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那么,这个世界会好吗?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甚至说过,让那些国家去搞原子弹(大意,非原话)。果真如此的话,既然金胖三都可以搞原子弹,韩国也可以搞,日本也可以搞,如果没有美国按住他们,他们真的都会搞,这不是笑话。可这样下去,天下到底是大乱还是大治呢?

特朗普还说过,如果波罗的海的北约国家遭到攻击,美国是否提供帮助要看他们对美国履行的义务。这句话可让多少小国家不安,北极熊虎视眈眈,你美国要真不管我了,我是不是也得自己搞军事力量?都这样的话,是不是安全组织可以解体了?

虽然这对于中国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因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是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提出的,如果她当选,美国对亚洲的军事投入只会加强不会减弱,而特朗普上台就不一定了。

东南亚的许多国家面临中美之间选边站的问题,他们经济上依赖中国,安全上依赖美国,而今如果美国弱化(不一定)在亚洲的军事存在,这些国家将会发展和中国更密切的关系——所以我们看到,近期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出现的变化。亚洲现在最焦急的国家大概是日本了。

正所谓物极必反。当年,卢旺达大屠杀,美国政府不管不问,美国民众从电视画面看到悲惨的场景,质问政府为什么不干预。而今,难民和穆斯林给繁荣平和的欧洲带来的混乱让美国人看到,我们为什么要管人家家里的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仁厚地收留了人家,人家不报恩反而来伤害我们?

是的,孤立主义时代已经到来,全球的稳定的支柱正在被打破。这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展趋势的延续,而不是逆转。全球将进入一个更加不安定的时代。

二、全球贸易将倒退

全球的稳定运转,安全是基石。而孤立主义时代的到来,影响的却不仅仅是安全,它会涉及全球治理的所有方面。

首当其冲的是全球经济和贸易。全球市场在选举期间已经用脚投票了。凡是川普希望增大时,美元指数就会走低,避险资产黄金价格就会走高。即使美联储发话要加息也不管用。加息预期升温初期,美元指数一路走高,甚至有人猜测会到100,但是当FBI试图重启对希拉里的调查之后,美元指数又开始回调。

对于年底美联储是否加息,最大的悬念已经不是经济数据,而是川普会否当选,以及当选后对全球市场带来的影响。

今天上午,这样的逻辑又在重演。

为什么会如此?因为特朗普在猛烈攻击全球贸易体系,他认为WTO对美国有百害而无一利,他甚至扬言要退出WTO。当然,更不用说奥巴马苦心经营的TPP和TTIP了。

WTO曾一度被看作是自由贸易的基石,是伟大的成果,而今如果全球经济的领头羊美国都要抛弃它及新一代的TPP及TTIP,全球贸易今后怎么走?

而且,特朗普还可能发动贸易战,四处出击。中国钢铁行业给美国造成的竞争压力正好给了他口实。

在经济之外,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中美之间这些年难得的合作的典范,也可能面临倒退。

三、理想主义的死亡

在基辛格的书中,他分析了美国外交政策一直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摇摆,时而理想主义优先,时而现实主义优先。

而现在答案很明了,特朗普是一个坚定的,甚至是一个无原则的现实主义者。甚至,不能用保守主义这个词来定义他,因为他可能破坏美国立国的基本价值观和信仰。

虽然中国领导早已说过,更喜欢美国的右派,因为右派更看重利益,而不是那么多价值观的要求。现在特朗普可能不仅仅是右派那么简单了。

特朗普已经说了许多触及美国价值观底线的极端言论,他要阻止穆斯林进入美国,要驱除非法移民,要更强有力的反恐才不管会不会威及公民隐私和信息,同时他才不关心人权。

这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可能倒是好事,都是超级现实主义,都不关心人权,大家就谈利益。

可是,和特朗普谈利益会比和民主党谈利益更容易吗?显然不会。

 

提醒:本文分析依据特朗普竞选期间言论,代表了整体政策走向,但上任之后,并不会马上发生改变,这个一个循序渐进的政策方向。谁当美国总统也不可能马上掀起巨浪,但特朗普所代表的方向和趋势不会改变。

作者微信公号:zhengjingguancha 欢迎关注,此文因在公号不能发布,故在此首发。此文同样可以分享到你朋友圈,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