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市场热点新闻太多了,顺丰上市了,部分科技企业上市要给绿色通道了。证监保监都出王炸了,证监会开出34.7亿元的罚单,并对11人终身禁入;保监会则对前海人寿姚振华10年保险业禁入,前年开始的宝万之争,持续了一季又一季,谁会想到是这个结果?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先有“妖精论”,后又炮轰资本大鳄,保监会也不甘落后,项主席大喊不能让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过去,“三会”常常不作为,市场各种兴风作浪,监管部门似乎当作没看见,即使看见也只是象征性做一些处罚。

现在不行了,统一监管方案势在必行,虽然你们各有不甘,但又能怎样。且各类市场风险确实在不断聚焦,再不严管也不行。

现在就只差银监会了。银监会原来是要来新人,郭树清今天到任,记者拍下了下车走进银监会大楼的瞬间,他同样是雷厉风行的作风。未来也许可以看到三个主席竞“发飙”的场景。他们真的都要发威了,你们准备好了?

1

回到本文要说的主题——财经新内阁。如果加上仅仅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的郭树清,今天一口气换了三人,都是极其分量的人物。

而且巧合的是,三位离开的人都同年,徐绍史、高虎城和尚福林都是1951年出生。新上来的两位也是同年,何立峰和钟山都是1955年出生,而郭树清小一岁,1956年出生。

这也意味着,这些人如果在正部级干部大限65岁来临之前还不能往上走的话,那么其实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何立峰和钟山都将在2020年迎来65岁,还有三年左右的时间。郭树清呢,还有四年左右的时间。

虽然中国的地方官员经常轮换,几乎每一个五年任期就会作轮换,除了极特殊大案例,极少在一个地方割据十年以上。但是部委不一样,部委可以任职很长时间。今天同样发生更替的另外一个部委的部长,从2005年干到现在,已经12年了。

十年以上的并非少见,比如现在仍然在任的人力社保部部长、科技部部长和水利部部长,都是2007年上任的,今年就马上十周年。

重要的财经领域部长更替也很稳健,即使在2013年这样的大换届中,财经内阁发生的变化也不明显。比如,发改委换了徐绍史,但他之前在国土部。央行行长周小川超龄服役,但加了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位,免去了年龄上限的障碍。周一度担心自己会去职,市场也纷纷猜测,但加了职务之后,就解除了这个风险。财长也是2013年换的,个性部长楼继伟上任,但那时就已经决定了楼只能是过度几年,因为年龄可以算到到点的时间。

虽然十八大换届了,但是内阁部长几乎稳如泰山,几乎没什么变动。经济部长中,农业部长韩长赋2009年上任至今,工信部长2010年上任至今。住建部长2008年上任的,2014年到点,于是遵循到点让位的规定,退下了,李克强去辽宁考察,带来了老部下陈政高,主要搞棚户区改造。但这是个个例。环保部长2015年发生更替,前任到点了。

2

真正成体系的财经内阁部长更替发生在去年和今年。

比如,山西的李小p去了交通部,担任部长。有意思的是,这并非前任部长到点,杨传堂并没有到65岁,也没有退,只是担任书记。最近他们还共同发表署名文章呢。

再比如,楼继伟去年的更替,他的年龄到点了,前税务总局局长,去国务院熟悉之后再担任财长符合惯例。

再比如,肖纲下去,刘士余上来。这肯定是一次非政策更替,肖纲现在都没有消息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这样算来,从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交通运输部等都纷纷发生了更替,可以说基本完成了财经新内阁的组建。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也会对中国未来经济政策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从年龄来看,万钢虽然年长,但已是政协副主席,任期不受65岁限制,其他几位,如住建部陈1952年、社保部尹1953、农业部和水利部韩和陈都是1954,如果按年龄到点,还有一些时间才更替。工信部苗虽然2010年已上任,但年龄和今天上任的何立峰、钟山同年,1955年出生。

在这些人里面,最年轻一批中包括刘士余,60后,李小鹏1959接近60后,都占据年龄上的有利位置。

只是,过去稳妥的年龄到点才退的逻辑会不会发生改变?会不会出现像杨传堂一样的情况呢?很难说。

在上一届的部长中,许多部长曾在共青团工作过,至今农业和国土也是,但更替之后这样的情况减少了。今天上任的两位,分别曾在福建和浙江工作。

这三位新面孔都要面临新时期的挑战

商务部,首先要准备面临特朗普可能的贸易战,这是当前最棘手的问题。按照履历的介绍,钟山之前就是国际贸易谈判正部长级的谈判代表,之前多次出访欧洲和中亚,在“一带一路”上着力较多。

发改委,现在面临稳增长和自身职能转型的艰巨任务。这几年稳增长,基建如日中天,一直保持超高速增长,这个阶段还能持续多久?未来怎么办?靠审批靠政府投资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可发改委转型的方向是什么?

银监会,重要性亦不必说,中国金融体系的中流砥柱,其他各种玩法或多或少都与银行有关,但银行的委外业务、银行理财问题丛生,郭主席准备和另外两位主席一起发威了吗?

有趣的是,今天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专访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的文章,这位司长直指一些地方政府干预地方政府债券的定价,导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利率比国债还低。2014年,山东地方政府债发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当时郭主席是郭省长,这事他怎么说?这是要给郭主席来个下马威吗?