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全球目光聚焦于中欧的达沃斯时,德国《图片报》与英国《泰晤士报》刊发了对特朗普的联合专访,在特朗普就职前夕,提供了一个审视其思想的窗口。本文由观察者网特约译者宋武翻译《图片报》访谈全文。】

德国《图片报》主编凯·狄克曼(Kai Diekmann)在唐纳德·特朗普的纽约办公室里采访了他

记者:候任总统先生,您的祖父来自德国,母亲来自苏格兰。正如您所知,我的同行《泰晤士报》记者迈克尔是苏格兰人,我是德国人。您将会怎样塑造美国与英德的关系?

特朗普:嗯,以类似的方式。我们热爱这两个国家,它们是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地区。英国如何从欧盟退出,是件很令人感兴趣的事情。正如你们所知,我之前或多或少已经对此有所预言。

我曾经去过特恩贝里(苏格兰西部海滨城市),因为我在那里购买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它现在运营得非常好。我要说,你们手里的英镑贬值了,这可是个好事。因为现在英国的很多地方,各种商业都出乎意料的好。我相信,英国退欧最终将被证明是一件丰功伟业。

记者:您认为,美国和英国将会很快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吗?

特朗普:绝对是,很快就会。我是英国文化的狂热爱好者。我们将努力工作,尽快、合理地达成这个协议,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我将会与……如果你们想看那封信的话,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刚刚寄给我的信在哪儿来着……她邀请与我会晤,我们将会在我上任后很快会面,我相信,我们将会很快取得一些成果。

记者:您认为英国退欧的原因是什么?

特朗普:英国人不想让其他人来到他们的国家并将它破坏。我将从上任第一天起就致力于使边境安全。这是我在上任第一天——也就是下周一,而不是本周五或者周六,因为我不想在盛大的就职典礼时做这些事情——签署的第一批法令之一。

我们不想让那些我们一点不了解背景的叙利亚难民来。对我们而言,没有办法审核这些人。我不想像德国那样处理难民事务。我非常尊敬默克尔女士,这一点必须说。但是我认为,在德国发生的事情是非常不幸的。我热爱德国,因为我的父亲来自德国,我不想让自己也处于类似的境地。正如我认为的那样,我们已经有足够多的问题了。

记者:在竞选时您曾经说过,你想阻止全世界的穆斯林入境美国。您是否还有这个打算?

特朗普: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穆斯林都与恐怖主义有所瓜葛。美国将会有非常严格的安全审核,不会和现在一样。在外国人入境美国时,我们现在没有正确的安全审核,甚至从严格意义上讲,目前根本不存在安全审核,就像在你们国家,至少过去也是如此。

记者:对于想来到美国的欧洲人,是否也可能设置入境限制?

特朗普:嗯,这是可能会发生的,但是我们将会看看事态的具体发展。我认为,这里说的是一部分欧洲,世界上一部分地区,我们在那里有些问题,那里的人想来到美国,制造麻烦。我可不想有这些麻烦。你们看,我是凭借边境安全、贸易和军事这些议题赢得了大选。我们将会有一支强大的军队。

记者:您提到了,您是德裔。对您来说,血管里流着德国人的血液意味着什么?

特朗普:是的,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对德国感到非常骄傲,德国是非常特别的。巴德迪尔克海姆(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一个小镇,特朗普祖父母的出生地),是吗?那是真正的德国领土,不是吗?没问题。我热爱德国,我热爱英国。

记者:您曾经去过德国吗?

特朗普:是的,我去过德国。

记者:奥巴马前阵子在即将离任之际访问德国时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将在德国大选时投默克尔一票。您也会吗?

特朗普:这个……首先我不知道,她的竞选对手是谁。我也不认识她,从未与她会面。就像之前所说的,我非常尊敬她。我觉得,她是一个伟大的领导人。但是我认为,她犯了一个灾难性的错误,也就是让那些非法难民进入德国。

你们知道进入德国的这些难民是从哪里来的吗?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将会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对此柏林恐袭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清晰的印象。

我认为,她犯了一个灾难性的错误,一个非常恶劣的错误。但是除去这一点:我尊敬她,我欣赏她,但是我还没有与她结识。因此我不能说,我将会支持哪个竞选人,如果我能给某个人投票的话。

记者:您什么时候将会以总统的身份访问英国?

特朗普:我对此很期待。我的母亲非常讲究礼节,而父亲是很随意的一个人,但我相信自己有母亲的性格。母亲爱戴英国女王,为女王感到非常骄傲。她喜欢宫廷礼仪,对此没有人能像英国人做得那么好。她非常尊敬和喜欢女王,每次当女王出现在电视上,她都会看电视。有些狂热,不是吗?

记者:您从您苏格兰裔的母亲身上还继承了哪些特点?

特朗普:嗯,苏格兰人重视自己的零钱是出了名的,因此我也很重视我的零钱。只有当我要处理很多零钱时,那才会成为问题。

记者:您身上有什么典型的德国人特点吗?

特朗普:我喜欢秩序。我喜欢井井有条地处理一切。在这一点上,德国人是非常有名的。但我也是这样,我喜欢秩序,我喜欢力量。

记者:在竞选时您曾经说过,默克尔对待叙利亚难民的政策是“精神错乱”。您还是这么认为吗?

特朗普:我认为,这不是个好事儿,对德国而言是个严重的错误。尤其是偏偏发生在德国,德国之前可是世界上入境规定最严格的国家之一。我将会与默克尔女士会面。我尊敬她,欣赏她。但是我认为,她的难民政策是个错误。人总会犯错的,但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我们本来应该在叙利亚设立安全区,那样所付出的成本要小得多。海湾国家本来应对此支付资金,他们比谁都有钱。如果早就如此,我们所付出的成本比德国目前所遭受的创伤要小得多。我曾经说过:在叙利亚设立安全区。

你们看,这整段历史本来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伊拉克战争本来就不该发生,不是吗?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这可能是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之一。我们激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就像往蜂窝上扔了一块石头一样。现在是历史上最困难的时刻之一。

我刚刚看了一些东西,哦,我不能给你们展示,那可是机密文件。但是我刚刚看了关于阿富汗的一些文件。如果看一下关于塔利班的文件,根据不同的机密等级,这些文件的封面分为不同的颜色,每年这样的文件都越来越多。人们就会问: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者:您认为责任由谁承担?奥巴马,还是巴基斯坦?您认为谁应对此负责?

特朗普:阿富汗的事态不太妙。那里的一切都不太好。我认为,我们的军队已经在阿富汗驻扎了将近17年。但是如果人们看一下整个地区,公平地说,我们没有让我们的人做一些他们本应完成的任务。

我们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但它太分散了,现在没让它去取得胜利。正如你们所知,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这个国家的军火巨头,他们的F35项目已经非常非常超支并且进度拖延,比成本预算超出了上千亿美元,进度落后了七年。情况必须有所改善。

记者:作为美国武装力量的总司令,您的最优先任务是什么?

特朗普:伊斯兰国。

记者:您将会如何处理伊斯兰国问题?

特朗普:对此我现在还不能说,我不愿意像奥巴马或者其他人那样。在这个方面,我肯定要说一下摩苏尔,摩苏尔如今已经变成一场灾难,血腥的灾难。奥巴马等人在四个月之前就曾经声明,美国会攻占摩苏尔。我说:“为什么你们要宣告此事?”这是他们自己的问题:首先要做什么?什么时候开始进攻摩苏尔?他们什么时候做什么,如何做?他们要使用什么样的武器?在几点钟?

记者:您认为,奥巴马是通过电报宣告了他的进攻计划?

特朗普:摩苏尔已经成为一场灾难,因为我们在五个月前就已经宣布,我们将在五个月内攻占摩苏尔。在四个月前,我们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当我们的军队进入摩苏尔时,对此的报道已经甚嚣尘上了。因此,彻底攻占这座城市就变得非常困难了。

记者:您认为普京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是好事还是坏事?

特朗普:这是很不好的事情,非常不幸。当我们为美国军事干涉预叙利亚战争划定红线时,我们本来有机会做些什么,但后来什么也没有做。那本来是唯一的机会,现在为时已晚。太晚了,时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归根到底,叙利亚战争终将结束,但是发生在阿勒颇的事情是令人憎恶的。人们看到,士兵如何枪杀离开这座城市的老年妇女。她们可能只是沿着路边走,就被枪杀了。看起来就像是他们在那些妇女散步时开枪射击一样,这太可怕了。阿勒颇目前正处于人道主义的严重危机。

特朗普的写字台。左边是一本小说《美丽国度》,讲述了一位年轻的美国网球选手在中国的生活经历。

记者:谈到俄罗斯,您知道,默克尔对普京非常了解。普京的德语很好,默克尔则会说流利的俄语。他们两个人之中您更信任谁:默克尔还是普京?

特朗普:首先要说的是,我对他们两个人都信任,但是我们要看一下,这种信任会持续多长时间。或许根本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记者:您是否能够理解,东欧人对普京和俄罗斯感到恐惧?

特朗普:当然。是的,我知道这一点。我认为,我理解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我很久之前就曾经说过:北约是有问题的。这个组织已经过时了,首先,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它是在很多年以前被设计出来的。其次,很多国家并没有支付他们应当承担的成本。

它确实是过时了,因为它无法处理恐怖主义问题。当我表达了这个观点后,有两天之久承受了很大压力,然后人们开始说,特朗普是正确的。现在,《华尔街日报》的头版单独设立了一栏,专门刊登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文章。这是个好事。

另一方面,很多北约国家并没有支付他们的合理份额。当然,我们应保护这些国家,但其中的很多国家并没有支付他们应当承担的那部分费用。这对美国而言是很不公平的。但是除去这一点,我认为北约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英国支付的费用够吗?

特朗普:英国当然交够钱了。有5个国家足额交付了他们应当承担的费用。只有5个。对于北约22个成员国来说,真不多。

记者:近几十年来,欧洲在安全防务方面一直依赖美国。将来还会有这样的安全承诺吗?

特朗普:当然,我与欧洲生息与共,紧密相连,是这样的。

记者:您是否支持欧洲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

特朗普:我认为人们必须和睦相处,做一些为了公平起见必须要做的事情。是这样吧?你们国家对俄罗斯采取了制裁措施,现在看一下,我们是否可以与俄罗斯做一些好交易。我认为世界上的核武器应该少得多,必须进行大幅削减。但是这些制裁措施制造了障碍,而且俄罗斯深受其苦。但是我认为,在这方面会有一些进展的,很多人会从中受益。

记者:您会撕毁伊朗核协议吗?

特朗普:我不会说,将对伊朗核协议做些什么。我不会让人看我的底牌。你们看,我就不是政客,我不会走到外面对着记者说:“我要做这个,我要做那个……”我必须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谁会在牌局结束之前向别人展示,他手里有什么牌?

但是我对伊朗核协议感觉不好,我觉得,这是历史上达成的最糟糕的协议之一。从商业角度来说也是非常不利:如果你们向一个国家返还1500亿美元(解冻资金),如果你们向它支付17亿美元的赔偿……你们是否曾经见过百元大钞堆起来的100万美元?那可是很大一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数字。17亿美元的现金赔偿。那就要用飞机来装运了。什么,一架飞机?要很多架。

17亿美元,我对此完全不能理解。这只是展示了总统的权力。如果这个国家的总统可以允许从国库支出17亿美元,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权力。

记者:您认为,伊朗会用这些钱资助恐怖主义吗?

特朗普:不会的。我认为,这笔钱现在还在瑞士银行的账户上。伊朗不需要这笔钱,他们用的是其他资金。我认为,他们已经收到了钱,并且没有声张。这就是我的观点。

记者:对于联合国安理会在圣诞节前不久作出的涉及以色列的决议,您怎样看待奥巴马在此事上的立场?

特朗普:这太可怕了。他本来应该投否决票的。

记者:您认为,英国本来也应该投否决票的?

特朗普:英国将很快有机会行使否决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本周末将会有一次国际会议(译者注:在巴黎召开由相关国家外长参加的中东和平会议)。现在流传着很多不好的事情。我的问题是,因为事先已经给了巴勒斯坦人很多许诺,对我而言谈判就会变得很难。这一切虽然在法律上没有约束力,但是在心理上给我的谈判增加了难度。你们理解这一点吗?这些人放弃了所有的谈判筹码。

记者:您是否认为,英国应该拒绝联合国安理会本周提交的、涉及以色列的任何决议,这样您才有一个更好的谈判出发点,能够为中东地区达成一个好的协议?

特朗普:我希望英国行使否决权。我认为,如果英国投否决票,那将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令人惊讶的是,我不确定美国是否会这么做。他们不会投反对票,是吗?你们是否认为,美国会行使否决权?我有一个犹太裔朋友,正在组织一个为奥巴马筹款的活动。我对他说:“你们在那里做什么?好吧,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记者:您是否要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址到耶路撒冷?

特朗普:对此我现在不会发表意见,但是我们将关注事态的发展。

记者:您是否知道基辛格的一句名言:“如果我想给欧洲打电话,该打给谁呢?”在这种情况下,您会给谁打电话?

特朗普:我要说的是,默克尔绝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政府首脑之一,远超同侪。你们看一下英国,看一下欧盟,欧盟就是德国。从本质上来讲,欧盟就是德国为了达到自己目的的一个工具。因此我认为,英国退出欧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你们也有过这样的报导,在头版写过:“特朗普说,英国将会退出欧盟。”当时事态看起来还完全不是那样,你们知道,所有人当时都认为我疯了。奥巴马当时说,如果英国离开欧盟,就得在与美国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谈判中“靠后站”。发表这样的见解,是很不合时宜的。我认为,你们做得很对。我认为,正在进行的英国退欧非常伟大。

记者:您如何看待欧盟的未来?您是否认为,还会有更多国家退出欧盟?

特朗普:这很难。我曾经与欧盟委员会主席通过电话,他是一位非常和蔼的先生。

记者:容克先生?

特朗普:是的,他恭贺我当选。我认为这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人还是国家都想要自己的认同感,英国人想要他们自己的认同感。但我确实认为,他们如果不是被迫接收所有这些难民——数量实在太多了,带来了很多问题——那么英国退欧就不会发生。本来退欧留欧两派局面焦灼,但是难民问题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你们现在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就是:今后还将有国家退出欧盟。

记者:作为成功的商人,您是否信任欧洲货币?

特朗普:是的,欧元非常好。我指的是,你们信任什么?我信任美元。在今后四年,我将给美元比今天更多的信任,很明显,美元非常坚挺。但我相信,保持欧元的地位将不会很轻松,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如果继续有难民涌入欧洲各地,那将很难维持欧元的稳定,因为这种货币激怒了人们。

特朗普在他的纽约办公室里收集了著名运动员的一些物品,其中的世界冠军腰带是泰森的。

记者:强大的欧盟或更强大的民族国家,哪一个对美国是更好的?

特朗普:我不认为这会对美国产生很大影响,我从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你们看,建立欧盟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在贸易上打击美国,不是这样吗?因此,欧盟究竟是分裂还是统一,我根本毫不关心,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我在爱尔兰的敦贝格有一块很大的产业,一个风光秀丽的房地产项目。曾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为了对这个地产项目进行大规模的扩建,我申请了一项许可——当时我还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现在当然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无所谓了。我从这件事学到了很多,因为虽然我很快就得到爱尔兰的许可,但爱尔兰政府和我的人还要去征求欧盟的许可。这个过程要持续好几年,对于爱尔兰来说这太不好了。

记者:您认为,欧盟阻碍了其成员国的发展?欧盟对于经济增长和富裕是否构成了障碍?

特朗普:欧盟官方以环保为借口阻碍那个项目的建设。对我而言,那是一个非常不快的经历。欧盟许可的申请程序持续了好几年。于是我做了什么?我就说:忘了它吧,我不在这里做房地产了.

记者:在欧盟和其他国家,人们担心美国可能会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给美国的朋友带来损害。对于这些人,您会说什么?

特朗普:我认为,我做的已经超过之前任何一位候任总统了。很多想选址在其他国家的工厂和汽车厂,现在想在美国建厂,或者是密歇根州,或者是俄亥俄州。福特要重回美国放弃在墨西哥建厂,菲亚特-克莱斯勒宣布了在美国建厂的计划,通用汽车也有类似计划,我在这里谈的不仅仅是汽车厂,还会有很多其他行业。

人们不会允许企业离开我们的国家,抛弃员工,迁到墨西哥生产,然后免税地把产品卖回美国,就像现在这样。对于这么做的企业,我们将会征收很高的边境税。如果企业听到这一点,他们就会说:要不我们留在美国吧。但是如果他们离开,在外国建立汽车厂或者空调厂,然后想将他们的产品卖到美国,那么他们将面临35%的边境税。但是最终不会有这样的税负发生,因为企业根本没有离开美国。

保守派想要开放边境,这很好,很美丽。这对于安全很糟糕,但对贸易是个好事。只是在贸易方面,美国始终被人利用,这是个问题。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逆差每年有上千亿美元。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的贸易逆差每年达到8050亿美元。如果失去了这么多钱,那么你们告诉我,谁愿意做这样的生意?

记者:现在,德国明显从中受益很多,因为我们是世界出口冠军。

特朗普:是的,你们非常善于出口。我们买了很多你们的汽车。

记者:欧洲是否要担心将会面临高额关税,就像您对中国所宣布的那样?

特朗普:情况会不一样。我认为,德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一个伟大的制造业国家。如果有人在纽约第五大道上走,就会看到几乎每座楼前都停着一辆梅赛德斯奔驰轿车,不是吗?事实是,你们对美国非常不公平。在这方面没有做到互惠互利。你们在德国能看到多少雪佛兰轿车?不是很多,或许根本没有,德美贸易是一条单行线。必须进行双向的贸易。

我想,必须互惠互利才是公平的,你们想一下,我们的逆差每年有8000亿欧元,这种局面必须停止。我的内阁团队里有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拟任商务部长)。我得说,大多数贸易逆差来自中国,中国是个大问题。

特朗普在看狄克曼送给他的礼物:一块柏林墙的原件。在这块水泥上有德国前任首相科尔、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签名。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奔驰、宝马甚至大众,您希望这些企业今后更多地在美国建厂吗?例如宝马将于2019年在墨西哥开设一家工厂。

特朗普:我将会对他们说,他们不应该浪费时间和金钱,除非他们想把产品销往别的国家,那么在墨西哥建厂就没有问题了。我喜欢墨西哥,我喜欢墨西哥总统,我喜欢那里的人民,但我要对宝马说,如果他们想在墨西哥建厂,把产品卖到美国而不面临35%的边境税,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想把那里生产的汽车销往全世界,那么祝他们一切顺利。他们可以卖回美国,但对于这样进入美国的每辆汽车,我们都要征收35%的边境税。我要说的是,他们必须在美国建厂生产,这对于他们,对于我们双方的努力将会好得多。

或许更重要的是,我们将企业所得税消减四分之三,从35%降低到15%或者20%,最终的数字我们还没有确定,但是在15%到20%之间。通过趋势的逆转,企业将把他们的钱带回美国。

记者:这样做会打击谷歌这样的企业吗?

特朗普:有些人说我们有2.5万亿到3万亿美元的资金在国外,但是我想,总共有5万亿。企业可以不把他们的钱拿回来。但这是我们税法的一部分,让税收回流。

记者:鉴于您对自由贸易的观点,是否可以说您是一位保守派?

特朗普:我是实用主义者。你们看,我出现在大批群众面前,在竞选总统时我曾经有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当我在党内初选与杰布·布什(Jeb Bush)竞争时,把他称为“低能量杰布”(low-energy Jeb),因为他曾经说:“唐纳德·特朗普不是保守派。”

当我出现在25000名群众面前,或者就像在密歇根州一样,那里的群众集会足有32000人,我大声说:“杰布·布什说了,我不是保守派。”群众的回应是:“谁会关心这个!”然后我说:“你们想要什么?一位保守派总统,还是一个能够带来公平贸易的人?”

杰布·布什曾经说,我不是保守派,因为我不相信自由贸易。我相信自由贸易,我喜欢自由贸易,但必须是明智的贸易,我称之为公平的。

群众的回应是:“公平贸易,公平贸易!”对他们来说候选人是哪一派根本无所谓,他们不给候选人贴标签。也就是说,谁会关心这个?

我是一个保守派,但我真正关切的是,为美国人民谈判出公平的贸易条件,使他们能够找到工作。对于美国人民来说,你是什么派别根本无所谓,他们想要好的贸易条件。知道吗?他们想让工作机会重回美国。

记者:您是否有偶像?是否有英雄人物是您行为处事的榜样,是否有过去的人物让您敬仰?

特朗普:嗯,我不喜欢英雄人物,我不喜欢英雄人物的思想,但是人们当然可以尊敬一些人。

我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很多,他是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的建筑商。他建造了很多大楼和住宅。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谈判技巧,尽管我同时相信,谈判是一项与生俱来的本能。我认为,有人或者有这个能力,或者就根本没有。有人的水平会提高,但是从根本上讲,我认识的那些谈判高手、商贾巨头或者伟大的政治家,在他们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天生的才能。

我曾经接到过一封信,上面说,您所做的事令人惊讶,因为您从来不是一位政客,却打败所有的政客,赢得了大选。他说,那些人曾经计算过:在竞选开始三个月后,他们曾经计算过,我只有三个月的政治经验,而我所面对的17个共和党党内竞选人,总共有236年的从政经历。也就是说,我是三个月,他们是236年。

这是封非常有趣的书信,但是我相信,这就有点儿像击中一个棒球,或者一个优秀的高尔夫球手一样。对我来说,天分比经验重要得多,经验当然是好事:我觉得,经验丰富是了不起的,但是我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很多领导才能。

记者:您的“美国优先”政策意味着,您同意让世界其他地区受损。是这样吗?

特朗普:我不想造成世界的分裂,我爱这个世界,我想让全世界都好,但是我们不能……我的意思是,你们看一下,我的国家正在遭受什么。我们有20万亿美元的国债,我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武装力量疲弱不堪,我们身处没有任何人能够结束的战争,军队已经在阿富汗驻扎了17年,这是我们经历的时间最长的战争。

记者:这个星期关于您与新闻媒体关系的报导说明了什么?

特朗普:嗯,他们需要正确的人选。你们认识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他确实受人尊敬,工作出色,将会成为中情局的局长。我相信,我们已经有了几个非常好的人选,现在将加入我的内阁。我对新闻媒体非常尊重,但是他们发布了很多谣言,很多“假新闻”,非常多的“假新闻”。

记者:有报导称,一位前任英国外交官与此事(译者注:特朗普在莫斯科丽思卡尔顿饭店里的招妓传言)有关。您是否认为,英国必须更仔细地审查本国的新闻媒体?

特朗普:嗯,您们应该审查的这个爆料人就是这样,因为他对我的凭空想象是错误的。据说他是由合作起来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雇用的。即使我也不相信,因为他们没有合作,他们是分开的,不会雇用同一个人。如果要合作,他们能怎么办呢?你们看,整件事就是“假新闻”。因为他通过新闻媒体说,他是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一个特工。但是他们从未合作。

记者:您认为,隐藏在这一切之后的势力是什么?

特朗普:我认为,有可能是新闻媒体,有可能是民主党人。当我听说这件事时,就把报纸撕了。如果我在一家酒店里做了所有这些事情,那就是件大事,我就会出现在《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不是吗?完全不是这样。我不能,我也不想与这些人握手言和。现在,当我听到了这个无稽之谈,根本不会。

这是假新闻,完全是杜撰的,我刚刚收到了一封和我一起去俄罗斯旅行的朋友的邮件。他们都是富翁,那次旅行时和我一起,他们说和我一直在一起,我从来没有一个人独处。当时我出去了,我不在酒店里。我当时去是为组织环球小姐竞选活动,起床后,处理好我的事务就离开莫斯科了。即使这个爆料人是个英国人,他也有很多问题。

记者:美国总统这个职位会对您的工作方式产生哪些影响?

特朗普: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之前过着很舒适的生活,成功、富裕,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我想:如果你是总统,如果你入主白宫,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你只能在这里住有限的时间,谁会愿意离开这里呢?奥巴马总统也不想。他非常和蔼可亲,是的,他在与我私人会谈时非常和蔼。但谁会愿意离开,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度假呢?白宫是非常特别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不会经常离开白宫的。我会在白宫里居住、工作,完成我的任务,谁会喜欢离开白宫呢?

记者:人们说,戴维营非常漂亮。 

特朗普:是的,戴维营很有乡村风格,风景秀丽,让人愉悦。你们知道多长时间就会让人喜欢上那里?大约三十分钟。

记者:您就职后,是否还会总是发推特?如果是的话,您的账号是“The Real Donald Trump(真实的特朗普)”、“POTUS(美国总统)”还是“Real POTUS(真实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我想,还是@RealDonaldTrump,我保留这个账号。我现在有4600万关注者,这个数字真的很大,包括了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和Instagram。想到有4600万关注者,我就更希望这个数字继续增长,保留@RealDonaldTrump这个账号,因为它确实起作用。

至于发推特?我想,我会有所克制,但是媒体对我的报道非常不诚实,因此我通过推特发表自己的见解。现在的限制不是140个字符,而是280个,我可以梆梆梆地敲字,继续发推特,媒体一旦发出关于我的不实消息,我就可以立刻在推特上回应。今天早上福克斯(Fox)电视台说,“唐纳德·特朗普,我们有突发新闻!”然后我就发了条推特。

记者:你今天早晨发了很多推特吗? 

特朗普:是的,我发了几条推特。

记者:你是自己发的吗?

特朗普:我发了关于新闻媒体的推特,因为所有这些都已经证明是假消息。

记者:你是用手机发的吗?

特朗普:就是这台手机。但是我还有几台……

记者:但是没有人知道,是否有别人登录您的推特账户。

特朗普:不,这件事我从来是自己做。我有一两个人,他们每天负责这个工作。我把想说的口授下来,他们打字。

记者:也就是斯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高级顾问)或者其他人? 

特朗普:不,不是斯蒂夫,我还有做这件事的其他人。但推特很有趣的,因为我觉得它非常准确。如果我想公开说些什么,对报纸说了一些话,而报纸没有准确地表达出来,这就太糟糕了。

你们可能也不是很反对:如果发推特的话,我对此很小心,文字都非常精确,就像是媒体上的突发新闻一样字斟句酌。

有趣的是,如果我召开了一次媒体发布会,宣布了一些事情,不会那么快就达到宣传效果,或许要到第二天。而且如果我要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那也有大量的工作。

记者:您的女婿杰里德·卡什诺(Jared Kushner)将会担任什么职务?

特朗普:你们知道吗?杰里德是一个好小伙子,他将促成一份关于以色列的协议,是除此之外任何人不能做到的。他是一个天才,无与伦比。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天才,他有着杰出的能力,能够达成协议,所有人都喜欢他。

记者:您的女儿伊万卡也会在政府中担任要职吗?

特朗普:哦,不是现在。她正要去华盛顿,她正要在那里买一座房子。但他们有孩子,因此杰里德有些牵挂,就像我们宣布的那样。没有薪酬,完全没有。如果他促成了和平协议,谁会比杰里德更擅长这个事,不是吗?他天赋异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