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一则消息说,重庆市长黄奇帆将卸任,黄先生饱含热泪。

看完这则消息,我内心五味杂陈。黄市长喜欢言说,熟悉数字,外界称他为黄大嘴。但在中国官场,大嘴是大忌,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

这些年来,他大概是被传言调动最多的官员,各种职位都有,诸如工商总局、证监会,最近的一个传言说是中–财办。

虽然这些现在都已证明一个一个都是谣言,但可见民间对他的热爱。以他的能力,许多人相信这些职位他能够胜任,他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在三中全会的宣讲材料中,黄市长是作为宣讲团成员之一,当时也被认为这是重庆风波之后,他会再次受到重用的信号。

从上海而到重庆,沉渝十年,直到遇到了商务部下来的薄,这时他才感觉到如鱼得水。记得那些年,我常去重庆,打黑刚刚开始,有人和我说,要注意黄奇帆这个人。果真不久之后,他上任市长。

时间并不长,但他的大手笔实现了对重庆经济的改造。重庆的笔电产业几乎是平地起高楼,在黄市长的力推下搞起来,和巨头们谈条件。重庆地处山沟沟,虽然有长江水道,但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仍是不毛之地,修路的成本比成都高多了,到处是山。重庆在这样一个地方发展起来了庞大的笔记本电脑产业。

为了降低企业的运输成本,于是他答应要开通去往欧洲的铁路,于是有了渝兴欧。后来各种什么欧都开起来了。重庆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了国家的一级口岸的资质,从此可以拥有整车汽车进口权,让火车返回有货可载。这条线路的起步是个熬人的过程,没有一点干事业的精神,谁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

重庆的国资系统是他的底盘,当市长以前,他就管国资。在任上,现在市场火热的地方AMC,他早在2000年初就玩得如火纯青。成立渝富资产管理公司,一方面把衰败的国企的不良资产接下来,一方面把困境的银行不良资产接下来,让实业和金融都恢复了正常的体能,发展起来,然后再逐渐消化这些不良。重庆国资如火如荼,一度成为市场的焦点话题,认为其债务沉重。但在全国来看,重庆显然还算不错的。

黄市长善用金融手法,他鼓励国资旗下的公司都去上市,制定了庞大的上市目标。有些内地上不了,就去香港上。

对于金融市场、对于房价、对于电费,他都有惊人之言,成为市场热议的焦点。当时P2P问题丛多,朋友圈于是被黄市长的话刷屏。他对经济的观察、对数字的熟悉,使他的宏观管理能力更胜一筹。

他对重庆的房地产市场管理有道,他自己讲过那些办法。我的朋友圈一个朋友评论说,她欣赏黄奇帆,因为他让炒房团一入重庆深似海。那么多城市房价飞上天,重庆是西部的中心城市之一,但重庆没有飞。重庆的公租房也全国领先,搞得很早,并很早成立公租房管理局。

土地改革是中国的焦点话题,重庆有黄奇帆,成都有李春城。可惜成都的遭遇困境,重庆的地票则风风火火。当然,这背后不是没有问题。当年重庆一些学校要求强–制转户口就闹得沸沸扬扬。此后,黄奇帆的话都说要让农民穿五件风衣进城。城镇化需要政府的硬投入,弥补进城农民工的福利缺口,没有投入都是花架子。

对于黄奇帆而言,最大的压力自然是在2012年那段特殊时期,当时ZDJ空降重庆,各种传言四起,其中也有包括黄市长的。记得那时候我去重庆,英国人海某的事还未公布,许多人说发生在希尔顿酒店,但我打听到的却是南山丽景,我到南山上找到这家酒店,爬上了风景最好的那栋别墅,后来公布的月黑风高夜发生的那件事,果真发生在那里。

风云变幻,在ZDJ离任的干部大会上,据说当时黄市长也一度哽咽。谁能理解当时他所面临的巨大压力。

黄奇帆1952年生,今年65岁,省部级卸任的年纪,不上自然就得退,这是很早已有的命数。孤臣而已,终归是要遵循惯例。祝黄市长离开重庆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